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免费章节在线阅读_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第十八章:激烈的交手后

《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免费章节在线阅读_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第十八章:激烈的交手后

发表时间:2018-10-10 09:13 作者:发芽的火柴

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男女主角是萧阑煜,沈心瑶的小说,故事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萧寒羽站在里沈心瑶不远的暗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轻轻叹了口气。看来萧阑煜是喜欢上了沈心瑶,这个女人,在哪里都不安分。沈心瑶朝着萧阑煜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她不知道此时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男子正杂默默的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直到她转身走进自己...

萧寒羽一直觉得萧阑煜并不是那样狠的人,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刺杀告诉他,他太低估萧阑煜了。“含玉,你该去找一下煜王爷了,记住,只要让他知道他做的这些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就行。”萧阑煜看着含玉那张同自己的一样的年轻的面孔。“煜王爷。”含玉见到萧阑煜时,萧阑煜正独自待在王府的花园里。几朵杜鹃花开的正艳,血红色的杜鹃花,在阳光下娇艳无比,好像有血珠从花瓣上滴落似的。这可不是一般的杜鹃花,这种杜鹃花名字叫血色夕阳,其花瓣含有剧毒,这种花是很挑剔的,栽种时要以人的头颅为盆,热血作为养料。这种花在夏秋季节开得最盛,而现在正是萧国的盛夏时节。萧阑煜看着大朵盛开的花朵,露出满意的微笑。含玉的突兀到来让他满意疑惑。有种不祥的感觉在他心里油然而生。“煜王爷,最近可好。”“本王很好,劳你家王爷牵挂。”萧阑煜知道含玉来他的王府要么是大喜,要么就是大祸。含玉严肃的表情里什么都看不出来,萧寒羽的贴身侍卫就是不一样。“我家王爷最近可是烦心的很,沈姑娘屡次遭袭击,王爷很是恼火派小人去查,发现有弄虚作假糊弄我家王爷的恶贼,王爷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特意派小人前来问问王爷的意见。”含玉看着眼前有几分儒雅的萧阑煜,若不是自己亲自查的他,他还真不相信这样的谦谦君子会做出那么狠的事情。“不知你家王爷所烦何事?”萧阑煜看着含玉,这是一位极沉稳的男孩,虽然从小和萧寒羽一起长大,长大后也深受萧寒羽的栽培,可是,在气质方面他似乎更胜萧寒羽。他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都是顶着他的目光,说话的语速不快不慢刚好,他的表情严肃却透露着温和。萧阑煜打量着站在他眼前的男孩,心里暗暗总结。“那日,沈小姐在树林遇刺恰逢小人经过那里这才救了沈小姐,小人在那里抓到一名杀手带回王府,经王爷的再三审问那人坚持称自己是受您的指示。可是,人人都知道煜王爷一向是温文尔雅之人,又从不和别人结怨,为什么要派人去刺杀呢,更何况刺杀的对象是自己哥哥的未来王妃,于情于理都是说不通的啊。”含玉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萧阑煜眼神里的变化。他看到萧阑煜的瞳孔瞬间收紧,目光躲闪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既然你们王爷知道我的为人处世,至于那恶贼就随他办了吧。”萧阑煜说着将身体转向别处。血色夕阳依旧在静静的开放着,含玉的目光静静的掠过。“我家王爷说,煜王爷还是小心些好,不要被那些狗鼠之辈玷污了名声才好。”萧阑煜冷笑了一声,看着含玉迅疾离开的背影,神色黯淡。看来萧寒羽已经知道是他了。可是,对于他的事情萧寒羽究竟知道多少呢?是一些还是很多还是全部。萧阑煜想着冷不丁倒吸了一口寒气。

沈心瑶回了一趟沈家,再次以美貌、才情、武功名扬天下。这让沈家二老很是欣慰和自豪。萧寒羽一直暗中跟着沈心瑶,他不希望她在发生意外。自从血毒事件以后萧寒羽和沈心瑶的距离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但是,他还是不敢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去面对沈心瑶。其实,萧寒羽大可不必在担心,含玉见过萧阑煜以后萧阑煜就已经决定彻底放弃刺杀沈心瑶的计划了,但是,萧阑煜想知道沈心瑶的真实目的,他来到沈家庄,这次他,没有将自己的易容成萧寒羽的模样,而是以自己的真实的面孔面对沈心瑶。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连萧阑煜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知煜王爷突然到来所为何事?”依旧是纯色的月夜,在沈家的凉亭,沈心瑶独自一人呼吸着新鲜而自由的空气。她在想念面具男,自上次一别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是不是萧子墨出事了?还是他自己有什么事?不管是哪一种,沈心瑶都觉得他和天下的其他的男子没什么两样,都是不可信。很久没有见面的煜王爷站在她的面前,在夜色里微笑着,他的眸子闪动着煞是明亮。“没有什么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么?”萧阑煜说得很是暧昧。好像沈心瑶是他藕断丝连的情人。“煜王爷真是会说笑,煜王爷能来看心瑶这是心瑶的荣幸。”沈心瑶说得很是委婉,月光下的她看上去更是娇媚,冷色的月光在她的脸上镀上一次微微的光晕,她好像月光女神,充满了引诱之力。萧阑煜的目光里满是柔情,沈心瑶好像读懂了萧阑煜目光里的内容,她静静地看着缓缓走近她的萧阑煜,就在萧阑煜快要靠近她的时候站起来将自己的身体背向了萧阑煜。她知道他是喜欢了她。可是,在最后的那一刻她还是选择了逃避。萧阑煜的眼神里有些许的失望。

“煜王爷,夜已深,若是没有什么事情还是请煜王爷回去休息吧。”沈心瑶说道。

“好吧,那我就先告辞。”说完萧阑煜转身离开,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沈心瑶觉得很是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或许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萧寒羽站在里沈心瑶不远的暗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轻轻叹了口气。看来萧阑煜是喜欢上了沈心瑶,这个女人,在哪里都不安分。沈心瑶朝着萧阑煜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她不知道此时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男子正杂默默的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直到她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

这日沈母来到沈心瑶的房间泪光闪闪。

“娘,你怎么了?”沈心瑶拉着沈母的手。

“心瑶呀,你来这么些天了,也没去看你的弟弟。现在咱们去看看他吧。”沈母说着。沈心瑶心里,满是疑惑,但还是跟着沈母,他们一起来到南苑,这是一处很幽静的地方,环境很好。一件小房子里满是药味。她们推开房门,里面布置的很是温暖。只见雕花的小木床上一位男孩子安静的躺着,他双目紧闭脸上没有痛苦的痕迹。难道这就是沈母口中的沈心瑶的弟弟?沈心瑶心里暗自嘀咕。“你看他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变,依旧沉沉的睡着。”沈母坐到床边看着自己昏睡的儿子怜惜的抚摸着他的额头。“娘。”沈心瑶站在沈母的身后看着男孩,这是一张很清秀的脸庞,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不难看出他和沈心瑶有着相似的容貌。亲姐弟就是亲姐弟,来年长相都是如此相像。“心瑶,答应娘一定要找出那个凶手为你的弟弟报仇。”沈母哭着但目光里满是寒气,让沈心瑶不寒而栗。这就是母亲吧,为了自己的孩子竟可以变得凶狠起来。

原来沈心瑶不是沈家的独生女儿——沈家还有一个儿子,只是在很小的时候被人下了毒,终年昏迷不醒,对外则称已经死了。这么多年来沈家一直在寻找凶手可是一直都是无疾告终。沈家很是疑惑,沈心瑶的回来不仅给沈家带来了荣耀更多是希望。沈母抓着沈心瑶的手,乞求的看着她。“娘,我一定找到凶手给弟弟报仇。”沈心瑶坚定地说道。沈母感激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在沈心瑶的身上她看到了希望。

很快就是沈心瑶回宫的日子。这日清晨在沈家父母的陪同下沈心瑶一一拜别。黄昏在天空不停的拉长,沈心瑶看着泪流满面的沈家二老竟有些不忍离开,但是,她,没有选择。

夜幕降临。沈心瑶独自走在回宫的路上,回想着来到这里发生的事情,有的习惯是改不了的,就像在以前的那个世界里,沈心瑶是很爱回忆的她是一个很怀旧的人,没想到在这个陌生的古国她还是依旧怀旧依旧回忆。这也许是自己残留的唯一属于她自己的东西吧四周开始寂静下来,只有夜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风里夹杂着些许泥土的味道这是在现代城市很难嗅到的。

就在沈心瑶陶醉之时面具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径直向她冲过来。沈心瑶一看来者不善以为自己看错了,经过再三确认向她出招的就是救过自己很多次的面具男,难道羽王要杀她,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沈心瑶想着,身体从马背上轻轻跃起,白色的马仰天长嘶好像是在为沈心瑶打气。沈心瑶看着面具男,原来那个无数次出现在自己幻想里场景上演得竟是如此平静。沈心瑶微微眯起眼睛。一招一式中面具男出招看似狠但是并没有要夺沈心瑶性命的意思,看起来更像是在比武。

不知不觉中二人竟来到了郊外的树林。“你到底想干什么?”沈心瑶看着面具男。他对于她来说依旧是谜一样的人物。即使他救了她很多次但是她从没见过他的真实的样子。“不干什么就是想和你一较高下。”面具男淡然的说。“好淡定啊。”沈心瑶暗暗说道。“你说什么?”面具男好像听到了什么。“没什么。乐意奉陪!”沈心瑶很豪爽的说。其实从很久以前沈心瑶就想和面具男一较高下,她想知道这具身体的武功究竟到了何种境界,她早已看出面具男武功卓绝,在她看来,能够让先王托孤的对象,武功一定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所以,对于面具男的回答她很是满意。

只是两个人都没有料到,这一夜的比试竟是平分秋色。直到天将明时也没有分出胜负。而两个人的内力几乎耗尽,于是两人约定下次再比。他们相视而站,微笑着看着彼此,他们之间原来是不分胜负的。这让沈心瑶悬着的心略微轻松。平和的气氛被突兀而来的笛声打破。这笛声令人气血翻涌,可是他们已经无力反抗。就在他们痛苦不堪之时一个神态妖魅的紫衣男子从天而降,他诡异的笑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女,神情宁静。他看着面具男不屑的将目光移向了倒在他身边的沈心瑶。他依旧是鬼魅的微笑,勾着嘴角将沈心瑶拦腰抱起。萧寒羽惊讶的看着紫衣男子,他知道他就是冥音宫的宫主欧阳冥,一笛一琴,杀无人欲无形之中。今天他算是领教了。就这样欧阳冥抱着沈心瑶从萧寒羽的面前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萧寒羽平生第一次尝到被羞辱的滋味,奈何他此刻已不是欧阳冥的对手。萧寒羽忘不了欧阳冥临走之前轻蔑的目光。在临走时欧阳冥对萧寒羽报上自己的大名。

沈心瑶与萧寒羽一战,内力早已消耗殆尽,再被那暗藏内劲的笛声一扰,整个人就出于后昏迷状态。等到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身边躺着那个笑得妖魅无比的紫衣男子,堂而皇之的抱着她的腰,他的的鼻子快要与她的鼻子相触,沈心瑶又是一阵气血翻涌。她想坐起来,挣脱紫衣男子的怀抱,但是她只觉得浑身上下软绵绵的没有任何气力来抵抗着温暖的怀抱。她的目光从紫衣男子的身上移开,她环视着四周发现自己不在京城里,周围的一切东西是黑紫相间的颜色,散发着妖艳而鬼魅的光芒。她的脖颈缓缓移动着,而紫衣男子的手紧紧环抱着她的腰际,好像害怕她会逃跑一样。

紫衣男子睁开他鬼魅的眼睛,就这样他和沈心瑶的目光碰触在一起,沈心瑶平静的看着紫衣男子。紫衣男子微微一笑,沈心瑶的脸上开始有些微微泛红。紫衣男子侧身微压在沈心瑶的身上坏坏的看着她,一只手轻轻在她脸上来回滑动。“你要干什么?”沈心瑶惊恐的问。紫衣男子什么话都没说,渐渐地他的脸在向她靠近,沈心瑶惊讶的望着这张精致的面孔。只见他轻轻伏在她的耳边,他的气息在她的耳边环绕麻酥酥的,“你真是漂亮。”紫衣男子说完便翻身从床上落到地下,脚步很是轻盈。

“你到底是谁?”沈心瑶问道。这个男子她是知道的,不过她还是不太确定,眼前这位是不是面具男所说的冥音宫的欧阳冥。

“欧阳冥。”紫衣男子背对着沈心瑶说道。

“这里是哪儿?”沈心瑶看着周围神秘的一切,难道自己是在冥音宫?

“冥音宫。”紫衣男子又是简短的回答。不过,此刻她的目光在正视着她。

“我和你无冤无仇,今日之举又是何必?”

欧阳冥笑了笑。“因为你是萧寒羽的未来王妃。”这句话让沈心瑶幡然醒悟。

原来萧氏一族和欧阳氏一族积怨已久。在很多年以前欧阳氏在江湖上是叱咤风云的大家族,而萧氏家族是朝中势力最强大的一派,为了夺取王位,萧氏来拉拢欧阳氏希望能够联手取得江山,对于这一提议欧阳氏欣然接受。就在欧阳氏杀进皇城夺得王位的时候萧氏却在皇城外集结了大批的人马,在皇城内围剿了欧阳氏,从此冥音宫势力大减,再也无法与萧氏一族抗衡,而萧氏如愿以偿的登上了皇帝宝座。从此萧氏和欧阳氏水火不容。

后来欧阳冥的父亲重建了冥音宫,冥音宫在江湖上又一次成为大派,有东山再起的气势。而这时,萧国的老王上正值病危,王权落在羽王手里。羽王做事一向是雷厉风行,残酷之极。羽王萧寒羽发现冥音宫的势力逐渐在扩大。很有可能成为一大威胁。于是,在初夏的一天夜里,萧寒羽集结了大批的高手血洗了冥音宫。欧阳冥和他的妹妹欧阳采因为不在宫中而侥幸逃脱。欧阳冥发誓这辈子一定要手刃萧寒羽报仇。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之所以成为萧寒羽的未来王妃,不过是在危急时刻的一个权宜之计。”沈心瑶嗤笑着。

“这话怎讲?”欧阳冥疑惑。他实在找不出一个理由可以解释那个可以让沈心瑶成为萧寒羽未来王妃的危险情况究竟是危险到了哪种程度。

“欧阳冥,其实,我和萧寒羽有着结怨。我虽是萧寒羽的未来王妃,可是我很难见到萧寒羽。新王的登基大典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他。”沈心瑶目光变得深沉。“萧寒羽一向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沈心瑶将自己和萧寒羽之间的恩恩怨怨和盘托出。她当然不信以欧阳冥的实力,会查不出沈心瑶以前的事情。果然,在她说出她被萧寒羽利用后再杀死的事情后,欧阳冥的眼里闪过异样的光。

欧阳冥早已调查过沈心瑶之前的经历,但是他并不认为利用沈心瑶并对她出手的就是萧寒羽,不过他没打算向她解释,因为这样对他更有利。他要好好利用这个误会。“看来咱俩还是同路人。”欧阳冥脉脉的看着沈心瑶。沈心瑶发现了欧阳冥目光里的闪烁,她以为欧阳冥是在看着她,其实此刻的欧阳冥心里萌生了一个更大胆,他觉得更有趣的想法——夺人所爱。

“姐姐,你喜欢冥树吗?”欧阳采拉着沈心瑶的手,眼前的这位姐姐长得可是好生漂亮。欧阳采很喜欢看沈心瑶的脸,所以她和沈心瑶在一起时总是会仰起小脸。“喜欢。”沈心瑶回答道。冥树的花开得有些许的败落。“我们冥音宫会不会消失?”欧阳采稚嫩的声音传到沈心瑶的耳朵,她看着瓷娃娃一般的欧阳采眼神里的哀愁。“不会消失的,有姐姐和你哥哥在冥音宫就不会消失。”“姐姐,你会不会嫁给我哥哥,一直陪着他。”欧阳采盯着沈心瑶的眼睛问道。沈心瑶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回答。

此时,王宫里乱作一团。萧子墨因为不见了沈心瑶而大发雷霆。取消了婚礼。萧寒羽拿萧子墨没办法。慕滢云感觉受到奇耻大辱竟在房间里玩起自杀,若不是萧寒羽发现的早,估计一条年轻的生命就已经见阎王了。“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那日慕滢云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床边坐着一位英俊的男子。“萧寒羽。慕小姐这又是何苦。”萧寒羽看着躺在床上娇喘吁吁的慕滢云,心里暗自骂着萧子墨。“滢云,谢谢羽王的救命之恩。”慕滢云微微抬起身子,但是,由于身体虚弱却倒在萧寒羽的怀里。这位男子就是让萧国的女人们为之疯狂的男人,今日一见果然是不停凡响。慕滢云只感到自己的心跳的厉害。萧寒羽温柔的扶起慕滢云,看到她的小脸通红。顿时明白过来。“慕姑娘,还是好好休息。至于婚礼的事就交给本王。本王自会给你一个交代。”慕滢云看着萧寒羽应了一声,看着萧寒羽的背影,她倒是希望萧子墨取消婚礼。

沈心瑶不见了,这让萧子墨悲痛欲绝。他实在很接受这个事实。他派出大队的人马寻找沈心瑶但都是徒劳而归。萧寒羽对萧子墨隐瞒了沈心瑶的真实去处,他有十足的把握,欧阳冥是不会伤害沈心瑶的。而现在,和冥音宫对抗还不是时候。他必须要想明白欧阳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冥音宫的位置很隐蔽,所以,萧子墨是不会轻易找到的。

在冥音宫欧阳冥对沈心瑶是好生照顾,而欧阳采好像很喜欢沈心瑶。所以,沈心瑶每天过的都很开心。只是,不知道面具男怎么样了,不知不觉中她竟会无意识的想起他。这让沈心瑶很是郁闷。有些东西究竟是我们无法控制的。

在欧阳采的哭声里欧阳冥送着沈心瑶离开了。小孩子的感情终究是简单明了的。欧阳冥坚持要将沈心瑶送到京城。这让沈心瑶很是疑惑。欧阳冥拉住沈心瑶的手,他俯下了身体,在她的脸上印下一吻:本座爱上你了。

沈心瑶回到王宫,萧子墨大喜,抱着沈心瑶一阵乱吻,像个小孩子一样对于萧寒羽的警戒式的咳嗽置之不理。“心瑶,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真是让我好找。”萧子墨看着站在眼前的沈心瑶埋怨道。“心瑶让王上担心了。还请王上责罚。”沈心瑶说道。她当然知道萧子墨是不会责罚她的,而她也不过是为了堵一下别人的嘴才这样说的。

当沈心瑶知道为了自己萧子墨竟取消婚礼勃然大怒。萧子墨惊恐的看着沈心瑶,他不理解为什么自己取消婚礼会让沈心瑶如此省生气。慕滢云看着沈心瑶,不禁醋意大发。萧子墨为了她甘愿忍受百官的鄙视,羽王要娶她为妻。同为女人境况竟是这般不同。“慕姑娘可好些了?”沈心瑶问道。“蒙沈姑娘记挂,小女子已经好很多了。”慕滢云看着眼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柔柔的说。

沈心瑶回到王宫后一连几天都在思考羽王萧寒羽的事情,据说至今为止没有人见过萧寒羽的真实容貌,或者说见过他的人都死了。虽然,羽王在萧国是一个神话,不过沈心瑶有着这身体原来主人的记忆,就自然见过萧寒羽的真实面貌,所以它的下一步打算就是揪出萧寒羽。

“你好些了吗?”沈心瑶和面具男相遇在走廊里。面具男一身灰白色的衣服。对于沈心瑶的回来他没有表示出一丝愉快。“我很好。”沈心瑶以为面具男不会再和她说些什么了,转身就要走。“这么急着离开?”面具男幽幽的说。“没有。”沈心瑶有些喜出望外。面对面具男的询问,沈心瑶一一如实相告。在她看来,既然面具男是萧子墨无比信任的人,那么萧寒羽和欧阳之间的恩怨也该被面具男知道,毕竟萧子墨是萧家的人,而与欧阳冥有仇的是整个萧家。

“看来你这次还是收获不小。”面具男平静的说道。

同时,沈心瑶告诉面具男他的身边有“奸细”的事,她趁机观察他的表情,未觉异样。沈心瑶不得不承认经过上次交手以后,她对面具男有了一丝钦佩——或许是因为他眼神中的惊艳,或许是因为他有足以征服她的实力。

萧寒羽不知道沈心瑶和欧阳冥为什么会打到一起。只是觉得很奇怪,并且又不好的感觉又一次在他的心里产生。

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

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

  • 评分:5.0
  • 点击:7
  • 来源:麦子阅读
  • 作者:发芽的火柴

她穿越之后成为一个被丢弃的人,但她通过自己的能力一步步走上高位。

Copyright © 2010-2018 江湖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40248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