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西弗勒斯·斯内普》斯内普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_第一卷不朽的记忆-第二章蜘蛛尾巷

《西弗勒斯·斯内普》斯内普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_第一卷不朽的记忆-第二章蜘蛛尾巷

发表时间:2018-10-10 09:13 作者:佚名

西弗勒斯·斯内普男女主角是斯内普,莉莉的小说,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可是……”莉莉还想说些什么,斯内普已经迫不及待地将信封打开,展开了里面的羊皮纸……...

因为这件事情,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莉莉的情绪都有些低落。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秋千上,不像以前那样让秋千高高荡起,而是安静地坐在上面发呆,眉头微皱,脸上的神情有些忧伤。

斯内普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他不知道该怎样出言安慰她,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她开心,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以往他们见面,莉莉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但今天她突然变得这么安静,所以他也只好不知所措地站着。

斯内普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朋友,看到莉莉这么伤心应该说点什么,可是想了很久也没有找一个合适的话题,毕竟他和同龄孩子相处的经验几乎是零。

终于他含糊而又犹豫地开口了,“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荡秋千可以开心一点的话……我愿意帮你推……”他觉得每次她在荡秋千的时候都笑得十分开心,或许这是一个好办法。

“什么?”莉莉抬起头,没有听清楚他的话。

他似乎更加局促不安了,声音更低了,低到让人差点听不清,“我说……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帮你推秋千……”

不过也只是差点,这次莉莉还是听清楚了,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看到他那别扭局促的样子,她明白他是想让自己开心一点,想到这莉莉露出一个由衷的笑容,点点头说:“好啊!”

秋千飘荡了起来,莉莉坐在飘得高高的秋千上,心情果然好了很多,她看着身边认真帮她推着秋千的斯内普,忍不住大声喊道:“喂,西弗,谢谢你……”

斯内普没有回答,但是秋千似乎荡得更高了。

当秋千经过斯内普身边的时候,莉莉偏过头看着他,“我以后喊你西弗吧……”

“……”秋千飘了起来,男孩的声音消散在流动的风里了,但莉莉有种直觉,他没有拒绝,而且还很开心。于是她接着喊,“西弗,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底下还是没有回答,但莉莉也不在意,她知道斯内普的性格,他没有出言反对,那应该就是答应了,可是就在这时底下轻轻地飘上来一句话,“嗯,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虽然声音很轻,也只是重复莉莉刚才的话,但是莉莉却能从中听出斯内普特有的坚定,于是她开心地笑了起来,之前心底的沉郁都被这温暖的友谊驱散。

莉莉让秋千慢慢地停下来,轻轻地晃悠着,这时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问道:“西弗,跟我说说摄魂怪的事情吧!”

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斯内普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你打听它们干什么?”

“上次我好像听你说,如果在校外使用魔法就可能会被关进巫师监狱,里面还有摄魂怪……”莉莉的声音有些紧张,因为那天她好像看到斯内普在小树林里使用魔法替伯恩斯疗伤了,对了,他好像还用到了魔杖。

仿佛知道莉莉担心的是什么,斯内普解释道:“他们不会为了这个把你交给摄魂怪的!摄魂怪是专门对付那些真正干了坏事的人,它们负责看守巫师监狱阿兹卡班。你放心,我不会进阿兹卡班的。”

莉莉似乎松了一口气,她想起斯内普用的魔杖,又好奇地问,“你不是说我们要等到收到霍格沃兹的通知书后才可以拥有自己的魔棒吗?可是我那天看到你用魔棒了!”

斯内普的脸红了,他从怀里掏出那根母亲的魔杖,“哦,你说的是这个吗?这是我母亲的魔杖,她许久没有用,所以我把它带在身边。”

莉莉打量着斯内普手中的那根魔杖,口气羡慕不已,“哦,对了,我记得你说过,你母亲也是一位女巫!”

“不过……”他的脸更加红了,“我母亲自从嫁给父亲后就再也没有用过魔法了……她……”斯内普还想说些什么,这时,从前面的灌木丛那边传来沙沙的声音。

斯内普和莉莉互视了一眼,向那边的灌木丛走去,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一个身影从里面站起来,竟然是佩妮。

“佩妮!你怎么来了?”莉莉问道,声音里透着惊讶和欢迎。

可是斯内普的反应却很差,他走到佩妮面前,嘲讽地说:“看看,现在是谁在偷看?你躲在这里偷听我们的谈话干什么?”

佩妮被斯内普的质问吓得有些惊慌失措,她深呼了几口气,绞尽脑汁想出了几句伤人的话,“我才不会偷看你呢,你这个鼻涕精,你倒说说你穿的那是什么?”她指着斯内普的胸口说,“你妈妈的衣服吗?”

斯内普的脸顿时羞得通红,他最不想被莉莉注意的一面被佩妮无情地指了出来,这让他有些恼羞成怒。

看着斯内普的脸变成了猪肝色,佩妮心里有些洋洋得意,就在这时候,“咔嚓”一声,她头顶上的一根树枝突然落了下来,树枝砸中了佩妮的肩膀,她踉跄着后退几步,哭了起来。

“佩妮!伤到了没有?”莉莉尖叫一声,赶紧跑过去察看佩妮有没有受伤。

“不用你假好心,你跟他是一伙的!”可是佩妮丝毫不领情,一把推开莉莉跑开了。

被姐姐误解的莉莉忍不住朝斯内普发火了,“是你干的吗?”

“不是。”斯内普显得有些心虚,但是仍然矢口否认。

“就是你!我看到你的魔杖动了一下!”莉莉瞪着他,边说边往后退,“就是你!你伤着她了!”

“不……我没有!”

然而莉莉并不相信他的谎话,她气冲冲地看了他一眼,就跑出小树林,追她姐姐去了,留下斯内普一个人痛苦地站在原地……

那天晚上,莉莉跟佩妮道歉了很久,佩妮才原谅了她,可是也仅仅只是原谅她一个,对于斯内普,佩妮坚决表示不会轻易原谅他。这让莉莉很为难,一方面她不想失去斯内普这个朋友,但是她又不想让佩妮继续生气。想来想去她决定去找斯内普,说不定他会愿意向佩妮道歉,这样,佩妮就原谅他了。

可是第二天下午,她却没有在游乐场那里等到斯内普,于是莉莉就想,或许自己昨天冤枉他了,她还那么生气地朝他大吼大叫,他是不是生气了?

难道他以后都不会再来这里了?难道自己就这么失去了这个朋友了?

想到这里莉莉心里有些慌张,如果她失去了这个朋友,就再也没有人跟她一起讨论魔法,讨论霍格沃兹……或许自己昨天不该那么冲动的,莉莉咬住嘴唇懊恼地想,那么该怎么补救呢?她记得佩妮曾经跟她说过,斯内普就住在蜘蛛尾巷的尽头,或许自己可以去那里找他,跟他解释清楚。

蜘蛛尾巷,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让人感到不愉快,这到处都是暗色的背景,阴暗,压抑,肮脏,散发着腐烂的气味。那些高高的磨坊烟囱耸立在天空,就像一根举起的表示警告的巨大手指。

莉莉走过路旁低矮破旧的废砖房,经过一扇扇用木板钉着的破旧的窗户,踏在鹅卵石上的脚步发出阵阵回音。最后,她来到这条巷子的最后一栋房子前,仔细辨认斑驳的门牌,依稀还能看到一个“S”,莉莉想应该就是这里了。

她敲响了薄薄的木门,然后站在门外静静地等候,过了几秒钟,门后面有了动静,接着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个女人探出头来张望着,她看起来很憔悴,眼窝深深的凹陷,苍白的脸色显得营养不良的。

“你好,请问西弗勒斯在家吗?”莉莉礼貌地问道。

女人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一个浑身酒气的男人就走了出来,“谁啊?找谁啊?”

莉莉重复了一遍,“你好,请问这是西弗勒斯家吗?”

男人打量了莉莉一眼,眉头皱成一个深深的川字,然后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是,不是,你找错了地方,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快走……快走!”

“可是……”莉莉的话还没说完,只听砰地一声,大门在她面前重重地关上。

莉莉惊得朝后面退了两步,但是她还是听见了门内传来的两句对话……

“她是来找西弗勒斯的,为什么不让她进来?”这是那女人刻意压低了的声音。

“让她进来干什么?让她天天带这个小杂种出去鬼混吗?我说那个该死的家伙怎么最近总是往外跑,原来是这样啊!看我等下怎么教训他!”男人的声音骂骂咧咧地朝楼上走去。

“可是,你昨天已经打过他了,今天就……”这是女人劝导的声音。

听到这里,莉莉可以肯定这就是西弗勒斯的家,刚刚的那个男人应该就是佩妮曾经说过的西弗勒斯的父亲托比亚,那个女人就是他的母亲吧。听他父母刚才的口气,西弗勒斯应该就在这个房子里,所以莉莉没有离开,而是打量着这栋房子,想着怎样才能见到西弗勒斯。

“该死的家伙,你站在楼梯上干什么?想吓死我吗?”薄薄的门板根本遮不住托比亚暴怒的声音,莉莉在外面听得一清二楚。

“我刚刚听到一个声音,好像是来找我的……”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莉莉欣喜不已,果然是西弗勒斯!

可是托比亚很快就打断了他,“没有这回事!你听错了,快回到楼上去,不要总想着到外面疯!”

“可是我听到了我的名字!”斯内普坚持道,如果是平常的话,他根本不会关心谁回来找他,可是这次不一样,因为他好像听到了莉莉的声音。虽然他打心眼里觉得莉莉不可能来这种地方,但斯内普还是忍不住出来打听一下,即使他这种行为很可能会惹恼托比亚。

“我说了,没有!还不快滚回你的房间!难道昨天的教训还不够吗?”托比亚暴怒起来,举起手就要朝斯内普身上挥去。

艾琳赶紧抱住丈夫的手,一边厉声对斯内普说道:“西弗勒斯,还快上去!”

斯内普知道自己再也问不出什么,转身朝楼梯上走去。

“真是个蠢货!”伴随着一个狂怒的声音,托比亚手中的那个酒瓶从后面飞了过来,正中斯内普左手臂。

“哦,天……”艾琳惊呼道。

可是斯内普依旧面无表情地继续朝前走,一直走到最里间他的卧室,然后砰地一声将门关上。这个狭窄潮湿的卧室里有一股浓重的霉味,斯内普坐到屋内的小床上,随着他的动作,床铺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床上的被单破旧而肮脏,以至于根本无法辨认出它原来的颜色。

门外的辱骂声还在继续,但是斯内普没有理睬,他伸出右手轻轻撸起袖子,刚才被酒瓶打中的地方已经青了一大块,而且已经高高肿了起来。他又将衣袖放了下来,这些伤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处,那里也有一个伤痕,还隐隐有些血丝,那是托比亚昨天晚上打的。

昨天晚上他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屋里传出托比亚和艾琳的争吵声,似乎是托比亚没有钱买酒了。托比亚的怒骂和巴掌声混杂着艾琳微弱的解释声,让斯内普的脑中一片混乱,对于母亲的懦弱忍让,他实在是不能理解,于是他便蜷缩在门口,没有进去。

他靠在门框边,想着开始莉莉的不告而别,心里十分担心,或许他不该让那根树枝打到佩妮的身上,虽然佩妮的确很让人讨厌,不过如果他知道这件事情会让莉莉对他那么生气的话,他一定不会这么做的。唉,等明天再见到莉莉的时候向她道个歉吧,希望莉莉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生气太久,斯内普在心里这么想着。

就在他认真想着莉莉的事情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托比亚从里面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可能是因为太生气,托比亚根本没有发现依坐在门边的斯内普,“啪”地一声,根本没注意看脚下的托比亚踢到了斯内普的腿,一不小心绊了个趔趄,差点没跌倒在地。

斯内普吓得赶紧站起来,退到一旁,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托比亚狠狠地瞪着他,“你这该死的东西,你想摔死我吗?”

怒火正旺的托比亚一把抓起斯内普的头发,将他拖进了屋内,接着托比亚从屋里的角落处随手拿起一根木棍,狠狠地抽在斯内普的身上。

斯内普挣扎着想要躲开,可是被托比亚狠狠揪住的头皮处传来阵阵钻心的疼,让他动弹不得。

一顿毒打之后,斯内普被他用力的扔了出去,额头重重地撞在了桌子上,他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他撑着凳子想要站起来,可是由于疲累和饥饿,他根本没有力气了。

看到他额头上的血迹,托比亚似乎清醒了一点点,他又突出几个污秽恶毒的词语,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接着,满脸泪痕的艾琳走了出来,当她看到倒在地上的斯内普时,她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表示什么了,她只是默默地将斯内普从地上扶起,替他的额角上了一点点药,就让他进了自己的房间。

就因为这件事情,托比亚今天不准他出门,说不能让他整天出去鬼混,所以今天莉莉才没有等到他。

不过可能因为昨晚上,托比亚已经打了他一顿,所以今天托比亚只在他门口骂了一小会就摔门离开了家,看来又去找酒喝去了。斯内普掀开枕头,从床垫下面取出了那根母亲的魔杖。

那是他偷偷拿他母亲的,在斯内普的记忆中,他似乎没有看到过艾琳使用过她的魔杖,她将她所有跟魔法有关的东西都放在楼梯下的那个壁柜里,那里面还藏着许多古老的普林斯家族的魔法书籍。艾琳将这些东西放在那里后就一直没有去检查过,因为托比亚讨厌它们,托比亚憎恨魔法和一切跟魔法有关的东西,或许他也就是因此而不喜欢斯内普的。

斯内普靠着坐在床上,然后举起魔杖对着自己受伤的手臂施了一个疗伤咒,胳膊上的那块青瘀立刻变淡了很多,也不那么浮肿了。昨天他额头上的伤也是他自己用疗伤咒治愈了一点,但是他不敢让伤口完全好起来,因为如果伤口愈合得太快,他怕被托比亚发现不正常,如果知道他使用魔法,托比亚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而楼下的街道上,莉莉则在斯内普的房子附近徘徊着,她可以肯定这就是斯内普的家,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进去,刚刚似乎听到斯内普母亲的惊叫,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莉莉焦急地站在房子的对面打量了一会儿,想怎样才能见到斯内普。就在这时那栋房子的大门又打开了,莉莉躲在一个柱子后面,看到开始那个浑身酒气的男人已经出门去了。

太好了,莉莉心里暗自欣喜,她有种直觉,斯内普的母亲会比他的父亲友善很多。所以,等到那个男人走远了,她又跑到斯内普家的大门前敲门。

过了好一会,斯内普的母亲才出来开门,发现仍然是开始敲门的那个赤褐色发小姑娘,艾琳似乎有些诧异。就在她愣神的时候,莉莉开口说道:“夫人,你好,我想找西弗勒斯,可以吗?我是他的朋友莉莉!”

“朋友?”艾琳愣了一下,随即叹了一口气,朝楼上喊道:“西弗勒斯,你朋友找你。”

莉莉松了一口气,高兴地说:“谢谢您!”

艾琳摇摇头,眉头还是皱得紧紧的,“请你以后提醒西弗勒斯,让他记得在他父亲回来之前到家。”说完,也不等莉莉回答,转身就走进了厨房。

房间内,斯内普似乎又听到了那个自己熟悉的期盼的声音,当他听到母亲喊他的时候,他的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是她吗?应该是她吧,只有她才会称自己为他的朋友吧,其他的人都嘲笑他,讽刺他,根本不会来这里找他,更不要说是他的朋友了。

于是,在他心里这么分析着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迅速的行动了,他几乎是立刻扑到门边,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速度奔下楼,他的目光向楼下搜寻着,一种全然陌生而激烈的感情充斥着他的心房,那好像是……期待。

莉莉不仅没有因为昨天的事情不理自己,而且还来找他了!斯内普心中激动不已,这种快乐的感觉来得如此迅速,如此强烈,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快速倒流着,心跳快得就要从胸腔里蹦出去了。

不过真的是莉莉吗?斯内普心中期待而又忐忑,快到门口的时候他放慢了脚步,似乎生怕外面的人不是自己期待的那一位。

呼!

门前的身影让斯内普松了一口气,那种紧张不安,心如擂鼓的感觉缓缓散去,取而代之是一种温暖的喜悦。

真的是她,是莉莉!长长的赤褐色头发,杏仁状的碧绿的眼睛,当看到他出来的时候,莉莉的神情像瞬间被点亮了一样,看起来散发着一种淡淡的,纯白温暖的光,她笑着看着他,美丽的大眼睛弯成了小月牙,她笑着说:“西弗,终于找到你了。”

看着莉莉那灿烂的笑容,斯内普忽然发现明亮干净的莉莉和这个阴暗肮脏的蜘蛛尾巷是多么的格格不入。天哪,她怎么敢独自一个人跑到这个地方来?来不及多考虑什么,他就拉着莉莉朝她来的那条路上带。

他来不及考虑这样做的后果,如果托比亚那个酒鬼发现他没有老实的呆在房子,毫无疑问又会有一顿责打在等他,不过刚刚是艾琳叫他下来的,所以她应该会帮他掩饰一下吧,不过不管怎样,他现在没空理会这些,因为他不想让莉莉呆在这里,她不应该在这种破旧肮脏的地方。

斯内普的面色有点阴沉,有点吓人,他连招呼都没打就直接拉着莉莉往外走去,边走边问:“你怎么在这?你一个人来的?”

“嗯,是啊,我在小山坡那边没有等到你,所以就来这找你了。”莉莉回答道,她不懂为什么斯内普刚刚看到自己的时候明明看起来很开心,可是转眼间一下就变成一副恼怒的样子,哦,对了,他似乎还有些担心。

“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斯内普的声音有些懊恼。

“知道啊,蜘蛛尾巷啊!”莉莉回答。

不过这个回答似乎让斯内普更加恼火,他不满地看了莉莉一眼,“知道你还来?你的姐姐不会没有跟你说过这里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吧?蜘蛛尾巷,是这个区最最肮脏,最不安全的地方,就算你在这里失踪了也没有人会注意的。”

莉莉终于知道斯内普为什么而生气了,原来他是担心她的安全啊!她的嘴角有些上扬,“好了,西弗,别生气了,你别忘了,我是个女巫,会魔法,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斯内普皱紧了眉头,还是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你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根本没有人管这里的事情。”

莉莉见斯内普这么坚持,最后只好答应说:“那我以后会注意的,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我尽量不来这里,可以吧!”

斯内普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他拉着莉莉开始飞快地往外走,蜘蛛尾巷离他们越来越远,斯内普一直走到巷子外才停下脚步弯下腰开始喘粗气。

莉莉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胳膊被拽得有些疼,停了好一会她才问道:“对了,你今天为什么没有去那边?”

“因为托比亚不准我出门。”斯内普轻声回答。

“托比亚?你父亲吗?他为什么不准你出门?发生了什么事了吗?”莉莉想起开始在房子外面听到他父亲的怒骂声,心里有些明白了,“他经常责骂你吗?”

“他总是喝得醉醺醺,然后和我妈妈吵架。”

“可那关你什么事呢?那是他们大人的事!他不该拿你出气!”莉莉的语气中有些不满和愤慨。

从来没有人替他的遭遇打抱不平,也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斯内普心中一直压抑的情绪似乎突然有了一个出口。

“是!是不关我的事!我也不明白,既然他们都不关心我,甚至恨我,当初为什么要将我生出来!”斯内普从没跟人诉说过的委屈在这一刻在莉莉的关心中全部爆发出来了,他无法控制声音,几乎要喊出来。

莉莉看着被激动地斯内普有些被吓了一跳,但是她理解他的感受,任何人面对这样的父母,都不会心平气和的。

“好了……西弗……不要伤心了,其实你母亲还是很关心你的,不然她今天就不会让你出来了。”莉莉拉着斯内普的手臂柔声说。

莉莉触碰的地方正好是托比亚开始用酒瓶砸中的地方,虽然已经治愈了一点,可是被突然一抓,还是有些疼痛,因此斯内普瑟缩了一下。莉莉发现了斯内普的异样,挽起他不合身的宽大衣袖,发现了那些伤痕,然后她抬起头仔细打量了他一阵,这才发现他额头上被头发掩盖的伤口。

“天哪,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莉莉惊叫道。

斯内普低下头沉默着,莉莉看着他的反应知道这些伤口肯定是他的父亲托比亚弄的,于是不再追问。

斯内普也不想再讨论那个令他讨厌的家,于是他转开了话题,“对了,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没想到你会来找我……”斯内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那个……我还以为你昨天生我的气了……”

“我昨天以为是你故意弄伤姐姐的……”莉莉想起自己今天的来意,低声说道:“但是或许我误会你了,而且……西弗……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该就那么走掉的。”

听到莉莉这么说的时候,斯内普心里歉疚而又激动,歉疚的是昨天的事的确是他做的,激动的是他没想到莉莉竟然说自己是她最好的朋友!于是他决定不再说谎,向莉莉承认昨天的事情,他犹豫着开口说道:“昨天弄伤了佩妮,是我不对,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莉莉摇摇头说:“你不必向我道歉,不过如果真的是你做的,你可不可以跟姐姐说一声抱歉?她似乎有些生气,我不希望你们两个闹得太僵……她……毕竟是我的姐姐……”

莉莉期盼地看着斯内普,他一向那么骄傲,会愿意吗?但是,一个是自己的姐姐,一个是自己的好朋友,她实在有些为难。

斯内普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就在莉莉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斯内普点头说道:“如果你这么希望的话,那好吧,我跟你去向她道歉。”

其实斯内普对弄伤佩妮的事情,一点也不觉得后悔,因为他的确很不喜欢她,可是看到莉莉为难的表情,他忽然又觉得这一切不那么重要了,他的高傲和坚持在莉莉的笑容面前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如果能让莉莉不那么为难,他愿意为此道歉,向一个他看不起的麻瓜道歉!

“西弗,谢谢你!”莉莉开心地说道,拉起斯内普的手就朝她家的方向走去,“走吧,我带你去我家找她。”

看着莉莉拉着他的手,斯内普微蹙的眉头舒展了开来,他的嘴角轻轻扬了起来,随着她穿过那片小树林去她家。

路上,莉莉不放心地叮嘱,“西弗,很抱歉让你去跟姐姐说……我知道,她也有不对的地方,可是她对你弄伤她的事情很生气……所以……”

“没关系,这没什么……我不在意的……”

莉莉带着斯内普来到了她的家里,莉莉的父母没有在家,他们去了佩妮的房间,可她好像也出去了。于是莉莉便拉着斯内普在他们院子里的小草坪里坐下。

“你知道的,其实佩妮不是个坏女孩……她只是脾气不是很好……尤其是对陌生人。”莉莉试图让斯内普对姐姐的印象好一点。

“哦……是吗?我可没有看出来。”斯内普看了莉莉一眼,语气中是明显的不相信。

莉莉似乎也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没有什么说服力,于是不再说些什么,而是将手撑在身后,仰望着天空。突然,她注意到远处一个黑点越来越近。

接着,黑点越来越近,那是一只黑褐色的猫头鹰。它扑扇着宽大的翅膀,直直地朝着莉莉他们所在的房子飞了过来。猫头鹰现是在佩妮房间的窗台上停留了一下,可能是发现里面没人,它圆溜溜的眼睛左右转了一会,然后它才抖着翅膀飞到莉莉和斯内普身边。

莉莉抬起头注意到猫头鹰的口中叼着一封信,于是她好奇地将信接去,猫头鹰鸣叫了一声,然后拍拍翅膀飞走了。

斯内普和莉莉打量了一下,发现信封上印着一个盾牌形状的纹章,斯内普见了,难以置信地惊呼道:“天哪,这时霍格沃兹……霍格沃兹!”

“真的吗?”莉莉激动地问道。

斯内普仔细看看发信地址,好像那些字母是被扭曲过才拼成了“霍格沃兹”,“真的是霍格沃兹的来信!对了,莉莉,你已经有11岁了吗?”

莉莉摇摇头,“没有啊,还要好几个月才是我11岁生日呢!”

“哦……那么这封信是写给谁的呢,对了,拆开看看吧!”看到霍格沃兹的信件,斯内普实在是太好奇了,这是他一直渴望的学校啊!

“可是……”莉莉还想说些什么,斯内普已经迫不及待地将信封打开,展开了里面的羊皮纸……

亲爱的佩妮伊万斯:

从你的信中我不难看出你想成为一名巫师并在我校就读的迫切愿望,这让我和我的教员们感到很欣慰,可是对于这件事的最后处理结果我感到十分遗憾,因为你并不适合进入霍格沃兹学校。我必须秉承公正和平等,以及负责任的态度对待每一个来我校学习的孩子,希望你能谅解。

真诚的阿不思

“是霍格沃兹的校长写给佩妮的信!”这封信大大出乎莉莉的意料之外,她吃惊极了。

“嗯,是的,她偷偷写给阿不思校长的,从这信里面可以看得出佩妮想进霍格沃兹。”斯内普看了之后,用一种略带讽刺语气说道。

莉莉的表情先是惊异,接着变得轻快而兴奋,“天,我还一直以为她讨厌魔法呢!原来是我白担心了!你不知道,我多怕她不同意让我去霍格沃兹学校呢!这下好了,原来佩妮也想去霍格沃兹啊!”

斯内普摇摇手中的信件,摇摇头说:“可是阿不思校长拒绝了她,佩妮不可能进入霍格沃兹,因为霍格沃兹只招收那些具有魔法天赋的小孩入学。”

莉莉愣住了,她刚刚太激动了,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楚信上说的是什么,可是真的是这样的话,佩妮一定会很难过。她叹息道:“唉……可怜的佩妮!她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伤心的……”

斯内普不屑地说道:“但她必须知道!”

接着,他们将羊皮纸折好放回信封,期望不要被她看出来那封信已经被拆过了,然后来到佩妮的房门前,准备将信放到她的窗台上。

“你们在我的房间门口干什么?”

斯内普和莉莉还没来得及走进佩妮的房间,就听到身后传来佩妮的声音。莉莉回过头一看,佩妮狠狠地盯着斯内普,已经他手中拿着的霍格沃兹的来信。

“对不起,佩妮,斯内普是准备来向你道歉的,你知道,昨天的事情他真的很抱歉……不过他不是故意的……”莉莉赶紧解释。

“你住口!这就是你们的道歉吗?”佩妮冲过来一把将斯内普手中的信件抢过,“你们竟然还偷看我的信件!”

莉莉从来没有看见过佩妮发那么大的脾气,不过看了她的信件的确是他们的不对,莉莉心里也很内疚,因此她的脸涨得通红。

“这么粗鲁,难怪霍格沃兹不愿意接收你!”斯内普看不惯佩妮的咄咄逼人,傲慢地说道。

“我才不在乎能不能进那种怪学校呢!”

“那你还写信给阿不思校长?怎么,现在不敢承认了吗?别忘了证据还在你手里呢!”

佩妮气得说不出话来,咆哮着喊道,“滚,你们给我滚!离开我的房间!”

“你以为我愿意站在你的房间门口啊?”斯内普也不甘示弱地回道。

“西弗勒斯,别说了!”一旁的莉莉再也看不下去了,她的眼里全是委屈和担忧,一切都搞砸了!姐姐肯定再也不会原谅她了。

莉莉抽噎着一路奔着跑到了他们常去的那个废弃的游乐场。斯内普不放心地跟着,他心里懊沮丧,自己明明是准备来跟佩妮道歉的,为什么偏偏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将事情弄得更加糟糕!

来到游乐场旁边的那个小山坡上,莉莉才停下脚步,她转过身来,斯内普发现她的脸上已经全是泪水。

“怎么办,姐姐生气了,她不会再原谅我了。”莉莉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鼻音。

“……”斯内普很想说些什么来安慰她,可是什么话在事实面前都显得那么单薄无力。

“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姐姐?你是不是看不起所有的麻瓜?如果我不是个巫师的话,你对我也会一样厌恶吧?”莉莉的声音更加难过了,连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我永远都不会讨厌你。”斯内普握紧了双手,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这句话。

“但是你为什么那么讨厌佩妮?她是我的姐姐啊,我真希望你们能友好相处,可是现在她连我都不原谅了!”莉莉用绝望的语气说道。

空气凝滞了,没有人说话,只剩下莉莉小声的抽泣声。

莉莉的哭声让斯内普心里一片慌乱,他极力思考着弥补的方法。

“我们可以去霍格沃兹,我是说……等我们到了霍格沃兹,我们可以求阿不思校长,去求他同意让佩妮来我们学校,这样或许佩妮就原谅我们了。”斯内普很艰难地说,虽然他很不愿意让佩妮这个麻瓜去霍格沃兹,也不知道阿不思校长会不会同意,但现在他没有时间顾虑那么多了,他只能想到这个补救的办法。

“这样真的可以吗?”莉莉抬起泪痕未干的脸,质疑道,但她的眼睛里却已经透出了希冀。

“只有这样才有一丝机会,不是吗?而且我会尽力说服阿不思校长的!”斯内普坚定地说道。

仿佛受到了他信心的鼓舞,莉莉抹了抹眼泪,点点头说:“恩,我们到时一起去请求阿不思校长!真希望这天能快点到来。”

莉莉和佩妮的关系因为那次的事情,不仅没有改善,似乎还有越来越糟糕的趋势,佩妮经常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借口而跟莉莉生气,她的敏感和虚荣让莉莉的想要和解的企图最终都演变成了不欢而散,这种情况让莉莉更加期望快点进入霍格沃兹学校,她认为或许只有弥补了佩妮不能上魔法学校的遗憾,佩妮就会原谅她。

终于,在七月的一个傍晚,莉莉正在房间里整理东西的时候,她收到了猫头鹰带来的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还是上次她看到的那只猫头鹰,停在她的窗台上,当莉莉从猫头鹰腿上解下那淡黄色的封信时,她看到上面盖着霍格沃兹的校徽,一个盾牌纹章,大写的字母“H”,字母的周围画着一头狮子、一只鹰、一只獾和一条蛇。信封上边用翠绿色的墨水写着:莉莉伊万斯小姐收。

这是霍格沃兹学校写给她的信!莉莉略带激动地将信打开……

霍格沃兹魔法学校校长:阿不思(国际魔法联合会会长、巫师协会会长、梅林爵士团一级魔法师)

亲爱的莉莉小姐:

我们愉快地通知您,您已获准在霍格沃兹魔法学校就读。随信附上所需书籍及装备一览表。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我们将于七月三十一日前静候您的猫头鹰带来您的回信。

校长阿不思谨上

莉莉等这封录取通知书已经很久了,虽然之前斯内普一直跟她说她一定会收到霍格沃兹的来信,但是莉莉还是有些担心,现在真的收到信了,莉莉内心升起一股雀跃的惊喜。

等她迅速地写完回信让猫头鹰带给阿不思校长后,她迫不及待的想把这种喜悦和别人分享,当然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斯内普,因为他是她唯一的跟魔法有关的朋友。

她带着信飞快地朝那个废弃的游乐场跑去,心中的快乐让她的脚步轻快无比,其实她最近来这边的次数少了很多,因为斯内普的父亲不喜欢他出门,所以他们不能向以前那么频繁地见面。最近这段时间,斯内普大多是在家里研究那些他母亲放在壁柜里的魔法书籍,并且沉迷于其中,他似乎想在上学前把所有的知识都塞进脑海里,莉莉可以清楚的从他那双漂亮如黑曜石的眼睛里看到他对未来的期待与憧憬。

当然,斯内普也借了几本让莉莉带回家里看,可是面对那么高深的魔法,很多莉莉都不是很明白,所以现在他们偶尔在游乐场的见面,变成了斯内普对莉莉讲解魔法知识的课堂,但是莉莉不想占用他太多时间,因此来这边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不过今天,莉莉刚刚跑到那里,就发现了斯内普的身影,他正站在秋千前,低头想着什么。

“西弗,我收到通知书了!霍格沃兹学校的通知书!”莉莉一边跑过来,一边大喊着,脸上的笑容比天空中的晚霞还要灿烂。

秋千下的斯内普听到声音抬起投来,莉莉第一次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个清晰的,明朗的笑容,之间他扬了扬手中握着的东西,声音里有压抑着的兴奋,“我也收到了!”

莉莉在他面前停下脚步,接过他手中的东西……那是一封跟她一样的,霍格沃兹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真是太好了,我们可以一起去霍格沃兹学校了!”莉莉欢呼着跳了起来,这一刻实在太让人振奋了,能和好朋友一起去霍格沃兹,这让莉莉心里的憧憬也被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斯内普心里的喜悦也被无限地放大开来,他习惯性紧抿的薄唇此时绽开了一个小小的弧度,黑色的眸中闪现出熠熠的亮光……他们终于要去霍格沃兹了!

西弗勒斯·斯内普

西弗勒斯·斯内普

  • 评分:5.0
  • 点击:11
  • 来源:麦子阅读
  • 作者:佚名

《西弗勒斯·斯内普》本故事情节紧凑,内容扣人心弦。是一部文笔俱佳的故事 ,非常难得的好文,值得阅读,大力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8 江湖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40248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