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发芽的火柴大结局免费试读_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第十五章:死神成了保姆和生理知识启蒙者

《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发芽的火柴大结局免费试读_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第十五章:死神成了保姆和生理知识启蒙者

发表时间:2018-10-10 09:13 作者:发芽的火柴

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男女主角是萧阑煜,沈心瑶的小说,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很好,要是被以前的人知道死神沈心瑶不仅免费当起了保姆,而且还负责起了青少年的性知识启蒙教育,应该会笑的满地打滚。沈心瑶满眼阴鸷地想着,指关节咔嚓咔嚓作响。...

温度在渐渐升高,气氛越来越压抑,某少年的视线也越来越炙热。

沈心瑶终于发现了萧子墨的微妙变化,立刻推开了身前的少年,转身朝水潭走去,丢下一句:“你在浅水边洗,我去泅水。”

“心……”萧子墨开口,却被自己暗哑的声音吓了一跳。

隐约也是明白了她的不高兴,他颇为委屈地慢慢朝浅水边走去。不过再度被那冷水一激,他奇迹般觉得体内的燥热平复下来,而且头脑也清醒了不少。

再一想到刚刚他居然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那对饱满的胸脯瞧,他就羞得恨不能以后都不要再见沈心瑶。再再转念一想,他又觉得不行,见不到她他会很难过的。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萧子墨完全忘记了何为寒冷,只是无意识地蹲在水中用手拍着水。

而另一边,沈心瑶已经从深水里浮了上来,而且用内力烘干了身上湿透的衣物,然后上岸找萧子墨去了。

虽然她也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正视萧子墨是个正常男人而不是孩子了,可当她一看见萧子墨傻乎乎的还坐在水里,连牙齿也在打颤的时候,立刻就把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抛到了脑后。

“萧子墨,你脑袋坏掉了是不是?叫你洗澡不是叫你坐在水里发呆!”沈心瑶很少这么生气,但大概因为萧子墨是她两世为人第一次真正关心的对象,她头一次沉下了脸。

在萧子墨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沈心瑶已经一把将他从水里提了起来,抱着他到更深一点的水潭处,不客气的开始上搓下揉。

萧子墨吓得只能抱住她的脖子紧紧贴在她身上不松手,因为他怕掉进水里淹死,这里好深哦……

但是发觉沈心瑶是在帮他洗澡之后,他登时脸红了。微微挣扎,他羞得快要哭了:“不要……”

沈心瑶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不要你个头!好像我侵犯你似的。要不是怕你自己洗又给洗得在水里发呆,你以为我喜欢当保姆啊?”

这是噬魂森林,不是游山玩水的地方。要是他在这里病倒,她还真没什么把握将他给弄出去,而且那样也完全违背了她要锻炼他的初衷。

“呜……”萧子墨的羞意,完全是从抵着沈心瑶的那处坚硬而来的。他很羞,因为竟然连她给他洗澡,他都会起这种可耻的反应,简直就是亵渎她的好心……

沈心瑶最后当然也发现了,但她刻意的漠视了,最后将洗得干干净净的萧子墨抱上了岸,闭眼用内力烘干了两人全身。

过了一会儿,沈心瑶和萧子墨各自坐在草地上,都没有开口说话。

萧子墨还在微微抽泣着,虽然并没有什么眼泪,可他就是又羞又怕。万一心瑶生气,觉得他心怀鬼胎,不理她了怎么办?

偏偏沈心瑶这会儿正在想着该怎么正确引导这个少年,于是也就没有先开口。而她的沉默更让萧子墨害怕了,直以为她是在考虑丢下他。

“心瑶,我错了……”萧子墨终于忍不住狠狠将自己砸进沈心瑶怀里,大哭出声:“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害怕……”

沈心瑶一愣,顿时也迫不得已抱住了他,心里又有些自责:这家伙完全就还没长大嘛,先前她去洗澡,他肯定以为她生气了,所以才在水里发呆那么久的。

“我……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为什么……”萧子墨眼里真的冒出了眼泪,小脸却是粉嘟嘟一片。

察觉到他虽然抱紧了她的人,却拼命的缩着下半身,沈心瑶顿时头痛不已。

半晌后,她扯开他的手,轻轻替他擦去眼泪,咳嗽一声后很正经地说道:“子墨,这是很正常的反应,以后子墨遇到其他女子,搂搂抱抱也会有这种反应的。子墨不用觉得羞耻,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知道吗?”

很好,要是被以前的人知道死神沈心瑶不仅免费当起了保姆,而且还负责起了青少年的性知识启蒙教育,应该会笑的满地打滚。沈心瑶满眼阴鸷地想着,指关节咔嚓咔嚓作响。

“耶?”萧子墨呆住了,晶莹的泪珠子还挂了两颗在粉嫩的脸颊上。

她说什么?这是正常反应吗?她不觉得他是冒犯她、对她心怀鬼胎吗?

偷偷瞄她一眼,他又想哭了:“你撒谎……你明明很生气……”

沈心瑶敛去眼底的阴鸷,无害的笑道:“我气我自己,不是气你。要不是刚刚我没跟你说清楚,你也不会在水里泡那么久了。”

微顿,她语气严厉了些:“子墨,你还记得我们现在是在噬魂森林吧?要是你病了,你觉得我们有可能活着回到皇宫么?”

萧子墨顿时不哭了,羞意和惧意都慢慢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愧疚。

是啊,要是他生病了,最累的不还是心瑶吗?

“对、对不起……”低头绞手指,他觉得很对不起她一路来的照顾。

很显然,萧子墨完全忘记了他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吃苦受累,正是因为面前这个叫沈心瑶的女子。

沈心瑶于是又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摸摸他的脸鼓励道:“知道错了就好,以后不要再犯了,大萧还等着新君登基呢。”

萧子墨微微一愣,突然间发觉——他对登基为帝似乎也没有那么反感了,最起码人人供着,有好吃的好喝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做皇帝……其实也没有原来想的那样不好……

很快地,十天过去了,而沈心瑶和萧子墨都瘦了几乎整整两圈。沈心瑶倒还精神,萧子墨却已经到了极致,每天唯一的念头就是——怎么还没有到皇宫。

沈心瑶很失望,因为她此行并没有找到那记忆中羊皮上所说的那株毒物。算算时间,再有四天她就要带着萧子墨离开噬魂森林了,而她决定等身体复原之后再来。

难怪原来的沈心瑶并没有长期在这里呆下去,原来那株不知在何处的毒物会散发一种淡香,整个噬魂森林都弥漫着这股淡香。这股淡香对人的身体没有什么害处,但却能够使武学高手在不知不觉中一点一点封闭奇经八脉,到最后一点抵抗都没有。

她估计,这次出去萧如玉若不帮她一把,她最少也要半年才能恢复功力。

但就在两人快要离开噬魂森林之时,饿极的萧子墨扯了一株不知名植物往嘴里塞,结果上吐下泻,使得沈心瑶担心不已。

幸好萧子墨没有大碍,只折腾了一天就恢复原样了,大概是将那些吃下去的东西都吐出来了的缘故。

出乎沈心瑶意料之外的是,当她顺着萧子墨所指的方向往那植物寻去时,竟看到了记忆中羊皮中所描述的那株毒物——血黑!它很小,却透着极诡异的光芒,淡黑淡黑的。

萧子墨所吃下去的那株植物,很显然是沾染了这血黑的毒气,所以才会上吐下泻。只是血黑对人并没有大的伤害,所以不至于丧命。

“这是什么?”萧子墨也尾随了来,但见到那闪着淡黑淡黑光芒的小植物时,不由得吃了一惊,伸手就去碰。

“不要碰!”沈心瑶立刻拍掉了萧子墨的手,声音凌厉无比。

这血黑生长在土里虽然对人没有大的伤害,却极有灵性。羊皮中记载:若是冒然去碰它,它必释放极强的毒香,使人产生幻象,最终癫疯而亡。

萧子墨顿时委屈的后退,大眼瞅着那血黑,心里却也明白那东西必然有古怪。

沈心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并没去理会萧子墨的委屈,只轻笑着说道:“子墨,你的登基大礼,我已经想好了。”

萧子墨微讶,却见她已经咬破了手腕上的肌肤,将手伸到了那株小小的古怪植物上方。他大惊,急忙抓住她的手:“心瑶,你做什么?!”

沈心瑶笑道:“别担心,这株毒物名‘血黑’,是要以血喂养才会化毒的。等它化了毒,这噬魂森林恐怕就不会存在了。”

“啊?噬魂森林不在了?”萧子墨呆呆的重复,却见沈心瑶已经坐了下来,好像也不忙着赶路了。

之后,任萧子墨怎么缠着询问,沈心瑶也神秘的不发一语。因为沈心瑶向来做事十拿九稳,在事情没有确定之前,她是不会夸下海口许诺他人的。对于羊皮上的秘密,她其实只信了八成,毕竟不是自己确认过的东西。

萧子墨无法,只能心疼的看着她一次次用血喂养那血黑,当然血黑也成了他今生最讨厌的植物。只不过到了晚上的时候,他的确有些惊讶的发现——血黑的淡黑光芒减退了,隐隐有些粉红色的光透了出来。

直至第二日清晨,血黑才完全褪去了那层淡黑淡黑的光芒,整株都透着粉红色的可爱之光。但是这个时候,沈心瑶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昏过去了。

“心瑶、心瑶!”萧子墨慌张的大喊,抱着沈心瑶害怕不已。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哭,就看见整个噬魂森林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张可爱的小嘴顿时张成了O字型……

萧子墨看到这片意恐怖和血腥著称的黑色森林渐渐有了阳光的影子。这就是这片森林原来的面貌么么。真的是世外桃源。萧子墨完全迷醉在周围的精致里。这时一个人影从他眼前闪过,那黑衣人抱起因失血过多而晕厥的沈心瑶。萧子墨这才回过神他看着戴着银色面具的萧寒羽再一次将嘴巴裹成椭圆型。他奇怪的是每一次心瑶有事得时候他的皇兄总会适时出现。“心瑶……心……”萧子墨坐在沈心瑶身边呼喊着的,他看着昏迷不醒的心瑶不禁哭了。

“大皇兄……你救救心瑶……我求你……你救救心瑶吧。”他抓着萧寒羽的手臂晃动着。萧寒羽从锦囊中取出一个黑色的小瓶子,将一粒黑色的药丸放进心瑶口中。这是多年前一位巫医送给萧国上代老皇帝的血丸。这种药丸绝世罕见,童子血加上生长在噬魂森林里血黑毒经过金炉煮沸再加上人骨粉,断灵草,尸虫等加以研磨制成。那位老巫医死后这种嗜血丸就失传了。“你给心瑶吃的什么,她会不会醒过来……”萧子墨擦着脸上的泪珠,紧张的看着萧寒羽,小脸紧绷着。

“现在我们必须尽快回到皇宫。”萧寒羽说道,他取下自己身上的披风盖在沈心瑶的单薄的身体上。他忘不她为他不惜进入窑子卖艺不卖身,她是沈家的大小姐,沈老爷的掌上明珠,于世间那些俗女子相比她太自我牺牲。只是现在他只想她睁开眼睛看看她用自己命换来的美丽的地方。

萧子墨看着萧寒羽满脸柔情,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大师兄呢。心里却有一种酸酸的味道。他拉着沈心瑶的手嘟着嘴。“大皇兄,心瑶会醒来么?”“会的,她一定会”萧寒羽怀抱着心瑶。怜惜的看着。萧子墨看着他瞬间温柔的大皇兄心里一惊。“大皇兄,我们赶紧回去吧。”萧子墨拉着萧寒羽的人衣服,萧寒羽轻轻抱起沈心瑶。渐渐噬魂森林被他们抛在身后。

沈心瑶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窟窿里,四周被封的死死的,她抬起手臂试图敲碎四周冰冷的冰墙,却感到自己浑身瘫软,没有丝毫气力。

“你醒了?”问她的是银面男。

“是你?这里是哪里?”

面具男看着弱弱的心瑶:“寒啸山庄。”

“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萧如玉。”沈心瑶挣扎坐起,她这才看清原来这个冰窟窿事棺材模样。四周冒着病了的寒气。“噬魂森林消失了,你可真是会办事,你以为你自己有多厉害。”面具男目光冷峻看着她。“我要回宫。”沈心瑶摇摇晃晃站起。这里是寒啸山庄,羽王的老巢,他若回来,她就只能安乐死。“你还没恢复……”不等面具男说完她已经站在地面上了。“我已经好很多了,谢谢你。”沈心瑶看着面具男说道。

回到皇宫,萧子墨焦急的表情逗乐了沈心瑶。很久很久没有被人如此在乎,她知道现在的萧子墨身边也是危机重重。新王即将登基,朝野也是一片混乱,各方势力明争暗斗。更有甚者试图起兵取而代之。萧寒羽加派高手不分昼夜的守在子墨身边,他是他的弟弟,萧国未来的皇帝为了他,他做什么都愿意。“心瑶,我不能在经常来这里了。答应我好好养伤。”萧子墨扑闪着水汪汪的人眼睛,和羽王有几分神似。

登基大典空前浩大,萧子墨穿着金线龙袍。羽王在其左煜王在其右,皆穿华丽锦衣。他们陪同皇帝缓缓走向那权利象征的龙椅。众臣膜拜,高呼万岁。羽王将皇帝手杖交于子墨随后跪倒地上,子墨慌乱的看着向他跪拜的他的高贵的大皇兄。“大皇兄!”“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羽王虔诚一拜,群臣呼应。

“慢!”不知哪里来的黑衣人高呼一声,一招龙虎掏心直奔新王,就在大家惊作一团时龙椅后飞出一招霹雳乾坤,女子轻盈的飘出,她倾国容貌,武功高强“沈心瑶!”有朝臣惊呼。众人皆仰头而视,只见两人已打作一团。沈心瑶阴柔至极黑衣人处处设防,论高低沈心瑶更胜一筹。沈心瑶一记铁沙掌印在黑衣人的心脏位置,一招毙命。众大臣将目光转向沈心瑶,新皇登基历来不容女子参加,她怎么会在这里。萧子墨看着混乱的场面“都给我安静。”一声就让众臣闭口跪倒在地。

“今天是朕的登基之日,而这位女子乃羽王未来王妃奉我旨意暗中护我。若是不服现在就站出来,朕定让你心服口服。”萧子墨表情严峻,年轻的脸上满是威严。萧寒羽和沈心瑶跪在地上哭笑不得。世间最经典的鸳鸯谱莫过于此。风云变幻,断桥崖上匆匆一面,自此你是我的神,我的乾坤。只是那断桥崖又名绝情崖,你一掌取我性命狠心将我扔入乱葬岗,而今我又成你的御赐王妃。只叹息命运何故。

“请王上收回成命,小女子一介平民不敢高攀。”沈心瑶跪在地上长发散落。“心瑶,我已是一国之君,这旨意又是当着众臣的面下的,朕无法收回。”萧子墨双目充满哀伤的看着沈心瑶。当初是为了救她才当众宣布这个令自己头疼的消息。他当然不想看到心瑶嫁于别人,作为一个皇帝不是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不是想得到什么就一定会得到,这是登基前一夜大皇兄告诉他的。现在的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至高点上,陌生的享受着一切陌生的景致。沈心瑶站起来,平静的离开了銮殿。羽王已经看到她了,他很快就会派人来杀她,并且不会让萧子墨也就是现在萧国的皇帝知道丝毫。

此时的羽王和近侍含玉站在寒啸山庄的楼门之上,夜色渐渐加浓。萧寒羽望着远处暗沉的天空冥想。他想到今天的沈心瑶看到他时惊慌的小脸,他想到萧子墨威慑天下的气质。很多很多,沧海桑田的转换。

冥宫中欧阳一袭黑袍站在冥树下,冥树的花开了,火焰似的一片赤诚的血红色。“哥哥,你看,冥树的花开了,好漂亮啊。”一位身穿白色裙衫的小姑娘拉着他的手说道。这个小女孩就是冥宫郡主欧阳采。

“采儿,喜欢冥树吗?”欧阳若有所思的说。自从萧国先皇驾崩羽王摄政,江湖上便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冥宫是江湖上残存的唯一一个实力较大的门派,羽王萧寒羽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虽然冥宫高手如云,可是那羽王手下也是不容小觑。“哥哥你怎么了?”欧阳采仰起粉嘟嘟的小脸看着肃穆而立的欧阳,这个年轻的男子是她的哥哥,也是她唯一的一个亲人了。而她的爷爷,阿爹还有她的娘都被一个萧寒羽的手下杀掉了。

“采儿,你害怕吗?”“有哥哥在采儿什么都不怕。”欧阳采虽然只有几岁但是天资聪颖过人,小小年纪就已经身怀绝技,是冥宫中除欧阳以外武功最高的一位。有一天她一定会亲手杀了那个叫萧寒羽的男人为自己家人报仇。

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

捣蛋王妃:冷面王爷也认栽

  • 评分:5.0
  • 点击:7
  • 来源:麦子阅读
  • 作者:发芽的火柴

她穿越之后成为一个被丢弃的人,但她通过自己的能力一步步走上高位。

Copyright © 2010-2018 江湖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40248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