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男女主人公是诸葛武商,慕容青霞的小说

男女主人公是诸葛武商,慕容青霞的小说

发表时间:2018-10-10 09:13 作者:何厚仪

男女主人公是诸葛武商,慕容青霞的小说,九珠传说文章故事写的跌宕起伏、精彩绝伦,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作品,实力推荐。“好吧,你可要说话算话,有时间一定要再来这里找线索。”尉迟花香还是很知道轻重缓急的一个人。说完就跟着诸葛武商出门,一直奔回凌氏集团。车刚刚开到凌氏集团的楼下,尉迟花香就尖叫一声脸色惨白的盯着大厦的楼顶,她看到了一个人正站在几十层的楼厅上,准...

“这里就是洪伯伯自杀的地方。”尉迟花香指着大客厅里上空的一个大吊灯。吊灯这时候已经不亮了,但是似乎还在摇摇晃晃,像是被人拉拽着一般。诸葛武商抬头看了看吊灯,那里停留着一个黑色的影像,是残影,只有被魔咒害死的人,才会在死亡的地方留下这样的黑色影像。这种黑色影像也只有魔界中才可看得到。诸葛武商心中一惊,真的是魔界所为。看来公玉灵石的性命也有危险

但是,不让尉迟花香更害怕,诸葛武商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你带我去你洪伯伯的书房我看看,他平时用电脑吗?”诸葛武商问尉迟花香。“好,洪伯伯的书房在楼上,我带你去。洪伯伯平时不用电脑,你知道像爸爸还有洪伯伯这一辈的老人家,是不用那些高科技的东西的,如果需要文件什么的都交给他们的秘书去办了。但是为了彰显他们的地位和身份,他们还是会在书房里和办公室里放上一台电脑,以表示跟上时代。”尉迟花香不断的说话,用说话来克服自己不断产生的恐怖感。

“到了。这就是洪伯伯的书房。”尉迟花香松开抱着诸葛武商的手,一面推开房门进去。房间的地面已经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好久都没有人来过了。书房的正前方是一排书架,里面摆放着各类书籍,在左面靠窗户的位置,摆放了一张书桌,书桌上摆放了一个电脑的屏幕。诸葛武商走上先是四处打量了一下整个书房,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他看看书架上书的,一切正常,又看了看天花板也很正常,不过当他扫过书桌的时候,被发在上面的电脑给吸引住了,想到,公玉灵石的书桌上也是放了这么一个电脑。而公玉灵石就是那痴痴的盯着屏幕。于是他走过去,看了一眼电脑的屏幕,奇怪的是,他看到了屏幕上出现了和他在公玉灵石办公室里看到的一样的天蓝色图案。诸葛武商感觉奇怪。

“子怡,你看看这电脑屏幕是什么颜色。”诸葛武商叫尉迟花香看看电脑。尉迟花香看了看,很奇怪,“什么颜色也没有啊,就是黑屏啊。”诸葛武商心下一惊,不好,看来公玉灵石也要出事。但是他稳了稳心神。“子怡啊,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没有处理,还要找你爸爸再商量一下,你能不能现在送我回去一趟,这个事真的很急。”诸葛武商想赶紧回去凌氏集团,他怕来不及阻止。

“什么事这么突然,可是我们才刚刚到这里。”尉迟花香有些不知所措。“以后有时间我再陪你来细细的察看,我突然想到一件非常紧急的事。”诸葛武商不愿告诉尉迟花香,她的父亲现在可能正身处险境,如果不及时赶回公司的话,很有可能就见不到公玉灵石了。

“好吧,你可要说话算话,有时间一定要再来这里找线索。”尉迟花香还是很知道轻重缓急的一个人。说完就跟着诸葛武商出门,一直奔回凌氏集团。车刚刚开到凌氏集团的楼下,尉迟花香就尖叫一声脸色惨白的盯着大厦的楼顶,她看到了一个人正站在几十层的楼厅上,准备往下跳,那个人从身形上看,就是公玉灵石,尉迟花香的父亲。

“子怡,不要慌,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操纵他们的意识,不要冲动。不然会误了事。”诸葛武商告诉尉迟花香。“你叫我怎么不着急,我的爸爸现在站在楼顶上,说不定下一秒就会跳下来,你叫我冷静。”尉迟花香此刻已经完全慌了手脚,她下了车,头也不回的就冲向大厦。想要上到顶层劝说公玉灵石回心转意。

诸葛武商此时,看了看公玉灵石的人影,确定了一件事,然后并没有急着上楼,而在四周开始寻找着什么人,诸葛武商清楚使用魔咒迷惑人心的人一定就在附近。魔鬼并不能牵引着人跳楼,它们只是能将人心底最黑暗和最悲观的一面给诱惑出来,真正想要去死的人,还是人类本身,因为人的意志力太薄弱了,经不起魔鬼的引诱。

当诸葛武商的眼睛四处搜寻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躲在他身旁的建筑物后面观看着这一切。眼睛里闪过的邪恶光茫,引起了诸葛武商的注意,诸葛武商再次回过头去察看那个位置上站着的人,他发现,那个人正是吕威力。吕威力的嘴角微微上扬,扬溢着胜利的得意。

诸葛武商仿佛又看到,吕威力身后不断升起一团黑色的迷雾,与梦魔的黑雾不同,这团迷雾里的怪物,带着一丝丝血腥的味道。诸葛武商闻到了一阵血腥味。诸葛武商马上沉下脸来,是邪恶的魔界中的东西。

诸葛武商就直接奔向那吕威力,要将他制服救下正站在大厦顶楼的公玉灵石。就算他不是主谋但至少通过他可以接触到他背后真正的魔界黑手。不过吕威力马上就察觉到,附近的诸葛武商正在向他靠近。和诸葛武商预想的不同,吕威力不但没有转身逃走,反而看到自己有就朝着自己走过来。

“谷梁先生,你们回来了,我已经通知了警察,他们马上就到,今天下午,你和凌小姐离开大厦之后,凌先生就说身体不舒服要回去休息。我也没有太在意,凌先生的司机和我说,凌先生一直都没有出去上车,我这才四处找他,可是当我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这大厦的顶楼了。谷梁先生,你们回来的真是及时。”吕威力一副着急的样子。诸葛武商心说,你小子机灵,可是再机灵的鬼也会有露出尾巴的时候。

诸葛武商瀚不动声色:“吕威力,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和你说。”“什么事。”吕威力看起来有点紧张,哥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诸葛武商继续一本正经的说着:“实不相瞒,刚刚我和尉迟花香一起去了洪伯的住处。之所以这么急着赶回来,是因为在洪伯那里我们发现了一光盘,可能你不知道,别说你了,就连我和尉迟花香也不知道,洪伯的住宅里有摄像头,记录了洪伯自杀前的所有过程。”吕威力听到这里有些着急,就算他再聪明,也没有想到,诸葛武商对他使诈,而且,他心里也确实没有底。姓洪的那老家伙家里是不是真的有监控。

诸葛武商看到吕威力的这副着急的样子,心下就明白,就算洪伯不是他亲手杀的,那和他也脱不了干系。“录像里有什么?”吕威力很想知道是不是暴露了什么事情。诸葛武商冷笑:“果然和你有关。”“我只是关心洪伯的事,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人蓄意谋杀,我们还是报警处理的比较好。”吕威力已经忘记了大厦顶楼上还站着一个老人。

“说,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诸葛武商沉下脸严厉的训问吕威力。“谷梁先生,恐怕你误会了。你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明白。”吕威力装起傻来。诸葛武商也一点不放松,立刻抓住吕威力的手腕,指挥着身体里的魔神能量,将吕威力的元神从头到尾检测了一遍,果然发现吕威力的可疑之处。“你干什么。”吕威力挣脱诸葛武商的钳制,整理着自的西装,“你和费的纳斯定立了契约?”诸葛武商上下打量着吕威力。难怪觉着这个小子一开始不是一般的精明。

“谁是费的纳斯我不认识他。”吕威力心虚的不敢正视诸葛武商,诸葛武商看他还心存侥幸,便运行起魔功,结成一道障眼的结界,结界一形成,周围的建筑物蓝天白云,包括凌氏集团的大楼,吕威力有些恐慌的看着突然变得漆黑一片四周,“这是怎么会事,我怎么会突然到这里。”

就在吕威力快要崩溃的时候,诸葛武商出现在黑暗里,四下一片寂静,静得可怕,街道上的车流人海和空气中的风声统统都听不到。吕威力的额角流出汗来。“你到底什么人。诸葛武商我和你没有怨愁,你为什么要步步紧逼。”“这很简单,你什么来头,我并不关心,只要你把定立在公玉灵石身上的契约撤销,我就会放过你。”诸葛武商在手掌中点燃一把元神之火,照亮着他和吕威力周围的空间。

诸葛武商看着被拆穿真面目的吕威力,看他还能变出什么花招,不过吕威力低着一阵呜咽,是伤心还是害怕,诸葛武商不清楚,不过吕威力全身颤抖,呜咽的声音越来越大,诸葛武商不由得心里一阵恶寒,当吕威力抬起头来诸葛武商吃了一惊,那哪里是什么伤心难过,分明是在阴险地大笑,黑暗的环境里,诸葛武商看着吕威力狞笑的脸,格外的狰狞,“哈哈哈。”

“我为什么要解除契约,那个姓凌的老头子死了,我就可以独掌公司执行大权。姓洪的老家伙顽固守旧,不敢做这不敢做那,妨碍我做事,所以我就送他一程,他老了活得够本了,该给我让开了。”吕威力近乎疯狂的大喊。诸葛武商皱眉看着这个精神不大正常的男人,有点头痛,定立契约之后,如果订立者不主动撤销的话,想要救被诅咒的人,只有杀死这个订立者。

说句心里话,诸葛武商对自己说,真的不想把这个吕威力置于死地。“吕威力,给你机会自救,解除契约,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诸葛武商没有什么感情的说。

“自救?自救向来是我自己的事情。”吕威力似乎有些感伤和不甘。结界是个奇妙的地方,诸葛武商制造的这个地方,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心里的想法,吕威力艰辛求学的过程,小时候被同学欺负,“你个灾星,你的出生克死了你的家人,你还来我们贵族学校?打他,打得他不在敢来。”一群男学生围着年少时的吕威力一阵拳打脚踢,吕威力只得双手抱着头蹲在操场上不敢反抗,而四周站着很多的同学,却没有一个出来帮忙。“威力啊,你养父收养你的时候,我不能生育,可是上个月,老天有眼,又让我怀孕,你养和我都很高兴,可是你已经来我们家有些时候了,你养不愿送你回去孤儿院,你就留在这里,不过你要好好照顾你将要出生的弟弟啊。一个女子坐在吕威力对面的椅子上对他说。

“这辆车是哥哥喝多了撞坏的,不是我,妈,警察来问话的时候,要让哥哥去和他们说啊。”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孩子在和女子说话,吕威力则在一旁听到。警察来时带走了吕威力,却没有问清事实,处罚了他。

还有很多足以扭曲一个孩子性格的黑暗经历一幕幕划过诸葛武商的眼前。不过吕威力并没有放弃自甘堕落,而是一步步的忍受和退让,最终大学毕业,成为一个有所成就的人。但是让吕威力最终变了性质的事情发生了,在升职时洪伯伯的身影出现了,他为了维护自己元老的地位处处压制吕威力,不论是什么有利于公司发展的计划,只要是由吕威力提出的,他都不予通过。

“为什么我的道路上有这么多阻碍,为什么我的生活这么艰难。”吕威力内心的不满发泄了出来,他在网络上和陌生人倾谈自己的不幸,而他真正的不幸才刚刚开始。诸葛武商也看不清楚和他交谈的人是什么面目,但是就是那个不明身份的对话者,引诱吕威力订立了一个契约,吕威力允许对方收取自己的灵魂,而代价就是让阻碍他的人都一个个死去。

“姓洪的死了,他是自杀,姓凌的阻止我,他也该死。”吕威力狠狠的说着。“我不会解除契约,要么是我死,要么就是阻碍我的人去死。”已经疯狂一般的大声嘶喊。

“那我就成全你。”诸葛武商看出来,吕威力的精神已经严重的不正常,就算放过他,他也不会正常的生活在人类的世界里。诸葛武商就算再怎么可惜,也只能是选择救凌到。于是,诸葛武商慢慢举起手中的元神火焰,向吕威力走去。火光照亮了吕威力绝望的凄美的眼睛。

凌氏大厦的顶楼上,尉迟花香站在公玉灵石的身后:“爸爸,你不能跳啊。你就这么扔下我不管了吗?”尉迟花香的长发在高处凌乱的风舞着,眼泪流满脸颊。

“子怡啊,爸爸我已经累了,洪伯伯昨天在梦里叫我去他那里陪他,你的妈妈也和你洪伯伯在一起,她很好,原来痛苦的疾病也没有了,她看我很痛苦,也叫我去陪她。那是一个没有忧伤和悲伤的地方。”公玉灵石的意识已经完全的消失,他能看到的只是魔咒产生的幻像。说着,公玉灵石的一只脚已经踏出了天台。半个身子探出了地面。

“爸爸不要。”尉迟花香冲上去抱住了正要跳下去的公玉灵石。但是公玉灵石太重,尉迟花香没办法控制住他,就在公玉灵石要摔下去,尉迟花香也会被拽下去的千钧一发之时,诸葛武商像一阵风般的出现在尉迟花香的身后,一把拉住倒向外面的两人。

“啊。”尉迟花香倒在地上的那一刻以为自己已经跟着公玉灵石掉下去了。不过睁开眼睛,看到公玉灵石完好无损的坐在前面呆呆的不动,诸葛武商正站在身旁,在头顶上看着自己。尉迟花香痛心的大哭,诸葛武商心中一阵窃喜,忙蹲下身安慰着被吓坏了的美人,眼睛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尉迟花香胸前的那颗纽扣,心里在加油着:“再大力点,再大点力就爆开了。”

九珠传说

九珠传说

  • 评分:5.0
  • 点击:5
  • 来源:麦子阅读
  • 作者:何厚仪

《九珠传说》不管是从文笔、文章的结构、人物的描写。都把每个人物性格特点体现的淋漓尽致。是一部值得一鼓作气看完的好文

Copyright © 2010-2018 江湖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40248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