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男女主人公是张浪,文定娘的小说

男女主人公是张浪,文定娘的小说

发表时间:2018-10-10 09:13 作者:云峰

男女主人公是张浪,文定娘的小说,铁血长歌文章故事写的跌宕起伏、精彩绝伦,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作品,实力推荐。当年铁拳门创派先祖定下规矩的时候,这一条规矩就排在首位,凌驾于任何门规之上。一直以来,这是铁拳门不变的铁血原则。...

司马行空冷笑:“这飞卢马前些日子被人所盗,但是老马识途,这匹马依旧回到了我的身边,可见此马对我忠贞不二,除了我的命令之外,它谁的话也不会听的。”

显然,司马行空并不知道,他的飞卢马早已经被张浪驯服。

张浪微微一笑:“那么我们不妨打一个赌,我赌我的迷魂拳能够让他听从我的命令。”

司马行空大笑,放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哈……迷魂拳?你们铁拳门下哪有这种功夫?”

张浪嬉笑道:“这套拳法本本少爷自学成才,今天我就施展给你看一看。”

说完,张浪一拳击向飞卢马的马腿,司马行空想要出手阻拦,却被诸葛龙挡住。

张浪来到飞卢马身边,摸着飞卢马的马毛,轻轻道:“飞卢飞卢,快带着我们走。”

说话之间,张浪一下子跃上了飞卢马的马背,飞卢马显得很安静,没有半点拒绝的样子,甚至还带着一分兴奋。

司马行空傻眼了,他没有想到飞卢马会背叛自己。

“飞卢,甩掉他!”司马行空忽然之间怒喊。

可是没有用,飞卢马已然奔腾起来,狂奔起来的那一瞬之间,张浪扔出一条绳索,扣住了诸葛龙的手臂。

“快上马!”张浪大声道。

诸葛龙会其意,大喝一声,也飞到了飞卢马的背上,与张浪一起扬长而去。

飞卢马作为名马,即使两个人强壮的男子都坐在上面也没问题,依旧奔跑如飞,气力不减。

诸葛龙忽然问道:“这飞卢马明明已经被你驯服,你为什么要骗司马行空?”

张浪慢悠悠道:“这匹马很有灵性,我本想当成我的坐骑,但是我不放心,因为我怕这匹马会泄露咱们总部的行踪,所以按理来讲我想杀了这匹飞卢马,但是这样一批千里无一的名马,若是杀掉实在是太可惜,因此我打算让他回到他原来主人的身边,可是司马行空若知道这匹马已经被咱们驯服,那么飞卢马绝对活不了的。”

没有一个人可以忍受自己最喜爱的人或者马背叛自己,一个人对某一样东西有多么的喜爱,那么当这件东西背叛他的时候,他就有着多强烈的恨。

这本就是人性,司马行空也是人。

诸葛龙明白了张浪的意思:“司马行空对这匹马实在是不错,若知道被你驯服,背叛了他,那么这匹马必死无疑,可是你说这匹马中了你的迷魂拳,如此一来,司马行空就会以为真的是你的迷魂拳在作怪,这样就减少了对飞卢马的怒气。”

张浪道:“不错,不管怎么说,咱们是借助这匹马才脱困的,所以我实在是不忍心让这匹马死掉。”

一路狂奔之后,两个人已经脱离了幽月宫所能掌控的范围,便下马。

张浪拍打着飞卢马的马背,轻轻道:“飞卢飞卢,还是回到你原来主人的身边吧,去。”

飞卢吗纵蹄狂奔,奔行一阵之后,竟然回过头来深深的看了张浪一眼,似乎很是不舍。

张浪见状,再一次说道:“回去吧,去吧。”

飞卢马这才消失在张浪的眼前。

司马行空正自懊悔着,忽然之间星月双剑和萧秋雨双双搜索到这里,见到司马行空懊恼的神色,萧秋雨道:“司马兄,看你脸色不佳,难道让那两个小子逃脱了?”

司马行空有苦说不出,何止让那两个人逃掉啊,自己还无端的损失了一匹好马。

星月双剑之中的司徒星忽然说道:“行空,若是那匹马回来,立刻杀掉!”

司马行空一怔,愣愣的问道:“为什么?”

司徒星眯着双眼,闪过一丝寒光:“就在此之前,我们追杀那两个人,这飞卢马却忽然跑来,帮助那两个小子脱困。”

“这……这怎么可能?”司马行空显然不信。

龚南月道:“行空孩儿,难道我们两个老家伙好端端的会骗你不成,萧宫主也可以作证。”

萧秋雨点头道:“不错,当时也是我亲眼所见,做不了假的。”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马鸣之声响起,飞卢马竟然回来了,只不过飞卢马看向司马行空的目光已然很是陌生。

只有不把他当成自己的主人,才会有这种眼神看着。

司马行空心中一股浓浓的怒火在心底燃烧,情到浓处转情薄,司马行空扬起长刀,一刀将飞卢马的马头砍下。

马头鲜血淋漓的落到了地面之上,众人一阵的吃惊。

张浪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到头来还是害了这匹飞卢马。

渐进临安城外,张浪与诸葛龙穿过几条僻静的小巷,最终在一处简陋的民房里面停留下来。

这里,就是铁拳门在临安城的临时落脚点。

张浪和诸葛龙低着头走了进去,漆黑的屋子内,见不到半点阳光,只有一点微弱的烛火忽明忽暗。

就在这小屋子里面,竟然隐藏着七十多名铁拳门下的好手。

诸葛武侯铁青着脸,面对着屋子里面的一处铜像,诸葛易站立在一旁,脸上也闪现出一丝淡淡的担忧。

张浪和诸葛龙进来之后,许久,诸葛武侯才开始说话:“你们两个回来的晚了。”

张浪抢先道:“弟子无能,险些命丧敌手,求师傅责罚。”说话之间,张浪跪了下来。

诸葛武侯缓缓的转过了身,瞪着张浪:“你想承担责任,是吗?”

诸葛龙再也忍耐不住,大声道:“师傅,这一切与张浪无关,拖后腿的是我,是我没有听从师叔的教诲,与萧秋雨战斗,要责罚就请责罚我一个,张浪是为了我才没有按时完成行动计划。”

诸葛武侯冷哼了一声:“我自然知道事情是因你而起,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我们的每一次行动,所代表的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更是关系到整个铁拳门的生死安危!铁拳门要想光复荣耀,必须要令出如山,不得有违,如今你不听从诸葛易的命令,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众人有些求情,但是注视到诸葛武侯的脸色,俱都不敢出声。

顿了一顿,诸葛武侯道:“重打诸葛龙三十大板,然后逐出铁拳门!”

诸葛武侯此言一出,满座皆惊,诸葛易也万万没有想到诸葛武侯竟然如此的绝情,当下求情道:“门主师兄,三十大板可以打,但是万万不可将龙儿逐出师门啊。”

诸葛天也道:“是啊,门主师兄,龙儿作为大哥唯一的儿子,万万不可逐出师门啊!”

诸葛武侯紧紧的闭上了双眼,脸上的悲戚之色一闪即逝,尽量的平复着内心的激动,说道:“大哥只有这一个儿子,我没有儿子,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儿子,可是法不容情,规矩不可废,否则何以服众?”

诸葛龙望着诸葛武侯,这铁骨铮铮的男儿眼角竟然有泪水闪动,跪在地上,嘶声道:“师傅,你可以……可以多打我一百大板,多重都可以,但是……但是千万不要将我逐出师门,我诸葛龙生是铁拳门的男儿,死也要做铁拳门的鬼,求师傅……”

诸葛武侯打断了诸葛龙的话语:“你不必说了,我心意已决。”

张浪也万万没有想到师傅会将诸葛龙逐出师门,担心之下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跪地道:“师傅,你就再给龙师弟一次机会吧,弟子求求师傅您了。”

江帆,杜月红等等弟子跪拜下来,意愿竟然出奇的一致。

诸葛武侯长叹了一声,缓缓道:“诸葛龙,看在众人俱都为你求情的份上,可以不讲你逐出师门,但是三十大板还是要打的。”

说完话,诸葛武侯看了张浪一眼:“此番行动,虽然重创幽月宫,但是两名最优秀的弟子险些命丧敌手,这一点张浪作为统帅难辞其咎,因此张浪负责行刑,打诸葛龙三十大板。”

张浪默默的结果大板,对着诸葛龙低声道:“龙师弟,得罪了。”

诸葛龙面上露出感激之色,朗声道:“张师兄,尽管用力打我就是,千万不要留情,我挺得住。”

铁拳门下执法如山,做不了假,张浪只得用力的拍打。

诸葛龙精赤着上身,躺在地上,板子打在诸葛龙身上,打的皮开肉绽,诸葛龙竟然没有喊叫出一声痛。

铁拳门下的弟子,就放佛真的是铁打的一般。

三十大板下来,诸葛龙后背已经鲜血淋漓,已经无法站起来,在杜月红和张浪的共同搀扶之下,这才勉强站起来。

诸葛龙昏倒之前对诸葛武侯道:“多谢……多谢师父……”

说完这句话,诸葛龙昏厥了过去。

将已经昏迷的诸葛龙抬走之后,诸葛武侯道:“除了张浪之外,你们全都退下,我有几句话想要和张浪单独说一说。”

众人领命,告退,房间里面只剩下诸葛武侯和张浪两个人了。

诸葛武侯看着张浪,叹息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铁拳门内,只有你才能做到忍辱负重,宠辱不惊。”

张浪一惊,想不明白为何师傅对自己说这些话,难道是要有什么十分艰巨的任务需要自己完成吗?

一直以来,诸葛武侯对待弟子十分严厉,很少和颜悦色的说话,这些年来诸葛武侯的性格也渐渐的变得和诸葛星君差不多。

此番诸葛武侯如此和颜悦色的和自己说话,张浪一时之间反倒不太适应。

诸葛武侯目光遥望着远方,忽然问道:“浪儿,你可知道,我们铁拳门最大的责任是什么?”

“保卫大宋,扬我大汉国威。”张浪想也不想就回答道。

诸葛武侯点了点头:“在四喜联盟没有背叛我们铁拳门之前,我们铁拳门一直都在做着保家卫国的事情。如今九月,秋高气爽,蒙古人草肥马壮,正是南侵的最佳时机,蒙古鞑子的四皇子忽必烈之残暴,比之当年的成吉思汗有过之无不及,大宋江山岌岌可危。”

张浪心中一惊,隐隐的似乎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颤声道:“难道……难道师父你想打算暂且放弃与四喜联盟之间的恩怨?”

诸葛武侯沉重的点了点头:“没错,此番咱们入主中原,击败四喜联盟那是早晚的事情,我思来想去,门派兴旺荣辱是小,国家兴亡才是头等大事。”

张浪道:“师父,我明白。”

张浪的确明白,铁拳门门规的第一条,那就是守卫汉族疆土,保卫大宋江山。

当年铁拳门创派先祖定下规矩的时候,这一条规矩就排在首位,凌驾于任何门规之上。一直以来,这是铁拳门不变的铁血原则。

只是近年以来,铁拳门一直被仇恨蒙蔽,才会忽略了这一条门规。

如今,蒙古兵马兵强马壮,势如破竹,大宋守将节节败退,千里土地尽丧于蒙古鞑子之手,蒙古人所经之处,屠城杀民,更是激起了大宋民众的怒火。

诸葛武侯道:“想我大宋江山,重文轻武,多少热血男儿有心征战沙场而不得入,实在是可惜,可惜……”

此刻,四喜联盟几位重要人物已经聚集在了一起。

赵江河道:“此番铁拳门来势汹汹,现在合咱们四家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对付现如今的铁拳门。”

萧秋雨深感赞同:“没错,昨天夜里我们幽月宫受到铁拳门二十余名弟子的重创,精英弟子损伤大半,就连我也险些败给铁拳门的一位弟子,现在的铁拳门实在是太可怕,后起之秀实在太多。”

司马行空表示赞同:“没错,至少铁拳门内那个张浪和诸葛龙已经足以让我们头疼了。”

赵江河道:“先前咱们四家之所以能灭铁拳门,完全是因为突袭的手,他们没有半点防范,现在他们在暗处,咱们在明处,再加上力量悬殊,咱们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郭迪江喝下一杯酒,淡淡道:“小弟我倒是有一条计策,可以兵不血刃的削弱铁拳门的力量。”

众人俱都来了兴趣,萧秋雨更是迫不及待的问道:“郭老弟快快说出来。”

郭迪江道:“你们可还记得铁拳门的第一条门规?”

众人都笑了,这四喜联盟昔年也是铁拳门的人,自然清楚铁拳门的门规。

赵江河大笑道:“那门规我自然是记得,第一条就是:凡我铁拳门下,须当保家卫国,守大宋之土地,万事皆以民族大义为先。”

星月双剑皱眉道:“这与对抗铁拳门有什么关系?”

郭迪江神秘的一笑:“诸位有所不知吧,如今蒙古人兵强马壮,正在襄阳一带附近囤积粮草,蠢蠢欲动,早晚有入侵中原的意思,铁拳门一向自视甚高,若是假蒙古人之手除掉铁拳门,何乐而不为呢?”

赵江河拍案而起,怒道:“郭迪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协助蒙古鞑子占领我们大宋汉人的江山不成?”

郭迪江脸上依旧挂着笑,举起一杯酒:“赵老哥消消气嘛,何必动怒呢?蒙古人相比汉人,又有什么不好的?当今宋朝天子暗弱无能,蒙古皇帝忽必烈更是雄才伟略,志在八荒。”

赵江河指着郭迪江的脸破口大骂:“我等与铁拳门个人恩怨是小,国家民族大义才是头等大事,老夫我虽然是一个粗人,却晓得忠义廉耻这四个字,我绝不会让蒙古人踏足宋土一步。”

司马行空也是脸色阴沉:“郭迪江,你什么意思?男子汉大丈夫,有仇能报则报,不能报那就忍,依靠外族的力量,又算得了什么本事?”

萧秋雨默不作声,许久想起一件事情,忽然道:“诸位可还记得当日咱们四个大战诸葛星君时候,那个忽然之间冒出来的蒙古人吗?”

众人俱都记得那个人,只不过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而已,此刻经过萧秋雨提起,众人纷纷皱起了眉头。

郭迪江站起身来:“你们想知道吗?我可以告诉你们,其实那个人就是当今的蒙古可汗,忽必烈。”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那个人武功高强的蒙古人竟然是忽必烈!

紧接着,众人脸色煞白起来,郭迪江如此一说,那么自然说明郭迪江与蒙古人有着勾结。

赵江河脾气最为暴躁,怒不可遏,怒指郭迪江:“好啊,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挑拨的,你竟然与蒙古人有所勾结,我……我饶不了你!”

铁血长歌

铁血长歌

  • 评分:5.0
  • 点击:4
  • 来源:麦子阅读
  • 作者:云峰

《铁血长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值得一看

Copyright © 2010-2018 江湖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40248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