江湖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西弗勒斯·斯内普》佚名大结局免费试读_第二卷并列的过去-第五章双重密谋

《西弗勒斯·斯内普》佚名大结局免费试读_第二卷并列的过去-第五章双重密谋

发表时间:2018-10-10 09:13 作者:佚名

西弗勒斯·斯内普男女主角是斯内普,莉莉的小说,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他想到了卢修斯,这个多年的老朋友。伏地魔竟然会派他来干这么愚蠢的工作,即使狂妄到极点的也不至于影响他的智商。...

回到伦敦布莱克老宅的客厅已经是傍晚时分。客厅内很挤嚷,因为除了阿不思外,小天狼星、小矮星、卢平和莉莉都在,当然,詹姆吵嚷着对斯内普的不满,他用警觉的目光注视着斯内普。

此时,大家都在等阿不思说话。而斯内普还在思考一件事,就是阿不思到底在那个时刻决定要用莉莉的办法试探自己。那个在伦敦搭桥上的伏地魔应该就是他的本尊,然而那个时候明明有机会杀了阿不思为什么不动手?

阿不思坐在沙发的中央显得很精神,他手臂上的伤痕已经消失,连巫师袍上灼烧的痕迹也不见了。他带着带着歉意的微笑,向斯内普问候道:“过来,到这里来。”

斯内普并没有按照阿不思的话做,而是摒除了关于投靠过伏地魔的情感后想象着他会怎么样做。

“您应该向我解释清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用带着怒意的目光,他想在这个时候应该先维护自己的尊严。

阿不思环视了四周莉莉一行,向他们交换示意了一下。“这是莉莉的注意,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犹豫了很久,而后又出现了一些岔子。”

莉莉突然开口说话,“很抱歉,阿不思校长,但我觉得应该由我来说明一切。”说完,她把脸转向了斯内普,“很高兴你能选择我们这一边,但是在那之前我必须先确定你与伏地魔之间的关系。”

她转动了一下绿色的眼睛,“是我让小天狼星用复方汤剂变化成伏地魔用来试探你,起初阿不思校长并没有同意。”

阿不思咳嗽了一下,打断了莉莉的话。“我觉得那样做并不会有试探出你立场的效果。不过,在伦敦搭桥那里你能够找到我和伏地魔又让我起了疑心,所以我才会用莉莉一开始准备的计划。……那个伤口只是我用擦去了手臂上的颜色,让它变成透明色。”

他用手挪动了一下由于松动了坠下的半月形眼镜,“即使是你不去追莉莉,我也会暗示禁林的危险性的……不过最后的答案对于我们凤凰社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似乎在场内有一个人并不觉得是。詹姆波特露出了不喜的神色,“我可不欢迎这个鼻涕精!”

小天狼星随之附和道:“让他留在这间屋子打扫卫生也许不错,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子。”

斯内普沿着波特他们话的空子顶了回去,“如果你们认为我只是个笨手笨脚的鼻涕精,那么我也不愿意呆在这里妨碍你们。”

阿不思忽然站了起来,“听着,波特你继续傲罗的本职工作,还有你们。”他把目光转向了小天狼星和小矮星,接着又看向莉莉。“莉莉,你留在布莱克老宅负责情报。”

最后他回顾了一下斯内普,“最后就是西弗勒斯,你继续留在霍格沃兹,跟在斯拉格霍恩教授身边,我会让他分担一些课程给你。”

阿不思的话就好像是命令,先是詹姆走向了壁炉,然后是小天狼星、卢平和小矮星。随后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三人。

似乎阿不思并不喜欢吵嚷,清净的客厅内他的声音又恢复了和暖。

“西弗勒斯,请你记住。在凤凰社里所言论的都是严密的话题,所说的都是命令。”他笑了笑,“你还是先回霍格沃兹学校吧。不过你要走海格的小屋,校长室那里是单向通道。”

斯内普看了一眼莉莉,向阿不思点头表示服从。他的心情还需要整理,至少在面对成为凤凰社和食死徒方向,先确定自己的立场。

斯内普回到斯拉格霍恩教授,他的态度比先前好了十倍,起码不会以见习课业为籍口让自己重复体能活。

斯内普知道引起斯拉格霍恩教授变化的原因一定是看上了自己的某个地方,一定是因为伏地魔和阿不思都把他视作笼络的对象才会让斯拉格霍恩抬看。斯内普冷冷地对待斯拉格霍恩变色龙一样的嘴脸,不把他放在眼内。

一连几个月也没有伏地魔和凤凰社的消息,斯内普知道,这一点它们是保持绝对的默契:本来凤凰社就是为了要诛灭食死徒而存在。

不过,寂静终于被打破。斯内普在教授完魔药课之后,在教员休息室的窗口受到一封由一只黑猫头鹰投递的信。

奇怪的是那只黑猫头鹰在送递完信后就消失了,打开信后他才知道那是伏地魔写给自己的信。

信封没有注明寄信人,信是一张薄薄的正方形的羊皮纸,里面用深蓝色的墨水写着。

“保护卢修斯一行。伏地魔留。”

当斯内普读完信的内容后,那张羊皮纸就像是被火燃烧一样化成了灰烬,只不过那种火焰是深蓝色的。

斯内普感觉到奇怪,伏地魔为什么只留了一段模棱两可信息。但他的疑惑很快就被打消了,就在他走出办公室准备会寝室的时候见到了莉莉。

“我是来向你转达消息的。”

莉莉的口气完全没有私人感情,她读出了阿不思的指示。“伏地魔准备策划一次破坏学校的活动,霍格沃兹学校的安东尼多洛雷夫与埃文罗齐尔据称是内部的策反人;而外部的参与者应该是卢修斯、埃弗里与穆尔塞伯。”

莉莉把所有的话复述了一遍,似乎并没有继续赘述,这让斯内普藏在舍下的“这几个月”你还好吗冷却了下来。

“那么他们的行动方案呢。”

“不知道。”

“行动时间呢?”

“不知道。”

“哦。”斯内普停止询问,到此刻他才明白阿不思将他安排在学校的用意。因为他知道斯内普曾经与秘密集会紧密联系,所以一定知道怎样联络那些与食死徒关系密切的人。

就在斯内普思考的时候,莉莉却说话了。

“这次调查行动我会在你身边协助,我会作为见习魔药课教师的身份留在霍格沃兹一段时间。”

斯内普愣了一下,曾经在学生时代的他多么希望能与莉莉分在同一个学院,也许那样他们就会在一起,不会是詹姆波特那家伙近水楼台。虽然有些失落,但兴奋的心情却占了上风。

“那么莉莉……”斯内普的双颊竟然泛起了红晕。

“有事的话,就到图书馆的办公室找我。”莉莉似乎厌恶与他在一起,她最后留下了一句,“如果不是阿不思校长执意要求,我想会选择去别的任务。”

说完,莉莉的手臂划过斯内普的巫师袍,后他的跟前转身走向门口。她似乎还在为一年前的事情介怀,斯内普失落地想,那一次莉莉应该是在给最后一次机会自己。

但是。

斯内普在旁边的旧椅子上坐下,脑海里翻滚着一年前的回忆,他想如果能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一定会向莉莉告白。

“现在也行。”斯内普闪过一个念头,即使他与波特那家伙已经交往了一年。斯内普的表情狰狞着,但是一会儿他又被另一样东西牵制住了想法。

阿不思把莉莉放在自己身边,一个恐怖的想法随即蔓延全身。其实阿不思并不相信自己,如果说在凤凰社总部那个赤胆忠心咒是为了守护秘密。那么让莉莉来协助,则一定带有监视的性质,她是一个无法防范的监视人。

斯内普向地下室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走去,秘密集会的活动如果还在进行,那里一定是网罗信徒的重要场所。他想去碰碰运气,多洛雷夫、罗齐尔都是现在斯莱特林的七年级的学生,之前的秘密集会上也见过他们的身影,说不定他能以食死徒的身份与他们接触。此时,斯内普又想起了伏地魔交给他的任务“保护卢修斯一行”。

果然,两方面的信息重合比对之后,他才知道了伏地魔的真实意图:他希望能够保护卢修斯让他成功完成这次策反运动。

“等等!”斯内普的头抽痛了一下,看来伏地魔是已经知道自己将被凤凰社会委派调查任务给自己才会给下达这个任务的。也就是说一个冰寒的气息袭入他的大脑,在凤凰社里面还有伏地魔的人!

斯内普愣在原地面色苍白,这让周围一些斯莱特林的学生奇怪地看了过来。

“你是斯内普教授吗?”

突然一个怯生生的声音透过他油腻及肩的头发传到斯内普的耳朵里,他转到旁边看见了一个短头发脏兮兮的男学生正盯着他。

斯内普应了一声。

而那个男学生似乎兴奋地走过来。“您一定不记得我了,以前在秘密集会的时候,我是你忠实的观众,您使用杀戮咒杀死一只鼬鼠的那会我还在5年级练习魁地奇呢。”

斯内普面带羞色,连忙拉住男学生的脖子,降低了声调。“学校里最好不好说禁忌的事情。”

男学生匆忙点头,傻兮兮地笑道:“我知道了,斯内普教授,多洛雷夫与罗齐尔也时常说我口无遮拦。”

他羞愧地低下头,没有留意到斯内普眼睛里冒出的亮光。

“你认识多洛雷夫和罗齐尔?”

斯内普的声音吓坏了那个男学生,“对的,难道他们干了什么让您讨厌的事。”

“不。”斯内普说,“我觉得他们的成绩很不错,所以想认识一下他们。”

斯内普微笑了一下,他觉得没必要把自己的身份过早暴露就随便编了一个理由。“那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斯内普询问自己的名字,那个男学生竟然高兴坏了。“我叫雷古勒斯布莱克,我的哥哥就是小天狼星布莱克,但他似乎在格兰芬多所以我们很少见面。”

“小天狼星”这个名字让斯内普恶心地隆起了嘴角同时也吃惊了一下,虽然面前的这个孩子也是布莱克家族的后裔但是除了一点粗神经外的确是一个彬彬有礼的孩子。看来格兰芬多只会招收一些狂妄的家伙,斯内普最后得出结论。

雷古勒斯看见斯内普又不说话忙接上话匣,“最近多洛雷夫与罗齐尔好像一直在研究草药的事,我想他们应该会在城堡后面的温室。”

雷古勒斯的话正中了斯内普的要点,这让斯内普很高兴,于是带着他一同向城堡背后走去。

天色已经昏暗,城堡里的学生都准备就餐但温室那里却还闪着一点微弱的灯光。

“斯普劳特教授每到傍晚的时候就会很早离开温室,但多洛雷夫与罗齐尔好像就是趁这个时候去那里。”

雷古勒斯指着温室的玻璃窗,斯内普早已迈在他的前面打开了温室的门。就在温室盆基的低矮植物区那里,斯内普看见两个穿着巫师袍的学生躲在那里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他走进一瞧,一个银色头发与一个棕色头发的高年级学生正对着一棵三叶的植物,他们正在割开一只蜥蜴的头把血弄到土地里。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大叫声让他们的手猛烈地哆嗦了一下,那只被割掉一半头的蜥蜴从手上逃了下来,蹒跚地逃跑在泥石土地上。

棕色头发的学生已经哑口无言,而银色头发的那个虽然带着慌张还是保持了刻意的冷静。“我们是来做草药实践的,正在做一些调味剂。”

斯内普冷笑一声,“在斯莱特林学院我敢担保草药学和魔药学的课程没人可以比得上我斯内普,你们在用蜥蜴的血养睡眠草是为了增加它们的药效。”

棕色头发的学生才露出懊悔的表情,但不一会竟然抽出了魔杖。可是斯内普早就已经准备好身上的魔杖,“统统石化。”

两名学生瞬间没有了感觉,就想一把木头庄子似的站在泥土上,只有嘴巴还能张开。

当然,斯内普手下留情是有原因的。他靠近当中银色头发的那个人,问道:“你们哪个人是多洛雷夫?谁是罗齐尔?”

看见眼前的这个人似乎有备而来,银色头发的学生放弃了顽抗。“我就是多洛雷夫,而他是罗齐尔。”

多洛雷夫看了一眼他的同伴,又转向斯内普。“虽然你知道了我们的名字,我可不会告诉你我们要做什么。”他的目光很坚毅,每一个食死徒都有这种傲慢一样的坚毅。

“那么如果说,我也是你们呢?”斯内普拉开隐隐作痛的右手手臂,让那个标记显现在那两个人的面前。“你们感觉到的,虽然只是一点点,不过同伴的感觉还是有的。”

说着,斯内普蔑笑了一下。“看来恐惧感会让你们失去对同伴的信念,当然还有对黑魔王大人的忠诚。”

“不,不是的。”

罗齐尔的恐惧症状好像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股不服气。“我们可以为黑魔王大人献出生命!刚才我们的确有想过和你同归于尽。”

“笨蛋,对方是敌是友还……”多洛雷夫打断了罗齐尔的话。

“那么这样你们可以相信了吧。”斯内普魔杖一挥,多洛雷夫他们恢复了自由。他又继续说,“在现在食死徒被严查禁言的情况下,我没有必要暴露自己的身份然后又让你们可以自由活动。”

多洛雷夫警惕的眼神松懈开来,他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后面的响声阻断。

“谁?”多洛雷夫用魔杖照亮了躲在门后面的人,他是雷古勒斯。这是斯内普故意这么做的,他想知道雷古勒斯到底属于哪个阵营的。

无疑答案是食死徒的一方,因为在斯内普暴露自己身份的那刻他没有选择逃跑。假如真的那样,那么定在温室里的人应该会增加一个。

“哦!是没用鬼多洛雷夫。”罗齐尔讥笑着朝他喊道,“怎么你还打算申请加入食死徒吗?”他停顿了一下,“不过在那之前先弄干净自己的衣服!”

斯内普哈哈大笑,到底还是弄清楚了这帮食死徒和准食死徒在搞什么鬼。他们打算用睡眠要实施一项阴谋,只不过这项阴谋的过程和成功率不得而知。但是伏地魔竟然派出卢修斯等人接应他们的行动,可见这次行动他是在意的。

无论怎样也好,必须先弄清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才行。斯内普清了清嗓子,对他们说:“伏地魔大人已经委派了人来接应你们,当然也包括我在内。这里说话并不方便,你们来我的办公室谈吧。”

晚上八时,霍格沃兹魔药室的旁边,那里本是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办公室,但是晚上他一般不会在这里。

所以,斯内普和几个食死徒秘密征用了这里。这里四壁昏暗,沿墙的架子上摆着许多大玻璃罐,罐里浮着各种令人恶心的东西,只有一盏幽暗的小油灯,不过的确是个秘密谈话的好地方。

斯内普、多洛雷夫、罗齐尔还有雷古勒斯分别沿着门围在这里的桌子上成了一圈。本来多洛雷夫和罗齐尔并不想让雷古勒斯参加这场会议,但是在斯内普的执意要求下,他还是入选参加了。

斯内普的脸被油灯的光照得忽明忽暗,他低声向其他三位说。“好吧,说说你们的计划。”

所有的目光突然聚集向多洛雷夫,因为在一阵讨论之后才发现几乎在霍格沃兹的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当然,自从纳西莎走后,他便变成了负责吸纳霍格沃兹学校学生加入食死徒的重要接头人。

“这个计划是受到黑魔王大人首肯的。”多洛雷夫抬高了声音,似乎他很在意这点并引以为豪。“我的计划是先准备一些强力的睡眠药,然后首先入侵霍格沃兹学校的厨房,让所有的师生睡觉后最后再迎接黑魔王大人的莅临。”

斯内普心底抽笑,这个是计划多么可笑。首先要占领那些精明的家养小精灵所在的厨房,还要不动声色地把用安眠药弄晕全体师生。

斯内普勉强继续发言,“我觉得……”

突然一个念头打断了斯内普的阻断,既然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计划可笑,伏地魔也并不是笨蛋他应该不会因为想看滑稽剧而让他的部下白白牺牲。

他转化了一个问题。“那真的是黑魔王大人的指示吗?”

“当然!”多洛雷夫用坚定的语气回应道:“那个时候我收到纳西莎布莱克转交的信,是伏地魔大人亲笔信,他说这个计划非常好。……只是那封信在读完之后就消失了,但是罗齐尔可以证明它的真实,他也看到了信的内容。”

斯内普甚至在想象伏地魔看到那个可笑计划后苦笑的表情,不过黑魔王是不会白白费用自己的墨水给一个没有价值的人提准的。既然多洛雷夫知道伏地魔信件的机关,所以那绝对也不是信口开河。

斯内普看着罗齐尔也信誓旦旦连连点头的表情,露出了违心的微笑。

“你们的计划我确信了,你们按照原定的计划行事。”斯内普转向雷古勒斯,“至于雷古勒斯,你也要加入我们的行列,你去负责观察那些教员有没有察觉到我们的行动。”

罗齐尔对雷古勒斯有些不满,他瞥了一眼雷古勒斯但没有表示异议。因为在最开始的讨论中他知道了斯内普是黑魔王大人特意接见过人,对比自己这些只能触碰上一层接头人的家伙等级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斯内普正在向莉莉的办公室走去,他在考虑自己是否应该把所知道的情报或者情报的一部分告诉她。

因为他还在衡量自己到底应该协助哪一边,或者说协助哪一边才能有利于莉莉的安全。伏地魔是个邪恶而强大的人,他的势力已经登峰造极,他对他的黑魔法观点极度支持,他是个又爱又恨的人。

这是斯内普不愿意看到莉莉在凤凰社工作的最主要原因,如果要帮助莉莉则必须挑战这个世界上最有力量的黑巫师。但是要摧毁凤凰社,又恐怕会伤及莉莉。

莉莉的办公室位于霍格沃兹城堡的图书馆侧,一到这里就有一条笔直的宽敞的走廊,走廊旁是各式各样功能的图书室。

斯内普走到走廊的尽头,敲了敲右手边的门。

“那里没锁。”

莉莉看见斯内普把门又虚掩回原位,准确地说又看见了斯内普,声音又变得冷漠的样子。“怎么了?有公事?”

斯内普没说话,他撇开步子在办公室里踱步。这里很宽敞,他走了十几布才找到挂放外套的吊衣架,这里的窗帘打开了一半,莉莉被太阳照着深红色的头发一半染成了鲜红色。

“是关于多洛雷夫、罗齐尔的。”

“等等。”莉莉急匆匆地在那张橡木宽办公桌的档案里找出一个空文件夹,并拿出羽毛笔。“现在可以了,你说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斯内普改变主意了,本来还打算透露多洛雷夫计划的进展,至少是一部分。不过看见莉莉公事公办的模样立刻忿意油生。

“他们当中至少有一个加入了食死徒。”

莉莉扔下笔,往上用宝石绿的眼睛瞪着斯内普,随后大力呼吸了一口空气。“斯内普先生,麻烦下次如果你认为不是关乎到这个任务进程的调查结果,不要向我汇报。”

她指着旁边一大堆的文件,露出极不耐烦的样子。“我每天还要整理从上世纪留在这里的地图和部分图书。”

“我知道了!”斯内普抬高了声音,“但是莉莉。”

“叫我伊万斯。”

“是,好的,伊万斯。”斯内普的声音又断续又失去了音准,“难道你认为我们除了问候以外,就没有别的话题可说了吗?”

“我想是的。抱歉,斯内普先生,我并不想离开布莱克老宅到这里工作。”

斯内普叹了一口气,“好吧。伊万斯小姐,但愿我们这次合作可以很快完成。”

斯内普气呼呼地撞出图书馆:我不应该这么维护霍格沃兹。他内心想,伏地魔是来接收霍格沃兹的,这与保护莉莉无关。既然那么不愿意和合作,倒不如摧毁了凤凰社那么不就会永远丧失这种机会了吗?这一瞬,他竟然发现自己与伏地魔想要去做的事一模一样,那就这样吧:袖手旁观。让这群不知死活的家伙偷袭厨房,同时完成催眠霍格沃兹所有师生这个宇宙级别的妄想。

他想到了卢修斯,这个多年的老朋友。伏地魔竟然会派他来干这么愚蠢的工作,即使狂妄到极点的也不至于影响他的智商。

斯内普产生了一丝怀疑,照理说以卢修斯的性格不可能去做这种白痴的事。事情很有蹊跷,斯内普算了算日子,多洛雷夫起事的日子就在这两天,还不知道卢修斯现在的情况。

“斯内普教授。”

一个细小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斯内普回过头,发现就在图书馆沾满青苔的墙根那脏兮兮的雷古勒斯正在叫他。

斯内普走到墙根处把他拉了出来。

“出来好好说话,现在你不是阿兹卡班的逃犯。”

几乎都要把这个雷古勒斯给忘了,虽说斯内普让他监视霍格沃兹教员的动向,实际上只是为了让他不至于闲着觉得没意思,毕竟他不是正式的食死徒。不过,反过来想,就算身为食死徒的自己也未必真的忠心效命与它。话题转换回来,这两天雷古勒斯不见了踪影原来猫在这里,害得斯内普担心了好阵子。

“怎么样,教员们有没有什么异动?”斯内普故装正经地问,“有没有哪个家伙察觉了我们的行动?”

雷古勒斯面色非常严肃,他转换了报告的语气但谨慎地用着小声音。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霍格沃兹教授们都会来的地方,他们应该没有什么异动,因为我看到他们手里夹着的图书都没有一些异常的东西。”

接下来雷古勒斯竟然在讲每一个老师的爱好和带出来图书的样式,虽然斯内普对这个脏兮兮男孩的赘述有些厌烦,可已经开始欣赏他的办事能力了。

当斯内普想打断他的话的时候,一条消息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说你看到一个铂金色头发的家伙在清晨的时候来过这里?”斯内普继续问,“那么他还有什么特征?”

“哦,对了,他拿的魔杖用外套包裹着的,魔杖头是一条银色的蛇。”

卢修斯,斯内普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符合这两种特征了。“你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吗?

“好像是往医院那里去了。”

斯内普不动声色地让雷古勒斯继续蹲守在这里,并赞扬他能干,一定会引荐他去见伏地魔。这让雷古勒斯高兴满满。

接下来,也是斯内普自然而然所做的事。在霍格沃兹医院的就诊室边,有一个秘密的房间,那里曾经是斯内普和卢修斯屡次举行秘密集会的地方。只可惜它太小了,只能容纳几个人活动,以至于大的演讲活动只能另辟途径。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到就诊室,在诊疗仪那里打开了一个拉环。一扇砖就像锯齿一样被拉开,随后又变成了方块的形状。

斯内普喊了一声“黑魔王”,方块变成了一副水莲散开了。他刚走到密室的里面,就被一只魔杖抵住了脖子。

斯内普用余光看了一眼,果然是银色的蛇形手杖。

“你不记得我了吗?卢修斯。”

手杖被移开,斯内普听到一句熟悉的问候声。“还以为是埃弗里他们。”

斯内普转过身,看着这间久违的房子,又看了一眼卢修斯。他没有变,已然穿着一身好像摇滚乐队的挂着各式银质饰品巫师服,不过声音老了点。

“西弗,怎么会是你?”

这种大惊失色的表情在斯内普眼里还是第一次看见,卢修斯把魔杖向墙壁的方向划动了一下,那个机关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斯内普稍稍往密室的内侧移动了几步,然后又转向了卢修斯。

“为什么不会是我,黑魔王的任务我也是知情的。”

卢修斯看到斯内普了然于胸的样子,上下打量着他。“所以,你是要来帮忙?”

“这……”斯内普犹疑了一下,把拇指垫在下嘴唇,“不过看来多洛雷夫他们的计谋并不高明,我想黑魔王大人一定有它的用意。”

卢修斯的表情骤然变得有喜色。“看来黑魔王大人并没有过于信任你啊,难道你不知道多洛雷夫他们只是黑魔王大人谋略的一部分?”

这句话让人听得很不舒服,尤其是以卢修斯高傲的带着嫉蔑的声调。但是斯内普还是显得彬彬有礼,不管是否真的有兴趣攀比黑魔王到底信任哪个多一些。

“难道黑魔王大人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对。”卢修斯咧开嘴笑了一下,“黑魔王交给我马尔福的任务是调查图书馆的情报,查找一样东西的下落。”

“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卢修斯坏意地盯了一眼,带着自豪的态度说,“是图书馆存放奥兹地图的地方。”

“那么你找到了吗?”

“没有。”他瞥了一眼斯内普,似乎不欢迎他这句问话。“在我当学年级长的时候,曾经来过这里无数次,地图的地方是在图书馆的办公室那里不错,不过黑魔王大人所要的那一张却不在其内。”

言毕,卢修斯好像又记起什么的样子。

“对了,起义的时间已经确定在今天晚上的晚餐时间,多洛雷夫那伙人会在霍格沃兹的餐厅制造麻烦,我必须在那之前找到那幅地图才行。”

他又匆匆从密室里走出去。

斯内普从医院走出来,他选择了径直向寝室走去。他总算弄清伏地魔的计划,那就是要找到那幅奥兹地图,但是他又放心不下于是又折步向校长室那里过去。

斯内普站在那张堆满文件的办公桌前,好像在莉莉的办公室内也遇到过相同的情况。在他的面前,裹着灰巫师袍的阿不思在凝视着斯内普。

“好一阵子不见了,西弗勒斯。与莉莉的合作愉快吗?”

斯内普正不想提这壶,却被阿不思一语点破。他的耳根变红了,眼眶却青了,“难道您对我和莉莉的事,一直处于毫不知情的状态?”

阿不思合上他的文件,用同样认真的目光回应斯内普。“恰好相反。我只是觉得人上了年纪,很多事情都看得更清楚。之所以我想把她安排在你身边,也是希望你能留在我的身边。”

“但是我无法忍受莉莉对我的那种态度?她每天都在用我已经有喜欢的人这种眼神在一遍一遍地告诉我;还有波特,只是这几天他每天晚上几乎都来看莉莉虽然停留的时间不长,您知道这里面的意思吗?”

阿不思边好像是咀嚼东西边点了点头,“我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我想你们应该还可以以老朋友的方式相处。似乎我多管闲事了,不过曾经的经历告诉我不能袖手旁观。”

斯内普不明白阿不思的意思,但话题必须继续。

“看来莉莉也对那份整天呆在办公室内整理地图、资料的工作不满意。”

斯内普用办公室的话题切入,希望能尽快找到“奥兹地图”的线索。既然伏地魔只是为了找一幅地图,那没有必要牺牲多洛雷夫,还不如自己去偷到手献给他。

阿不思眨了一下眼,露出无奈的笑容。“不过那份工作我找不到更合适的人。”

斯内普好奇的眼光下,阿不思又说话了。

“莉莉在办公室的工作是搬运图书馆的各式地图,那些地图是魔法部的傲罗游走于世界各地所探索的‘无害’区域。而每到晚上,奥兹地图就会到办公室那里食用那些整理的资料,它很挑食的。”

阿不思似乎注意到了斯内普满头雾水的表情,他抽出魔杖突然往办公桌的右边射出火光。

“吱嗤”

一声尖利的叫响在那个位置散开,就好像小狗被惊吓的嗷叫。一张会行走的地图从办公桌底下的缝隙里钻了出来,然后直立起身子。它迅速往校长室的门口冲了过去,然后摊平在地上溜了出去。

阿不思收好魔杖,把头转向斯内普又开始解释。“它很怕火,很喜欢到处活动。不过它似乎对莉莉很喜爱,特别喜欢她喂食。所以在莉莉的学生时代,就开始做整理资料的工作了,我想奥兹地图这几天一定很黏莉莉。”

斯内普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伏地魔要得到的地图竟然是一个“地图精灵”,也许可以这么称呼吧。

“看来莉莉厌烦的‘人’不止是我一个。”

阿不思不置可否,“整理工作完成后莉莉会回到凤凰社本部,所以或是珍惜或是抱怨,日子总是会有尽头的。”

斯内普辞别了阿不思,校长办公室又变成他一个人伏案的情形。

突然右手手臂上一阵隐痛,是伏地魔。此时斯内普对那种感觉了若指掌,每当手臂上的骷髅蛇标记发出痛感,就表示黑魔王就在他们的附近,而这个感觉以见到他本人作为结束的划伤句号。这个时候为什么他会来?

斯内普来到霍格沃兹学校的门口,靠近禁林方向那种感觉更明显,斯内普有一股强烈的欲望想去见他,无论是从弄清真相考虑还是其他。

好像伏地魔尤其喜欢选在禁林的尖叫棚屋那里选作自己观察霍格沃兹学校的中心,斯内普又在禁林里看到了他。只不过这回他的感觉很实切,那种又里至外的邪恶感就算是在英里外都能隐约地感觉出。

正在禁林中心的棚屋附近的隆起的高地,两个人在对话。一个人拥有铂金色的长头发,另一个则有吓人的白色的皮肤。

是卢修斯和伏地魔,在附近的灌木从中的斯内普已经清晰地认出。

“找到奥兹地图的下落了吗?”

“有。”

伏地魔很欣赏他的仆人简洁的回答,他撕开嘴笑了笑。“在哪?”

“白天不定踪迹,但是晚上会到图书馆最内的办公室去。”

“它狡猾了许多。”伏地魔的嘴唇重新变成一条缝,“听着,你负责配合那两个蠢货,让霍格沃兹学校的教授都信以为真我们要来策反,我要亲自去取那张地图。”

说完这句话,伏地魔就变成一股黑烟消失了。而卢修斯则快步走向禁林的外面,他应该会重回霍格沃兹。

“该不会!”

斯内普看了一眼天,太阳的光已经变成了橙黄色,天狼座和月亮也浮上天空。已经到了霍格沃兹的晚餐时间,那么说伏地魔的行动就要启幕了。但是,让斯内普觉得钻心的地方是他要去的地方竟然是莉莉的办公室。

他脸色苍白,伏地魔就像一阵黑旋风似的飞冲向霍格沃兹,他只有尽可能跑得快点希望可以赶得及。

西弗勒斯·斯内普

西弗勒斯·斯内普

  • 评分:5.0
  • 点击:11
  • 来源:麦子阅读
  • 作者:佚名

《西弗勒斯·斯内普》本故事情节紧凑,内容扣人心弦。是一部文笔俱佳的故事 ,非常难得的好文,值得阅读,大力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8 江湖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40248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