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长情

长情

长情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10 15:41

评语:《长情》人物描写也很不错,主要角色不是太多,但每个人都有鲜明的特点和很多惹人爱的地方,各种感情的描写也很细腻动人

《长情》作者是花绕迟,男女主角是皇上,林欣的小说,长情讲述了:觥筹交错,歌舞升平的皇宫大殿之上却波涛暗涌,大殿之上各人怀着各人的心思。今日,皇上宴请的可是他国使臣,而不知为何,使臣却仿佛是故意找茬一样,问起了连皇上和许多大臣都不知道的历史……

精彩章节

林欣连忙回头,看他的神没有异常,这才笑着道:“原来是李大哥,我看这里面的风景好,想要看看呢。你看这里多美呀。”那人看她面上的表现没有异常,这才放心下来不是跳下去就好,他怕她想不开呢,听她说风景好,他是没什么感觉了,他从小看到大,什么好看的也会没感觉了。

“大哥正找你呢,一起走吧。”姓李的说着,看了远处的鹰一眼,没有多想。林欣跳了下去,又回头看了眼自己鹰,心里面很是得意,跟着那人到了厅里面,就看见天魂一脸的沉重的表情,当下好奇道:“大哥这样子是怎么回事,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们这些武林人,就爱打打杀杀的,今天去这打明天去那打,都想要争个高下,她虽然不喜欢,但是还是能理解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忆啊。

天魂看了眼她,笑着道:“这次我们要去和一个门派的对绝,你也学了这么久了,要去练练手了。”

林欣一僵,是要她去杀人?她能不能不去啊,看别人杀人和自己杀人,是完全的两码事啊。天魂看她这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些干什么,只是摇了摇头道:“你不杀别人,别人却是要杀你的,你得明白。”她的太多的善良,有时候未必是好事,在江湖上善良是没用的,拳头才是硬道理。

“好吧,我跟着你去。”林欣有些无奈的想着,看来自己要逼着去杀人了,这样也好,就是在宫里面,也可能会遇见这些,让自己的心冷硬一些,才更坚强一些,她确实是同情心太多了些,不然下次别人要她的命还下不了手,到时死的怎么都不知道。为了自保,这些都是迫不得已了。

天魂看她这样子,终于笑了起来,一群人就这样的下了山去,这是她头一次下山,心情却是不同的,心是兴奋,自己的武功平时都是和朋友一起对打,他们当然不会用尽全力的,她也就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实力,在战场上,她就完全不用留情了,她要看看,自己进步到了什么地步了。

一群人到了苍山,山上已经降集了好多的武林人上,个个都握着大刀,在阳光下闪着冷冷的刀光,看得她心里面有些兴奋,这一次她再也不会害怕的躲在一边了,这样的感觉很好,感觉自己很是强大,果然是艺高人胆大的,以前看见这样的刀光剑影的画面只会害怕,而现在是兴奋了。

天魂转头对着她道:“一会,你就去杀了那个黑衣道人,他是本帮的头号大敌,杀了我帮不少的兄弟。”林欣点占头,看着那个黑衣道人,看着就是武功很好的样子,额头上的青筋都骨了起来,双眼冒着冷酷的精光,不像是个修行者,倒像是个屠夫似的,让他心里面一下子就反感了。想着一在自己也算是组织里面的一员了,自然是要帮着自己人的。所以林欣没有一点的害怕。冲着那黑衣人挑衅的看了一眼。那人哼了一场,完全没有将她看在眼里面。

两方终于开始,林欣有些兴奋,拿着剑就冲了出去,天魂在一边看着,想要看看她有多厉害,说不定今天就是她扬名天下的机会了。想着这是她调教出来的,他心里面就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涌起来。

那黑衣人看她来势凶凶的样子,只是笑了一声,一个女人来敢来和他叫板,只是他很快就变了脸色,这个女人的汪容小视,他们在台上斗了几百招,竟是不分高下,只是那林欣虽是武功不错,兵器却是不行,手中的剑被对方的宝剑削成了一两半,林欣楞了下,看着下台下面起哄的男人们,一脸鄙视的眼神,让她很是不悦,大怒的道:“仗着宝剑算什么英雄,心中藏剑,便无处不是剑!”她说完,看见了那空气中飘着的雾气,笑了场,双手在空中划着弧线,一股强大的内气,将那雾气化成了剑的样子,看得下面的人都变了脸色,这样的境地,就是剑神林无敌也没有这样的厉害,这个女人是怎么办到的。

天魂看得也是变了脸色,这个人的进步已经是骇人的了,武林里面的人最厉害也不过是飞花伤人,而她是化雾为剑,使无形成有形,需要强大的内气,才有杀伤力,林欣自己也是吃了一惊,没有想到自己的内气如此的强大,手中雾气化成的剑,哧的一场刺进了那黑衣道人的胸前,林欣一笑,双手的力深了些,那雾剑完全的没入了那黑衣人的肉里面,黑老道吐了一口血,一脸的不甘和不可相信的表情,就那样的倒了下去。

林欣收了手,剑也消失的无影,下面的人看得呆了,她跳了下去,下面的人都退了几步,组织里面的人最先反映了过来,冲上去,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抛向了空中,大喝道:‘“林军师天下无敌,天下无敌。”一说,那些人都大叫了起来,所有人都合场应着,看得一群的正道氏都变了脸色,这样的妖女,让她活下去,就是对他们的威胁,当下有个武当派的人大场道:“这妖女使的是妖术,我们不能让她离开,杀了她。”

林欣也变了脸色,这些个男人也真是输不起,打输了就说她是妖女,她看着一群愤怒的武林人。嵩山派的掌门也是大喝道:“没错,这样的黑道中人,留了下业,必是祸害,今天谁也不能离开,杀了她,杀了她。”今天她的一手,吓到了所有人了,虽然看她使的有些青涩,但是威务太可怕了。

“好一群无耻的人。”天魂哼了场,挡在了她的面前,笑道:“可不能让这些人伤害了你去。”林欣很是感动,但是现在她很有信心,刚刚用的不熟悉,但是多用几次的话,会更厉害的,难怪这些人怕了。那一群人看着这样子,都疯了一样的杀了上来,林欣冷笑一场,她杀一个人也是杀,杀一群人也是杀,这些人如此的不讲理,她也就不留情了,当下一把推开天魂,双臂在空中聚吸天地内息,皆化为自己所用,顿时间,天地变色,连那云雾和树叶纷纷成了手中的武器,云层化为了无数的白色的剑,朝着一群武林人刺去,她还是留情的了,没有伤他们的性命,只是那无数的剑穿过了他们的琵琶骨,一群人顿时惨叫了起来,嘴里面着妖女狠毒。

林欣收了手,看着一地的人,冷笑了一场,上前看着那掌门道:“本姑娘只是断了你们的琵琶骨,还让你活下去,可比不上你们的无赖行为。”他们没了琵琶骨,以前就不能再练武了,这是对武林人的最好的惩罚。天魂也不屑去踩这些人一脚了,只是冷笑了一声,哼了场,让所有人回山里面去,从此,她的名字将会成为传奇。

一群人下了山,都是很激动的样子,这样子下去,他们再也不会来欺负他们了,他们的势力又壮大了,今天的一战,将会在天下扬名。天魂很是开心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阿欣,你今天做的很好,这样子没有人胆质疑我们帮里面了,只要你愿意,这老大的位置你来做也可以。”

武林里面一向是以武服人的,谁的武功高就是老大所以他输得心服。林欣看着他,心里面很是佩服,这个人比那个什么正道的人要心胸开多了,没有嫉妒她也没有恨她,她看过不少的武侠电视,要是这样的超过别人,别人都会恨撯着她的,天魂却没有,让她心里面很是欣赏,这个人的胸襟,难怪会做大了盛天组织。当下抱着拳道:“我武功虽是厉害,却是没有领导能力的,所以我愿意一直当大哥的军师,对老大没有兴趣的。”

天魂很是感动,这个人不但厉害,还谦虚,而不是那种虚伪的脱说,而是真的让人不会觉得她在故意这样做,其它的组织里面的人听了也更加的喜欢她了,这个人不是个忘恩负义的,要是真的抢了老大的位置,他们只会鄙视她的。

“今天真是痛快,我们回去,好好的庆贺一番。”天魂说着,脸上都是笑意,看着也没有那么的狰感了,林欣为自己以前的肤浅而羞愧,这个人其实真的是个好人。几人上了马,回到了山上去。

刘月这晚上正在看着书,就听见了一阵古怪的声音,吓了她一跳,跳了起来,下了床,看见了那窗子口上站着一个黑呼呼的东西,刘月心里面有些害怕,举着灯上前,一看是一只黑鹰,那鹰看着好咕咕了一场,脚上绑着一个纸条,它飞了几天,才飞到了这里,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这个气味。

刘月也看见了它脚上的纸条,楞了下,心里面冒起了一个想法来,心里一跳,立刻上前,把它脚上的信折了下来,看见了熟悉的字体时,她差点哭了起来,心里面狂喜着,原来主子没死,也没有事,现在还很好。刘月把自己现在宫里面的情况都写了上去,再绑在了鹰的脚上,对着鹰扔了一块牛肉,笑着道:“小黑,去送去,告诉她,我很好。”

小黑这名字让鹰有些不满,瞪了她一眼,又飞起离了去。刘月一脸的激动,想着要不要立刻去告诉皇上的好,不行,主子说了,这事儿可能和皇后有关,她要是告诉了皇上,要是皇后知道了怎么办,会不会半路又去杀主子了,刘月按着心里面的激动,强行的冷静了下来,刘月下了决定,还是要等着主子自己回来,让皇帝一个惊喜,就让皇后先崩达着吧,总有一天她会后悔的。

几天后,林欣终于收到了鹰的回信,她给了鹰好多的吃的,摸着它的头产笑道:“辛苦你了,好好的休息吧。”说着打开了信,一看,里面的刘月写着好想她,又写着如今皇后一掌后宫,很是嚣张,而且她在皇上的面前说了一些话,让皇帝以为她是自己离开的,皇帝还里非常的伤心,所有的一切,让林欣看着愤怒异常,狠狠的一掌拍在桌上,桌子登时碎了;:“皇后,你这样的卑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瞧吧。”她纸条烧了,又写了一张,最后绑在了鹰的腿上,鹰已经吃饱了,很是满足。

“鹰儿,你要辛苦一些了,以后我就天天给你肉吃,好不好。”林欣在它的头上亲了下,鹰顿时一脸的精神的样子,在桌上跳了起来,让她有些好笑,拍了拍它道:“去吧。”那鹰得了她的美人吻,很是激动的飞了出去,林欣笑着摸了摸脸,难道自己的脸对男人不止有用,对着小动物也有用。

想着又握着拳,心里面恨恨的道:“这一次,我会好好的计划,让她看看本姑娘的厉害,让她再来害我。”她并不想与人为敌,但是如果对方一直来找自己的麻烦,那么她也不会手软的。

林欣帮里面的地位越来越高,也没有人对她不满,林欣想着,自己一个人再怎么厉害,也始终是一个人,最好是让天魂帮着自己去对付那个皇后,这样的胙算要大得多,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她要让他们心里面所有人都对着自己听话才行,也不能让天魂的心里面不痛快。这天天魂又带着她出去办事,是到了一个山头上,一群人正在对峙着,远远的看见了一个绿衫的女人,那些人都大变了脸色,如今江湖上那天的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都知道有那么一个绿衫的女人好厉害。

“阿欣,这次是春沙帮抢了咱们的货,我们要让他们受些惩罚才行。”天魂说着,脸上有些冷酷,他们帮里面不但做杀人的生气意,也做真正的生意,反正什么有钱就做些什么,只是暗中总是被这些个卑鄙的家伙用些下流手段,让他们的货出不去。

“大哥你放心,我一定要让他们以后看见了我们的旗饶得远远的。”林欣心里面很是得意,现在她已经成了帮里面不可或缺的人了,要不是吞不下那口气,那真的愿意一直的在这里面了,只是她要去找皇后报仇。害她的事情,她可是一直的记在心里面的,等了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就要去要了她的老命。“大哥,你看见没有,那个绿衣服的女人听说是好厉害的,我们还是快跑吧。”有个瘦脸的男人说着,心里面有些害怕,那些个武林高手都怕的人,他们们怎么能对着干,还是放聪明一些的好吧。

那人一巴掌甩了过去,哼了场道:“没用的东西,一个女人就把你吓成了这样,毛了老子的脸了,你看着,老子上去,把她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还让她晚上去给老子暖床去。”那男人看着她长得漂亮,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在她脸上转着,看得她心里面只想吐,恶心的东西,也敢打我的主意,看老娘不打得你满地找年牙才怪。

那男人吊而浪当的上来,近看一下,这女人真是漂亮,不像自己家里面的婆娘那样的粗糙,一看就是个家世极好的,让他色心大起,就要伸手去摸她的脸,林欣脸色一变,退后一步闪开,手中空中啪地一场,凌空打了他一巴掌,那人被人打了,还找不一到人,左看右看,最后看见她脸上的笑,大怒:“臭**,你敢打老子,老子杀了你。”

说着一把从腰间拨出一把刀来,冲了上来,林欣都懒得和他动手了。一挥袖,那个男人就摔倒在了地上,她飞身跳了上去,也不知怎么弄的,那人的刀子就飞到了她的手里面,她一揿裙摆,一脚踩在了那人的肚子上,看着他,笑眯眯的道::‘“怎么,你不是对本姑姑娘很有兴趣吗,本姑娘就陪你玩玩。”。

那男人脸色都青了,只是哭着道:“女侠饶命,女侠饶命,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啊,你不要和我一般的见识啊。”林欣冷笑了一声,放过他,不是要让他又去欺负别的女人,要不是她会了一些武功,这人不是要欺负了她,她生平最恨的就是这样的男人,她眼睛一眯,看着他道:“下一次,再欺负女人,本姑娘就要了你的命。!”说着手上的刀一挥,刀子朝着那人的下身落去,那男人的下身一片的血污,杀猪一样的惨叫了起来,一边的工作的男人都闻场看了过来,那个喜欢欺负别人的男人,现在落一了这样的下场,都没有人去同情他。

“还有,记着,我们盛天帮的东西,你要是要再敢在暗地里面做些什么手段,本姑娘可就要的不是这里了。”她鄙夷的看了一眼,收回了脚,很威风的转身而去,那男人捂着下身在惨叫着,看着她离开的样子,心里面害怕又愤怒,她的身法快的让人看不清怎么使的,太可怕了,这次的江湖传闻,总算是真了一次,让他不敢再造次了。

天魂在河里面的船上等着她,林欣跳上了船,脸上带着笑着道:“不知道我解决的怎么样,大哥可满意?”她知道自己的手法血腥了一些,但她就是愤怒无比,这些个男人看不起女人,想要调戏就要调戏,她要让他们知道,女人也不是好欺负的。天魂看着她的笑,觉得有些发寒,这个女人狠起来可一点不比男人差,自己以前真是看走眼了,笑着道:“以前还担心,现在看来,完全不用担心了,你做的很好。”

林欣看了一眼几个兄弟,看他们都是有些害怕的眼神看着自己,笑了笑,这些男人,真是胆小的很,她又不是疯子,就算是手段厉害了些,你不来惹我难道我会去伤害你不成,真是打击人,明明以前个个都痴迷的目光啊。林欣相了想,觉得自己的时机已经成熟了。想了下就开口说着道,“大哥,我想了许久,你也知道,我是宫里面出来的人,而皇后,次次的对我不利,要不是大哥上次留下了我的命,我已经死了,但是别人欺负了我,我不能不还还回来,只是皇后的势力太大,我一个人,怕是对付不了她的,所以我想要请大哥帮忙,不知道大哥愿意不愿意。”

天魂楞了一下,有些失望的道:“你是要离开,回到宫里面吗。”他们正需要她这样的人才啊,林欣笑着道:“我现在的轻功,要来找你们是随时的,而且我也不喜欢宫里面的生活,只是那里面有我牵挂的着人,所以才想要去的,但是你放心,我还是盛天里面的军师,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而且我也可以改变皇帝的想法,让他不会再为难你们了。”

天魂楞了下,他还没有想一这个,只是不想要她离开,但是强行留下也没有什么意思,她始终是个女人,想要回到男人的身边也是对的,只是他有些不舍而已,他想了想,对着她道:“你让我考虑一下,我明天回答你,好不好。”

林欣一笑,点点头道:“多谢大哥。”只要他不是立刻拒绝自己就好,她知道这样子做会给组织里面带来不少的麻烦,但是现在她们是一条道上的人,他们应该要互相的帮助的,她已经不是一开始的想要利用他们,现在已经当他们是兄弟了,所以她也希望他们将自己当成是兄弟。

天魂离开了,把自己的兄弟招集了起来,所把她的问题说了出来,如果要帮她,就是和皇后作对,也可能是要给组成里面带来致命的麻烦的。但是江湖人讲的是一个义气,当下就有人拍桌而起,大声道:“大哥,不管她是妃子还是林欣,她都是我人瓣军师,她是我们组织里面的人,兄弟有难了,我们怎么能不帮忙呢,那天像话吗。”

天魂点点头看着别的人,也是赞同的样子,心里面顿时放松了,他自然是要愿意帮好的,只是这组织里不是他一个人说了就行的,他要为他们的生命负责的,所以得他们都同意了才能去做些什么的。

“好,大家能这样想就好了。”天魂越敢身,准备着氢这个消息告诉了她去,林欣正在焦急的等着,看见好他进来,一下子站了起业,天魂看着她笑道:“你放心,我问了下兄弟们的意见,都是愿意帮你的。”林欣顿时一喜,心里面涌起了感动了,他们愿意为她而惹上可能的麻烦,她怎么能不感动,当下冲了上去,抱着他道是,“大哥,谢谢你,我会永远的记着你的好的。”

天魂笑了下,有些不会表达,只是拍拍了她背。接下来两人就计划着要怎么做,这天里面她又接到了刘月的信,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要好好的技把握着,对着兄弟道:“大哥,皇上明天会出宫去微服私方,这是我的机会,他一定会经过南城的,这样,你们装做去刺杀他,只是不要伤着皇上,我去救他,这样我就可以有个顺其自然的回去的方式了。”

天魂的脸僵了一下,又笑了,去杀皇帝,真是想也不有想过的事情,还好只是作戏,汪然他们要成为千古罪人了,皇帝虽然不是什么好皇帝,但是一个国家的皇帝死了,就要天下大乱了,只是看着她脸上的激动的样子,他心里面还有是有酸的。

“好,这计划不能出错,我们要好好的计划一下才行。’”天魂忽视着心里面的难过,对着她说着,一边拿出了地图来,看着上面的路行,几人商量了一阵子,终于决定了在南城那里里面埋伏着。

而刘月也是接到了刀她信,心里面很是高兴,主子就要快回来了,她心里面好激动啊,希望主子的一切的行为都成功,主子在里面说她已经成了武林高手了,刘月想着就心里面羡慕着,等着主子回来了,要缠着她教息才好,她最喜欢看的就是这些江湖人的故事了。高来高去的太威风了。

刘月在御花园里面采着花,看着皇帝和皇后走过来,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没有冲过去,想告诉皇帝,主子并没有死你身边的这个女人个杀人凶手,只是主子说的对,她不能打草惊蛇,自己不能坏了主子的计划,当下忍了下来,看着两人福了福身,“皇上万岁,娘娘千岁。”

皇后如今已经没有了威胁,看着她时脸色也是带着笑的,上前道:“刘月你在做什么。”皇帝也是笑着道:“这花开得艳,你可是在做胭脂?”皇帝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复杂,看着刀子就想到了那个女人来,他本来应该把这个女人赶出那个宫里面的,他没有这样的做,是还相信着,他的爱妃会回来吧。

皇帝想着,眼里里面有些莫名的光,只是又伤感了一下,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那个女人已经不要自己了,自己还在想着她,只是看见了她的宫女,就心里面难过了起来。皇后看见坠他的脸色也板起了脸来道:“下去吧,我还要陪着皇上在这里面看花呢。”

这个女人真是可恶,皇后想着,那个女人死了那么的久了,怎么还牵动着皇帝的情绪,只是看见了一个宫女就难过了起来难道自己在他的身边多久也比不上她呈,真是太让不甘心了。皇后咬了咬牙,又告诉自己,现在陪在皇帝身边的只有自己,她有的时间和经力的,不用害怕,那个女人已经死了,虽然晚上的时候,她也会常常的做着恶梦,梦见了那个女人来找自己索命,但是她是不会害怕,这是吓不到自己的。

刘月看着皇后的样子,心里面冷笑了一场,再过几天,主子就要回来了,看你怎么办,皇上看着还是记着主子的,如果知道了她还活着的话,会开心的吧,那时候,皇后只有被冷漠的分了。林欣等了两天,第二天皇帝就一身便衣的出了宫来,到了南城时已经是第三天了他随便的选了一个客栈里面住下,身边只有两个侍卫,他自从她离开以后,就常常的出来走走,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让她这样的想要出来,甚至想要离开他。

皇帝吃着菜,却是有些没什么精神,原来外面这样的精彩的,难怪她不愿意回宫去,她想要的这样的自由的感觉,自己确实是给不了她的,那宫里面怎样的大,也还是一个笼子,她这样的离开了,也许会快乐一些的,皇帝想着,心里面又不舍,矛盾的让他都快要疯了,不知道是想要她在身边,还是要放她的自由的好。

“难道我真的错了么。”皇帝想着,看着下面的人流,来来去去的,没有一个人像她一样的牵动着自己的心。皇帝吃了东西,决定要出去走走,看看民生,他坐在那个高位上,只能听见好的东西,坏的东西却是什么也听不不见这样的出去走走也好,可以听听真实的声音,朝上的那些个老头子,就会拍他的马屁。什么也不敢说的样子。

他在一个酒楼里面坐了下来,要了一些酒,那角落里面坐了一桌人,听到有人生气的拍桌道:“那个狗皇帝,总有一天会有人摘了他的脑袋的。”皇帝一听,差点一把捏破了手里面的杯子,竟然有人这样的说自己,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得不错了,怎么还有人对着自己这样的汪满的,两个侍卫大怒,这些个刁民是不要命了,这样的说皇上,正要动作,就看见皇上使了眼色,只好不动,听着旁边的桌子的又说着。

“南城的那个县令,那个的一个无恶不作的人,竟然还在上个月得到了皇帝的一个清正廉洁的一个御赐的牌扁,真是滑天下大这鸡啊。”那人说着一脸的悲愤的大笑了起来,这话一说,听得皇帝一楞,那记得那个南城的县令,的确是自己亲手御赐的,怎么不对么。当下他不悦的起身,要听听这些人在胡说些什么。

他起了身,到了那人的旁边道:“在下在京城的时候,听见说是南城的县令很是清廉,所以才有人向皇帝陛下推荐的,怎么和你们说的大有出入?”难道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皇帝强忍着心里面的疑惑,就听那人笑了起来道:“传闻这东西,也能信,咱们是这南城里面土生土长的人,那个狗官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最清楚不过了。”说着就细细的道来,原来那官到是很有手段,一边作着一符清官的样子,一边却是偷偷作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他的那些个清官的名头,全是自己花钱,让传出去的,还有一些商人也勾结在一起,传到了京城的时候,就成了一个清苦的好官了。

皇帝听得面上青色一片,觉得自己上了一个大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就是朝上的人也在骗着自己,所有人把自己当成了傻瓜,简直就是巨大的疯刺了。皇帝啪的一场拍桌而去,扔了一个银子在桌上,再也没有心情坐下去了,出了去,一边想着道,看来是自己在宫里面太久了,什么声音也听不见,只听见了百官的马屁声音。

“皇上不必难过,这些人的话未必可信。”忠心的侍卫看着皇上一脸的郁卒的神我开口安慰着,只是听见了那话时也是很震惊的,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很是老实的大人,竟是这样的会做戏,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

皇帝也觉得他说的对,所以想要自己去调查一番,向人问了去县令家里面的路,那人哼了场,看着他的眼神也有些不善,好像他是什么恶人似的道:“很容易找,在这街上最华丽的府里面,就是县衙了。”

皇帝又是一楞,明明折子上面说的此杨县令住的地方是破旧不堪,说他生活清苦,所以那时候他心里面不忍,还赐了白银千两下去。如今看来是,要打自己的耳光了。皇帝一路的问去,一说到大人的时间,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的样子,然后一问卖的东西的价格,都是要贵出京城了许多,一听又是那个大人在乱安一些名头收税,心里面大怒,恨不得立刻要了他的狗命去。

只是想着现在还不是时候,等着上自己回宫了去时,再来收拾他,只是他瑞现在也没有了什么心情。到了那县衙的门外,果然一看,真是不输于宫里面的气势啊,皇帝气得发抖,皇帝脸色黑了下,顿时一指袖,对着两付侍卫道:“走,我们回宫去。”

两看他的脸色,就知道皇帝是生气了,只是也心里面叹息了场,看了下那个县衙的样子,真是一点也不输于皇宫的样子,华丽大气,所有人看到了,都要回头看一眼,难怪皇帝这样生气了。皇帝的脸很是难看,觉得自己的脸上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自己累死累活的办公,却让下面的一些害人精给毁了,回到宫里面,再想办法。

三人正准备着回去,经过一条小路时,却是一下子跳出了几个黑衣人来,皇帝本来的心情就不好,看见了一群人,更大怒的道:“你是什么人,不要命了,滚开。”天魂看着这个气势惊人的人,叹息了场,难怪她对他不忘记,果然是个人中龙凤啊,长得这样的英俊,的确是自己比不了的,当下跳了下去,心想自己就帮她这一次吧。

“保护皇上。”两个侍卫说着,拨出了剑来,把皇帝挡在了后面,只是那对方的人太多了,他们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但是一直被人这样的围攻着也是渐渐的吃不消了,看着那天魂的剑就要刺在了皇上的脸上时,忽听的一场大喝场:“好大的胆子。”

林欣正躲在一边看着,虽然知道是在演戏,但是看着他要受到了伤害,还是本能的跳了出来,手掌拍出去,天魂吐了一口血,跳了开。林欣一把挡在了皇帝的面前,对着她道:“皇上,你没事吧。”

皇帝一脸的惊喜的看着她,以为自己在做梦一样的不真实,“林欣是你么,我是还是在做梦还没有清醒的。”林欣笑了声,手中的剑在飞舞着,将几个组织里面的兄弟打飞了,朝着一群人使了个眼色,他们假装的捂着脸,对着她眨了眨眼,大声道:“狗皇帝,今天有这妞护着你,下次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说着大呼一声:“风紧,扯呼。”一群人就这样的消失得无影了。

林欣这才收了剑,皇帝早就惊呆了只是看着她说不出话来。林欣心里一酸,扑进了他的怀里面,哭了起来,“皇上,我真的好想你,我好害怕。”皇帝僵了下,抱着她,又抬起了她的脸来,看着她的样子,不是以前的样子,就是瘦了些,但是更漂亮了,人也更有精神了,看来自己这些天的担心都白用了。只是想起了她是自己离开了心里面有些难过,问道:“你不是想要离开,怎么要来救我,你要知道,这次的话,朕就再也不会让你走了。”

既然要逃,怎么不逃得远一点呢。他心里面想着,这次好不容易找着她,他是不会让她再离开自己了。林欣楞了下,果然是是如刘月说的那样,看业是那个皇后在里面说了些做什么,她虽然想要揭开皇后的假面,但是想着现在自己没有证据,要是说是皇后做的,皇上是不会相信的只好让自己的委屈先吴下了,还好,皇帝还是以前一样的在乎自己,这让她的心里面面是安慰。

“皇上是臣妾不好,臣妾矢错了,现在我主动的回来,再也不离开你了,好不好?”既然皇帝这样的想,就让他这样的想吧林欣想着只要他的心里面有自己就好了,其它的他已经不在意了。皇帝看见她这样子说,一楞心里面是一片的狂喜,抱着她道:“真的么,你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了。”

这样的比自己强行把她抓回宫里面去的好,皇帝心里面很是意外,看来这人是真的爱上了上自己了,不然早就可以远走高飞了,却没有,而且还来救了自己的命。他握着她的手道:“你现在可是朕的救命恩人,除了皇位,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林欣一笑,偎在了他的怀里面,笑着道:“臣妾什么都不想要,只要皇上永远爱我就好。”皇帝心里面很是感动,只是紧紧的抱着她,什么也没有说,他就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她和别的女人都不同的,她想要自己的爱,那么自己就全部给她,除了她以后住谁也别想让他多看一眼。回到了宫里面,皇帝就下令着,给她宫里面赏了好多的东西,而她回到宫里面的消息也如同野火一样的传了开去,皇后听到时惊得手里面的杯子摔到地上,看着红儿道:“你没有听错吧,那个女人不是死了,怎么又出现了?”

“主子,没有听错,现在全宫里面的人都知道消失了几个月的欣妃又出来了,皇上还送了她好多的东西呢。所有人都在说这事儿,能假的了吗。”红儿说着,也是很不可相信,那个女人的运气也太好一些,怎么就没有死呢。皇后想了想,明白了过来自己是被那些个杀手给骗了,当下一拍桌道:“好一群无信之人,拿了本宫的钱,却放了她的命,现在又回了宫里面来了,我要杀她现在她回来了,怕是要在皇上的面前说我的坏话了,现在可要怎么办才好呢。”

皇后心里面有睦害怕,如果那个女人把她的事说出来,皇上问起时她怎么去回答的好,只是想着又哼了声,她并没有上自己的证据,顶多也就是怀疑而已,就算是知道是自己做的,也是没有办法的。红儿看她不安的样子,安慰着道:“主子,如果她要说的话,现在皇上早就来找你了,可是并没有,说明她还没有说。”

皇后点点头,她说和有理,只是这样的一个把柄落在了别人的手里面,总是让她不安,就是现在不说,她总有一天会说的,这样的如梗在喉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只是现在她才回宫,自己什么也汪能作,不然皇上一定会怀疑自己的。

林欣接受了赏赐,就回到了自己宫里面,刘月看见她回来,丢下了手里面的扫帚,就飞奔上去,抱着她道:“主子,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你扔下我自己出宫去玩了。”一激动,说着就哭了起来。看得林欣叹息了一场,抹着她的泪道,“本来是个美女的哭起来就不好看了。我怎么会扔下你,我不是说过,就算要离开宫里,也是会带着你走的吗,你怎么不相信我呢。”

刘月这才笑了起来,看着后面的一箱子的珠宝,笑了起来:“看来皇上还是很宠着主子的,这下子回来了,就再也不离开了。”林欣经过这一回,心太已经变了好多,而且因为练武的关系,人也沉静了许多,气质更是好了些,刘月眼看着觉得她比以前好看了许多。

“主子,你快给我说说,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刘月把来的太监打发了出去关上了大门,就拉着她在花园里面坐了下来,好奇的问着。林欣把自己这几个月的经因说了出来,刘月瞪大了眼,最后大叫了一声:“主子,你真是好幸运这样也没有事,还因祸得福了,要是皇后知道了,非得要气死了。”说到皇后,林欣的脸沉了下来,看着她道:“这次我不会让她好过的,这次因为没有证据,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现在,她心里面也要害怕的睡汪着觉了吧。”

刘月点点头道:“你不知道,主子不在的时候,她天天缠着皇上的样子,还在皇上的面前说你的坏话,主子你可再也不能心软了,不可能次次都那样的幸运的。”林欣点点头,她的话她明白,所以自己这次回来,只是想过平静生活的,如果皇后要来找自己的麻烦,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刘月又缠着好对自己使一下武功,林欣很是得意的一挥手,花园里面的棵树轰地一下就倒下了,看得刘月瞪大了眼,缠着她道:““主子,我也要做高手,你教我吧教我吧。”看着她像小狗一样的眼神,林欣有些好笑,对着她道:“好,可以,只是练武是很幸苦的,你可受得了?”她学一会自保的也行,自己要是要哪天不在了,也可以保护自己。

‘“我才不怕苦,我要学会了保护你,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了。”刘月说着,眼睛里面都放着光,虽然她没有主子的聪明,但是也汪是傻的。也可以很快学会的,林欣看她这样子,没法拒绝,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的时候,皇后还是坐不住了,不知道她的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找上门来了,她正在练功呢,就听见刘月说皇后来了,如今她也有了些底气了,林欣也不怕了,站了起来,笑着道:“皇后来了,我们怎么能不见了呢,当然要见。我还想要好好的和她聊聊呢。”

她出了门,看见了一在外面的皇后,皇后看见她的时候,脸色都变了,果然是她,只是瘦一些,脸色好了一些,只是看着她的眼神凌厉了一些,像是一对兽瞳一样的利。

“哟,这不是皇后娘娘么,今天怎么想要来看臣妾了?”林欣比皮笑肉不笑着上前,看着皇后扭曲的脸,心里面好不快意。皇后看着她,也是笑得僵硬:“听说妹妹回来了,姐姐就来看看,姐姐怎么离开了这么久,也不说一场呢,不知道皇上多想你吗。”这个女人真是个九命怪物,这样都能活下来,皇后心里面恨恨的想着,这女人莫非是什么妖物变的不成。

“谢娘娘关心,臣妾只是出宫去散散心,想家了,就回来了,真没有想到,皇后会担心我。”她一脸好感动的表情,看得皇后心里面越发的古怪,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自己所不知道的,而她一定会查清楚的,那些怎么会收了自己的钱不办事的,看来是这里面一定有内幕,不会是这女人对那些人做了些什么吗。

“回来就好,以后离开的话,还是先要支一场的好,不然本宫以为这宫里面的人都个个这样的没规矩的。”皇后说着哼了一场,跟着红儿出去了,刘月呸了一场,关上了大门,对着主子道:“你看看她的脸,虚伪呀,不知道皇上以前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一个女人的,又老又恶毒的女人。”

林欣没有说话,脸上有些古怪的笑了起来,她就是要让她不安,自己越让她看汪透,她心里面就会越害怕这样就对上自己越加的有利了,她拉着刘月道:“放心,总有一天,她会知道我是一个惹不起的人的,只要她乖乖的,我是不会增找她的麻烦的。”这一次,说起来还要感谢她,要不是这样,她那里面会有机会练了一身的武功呢。林欣想着,看在这个面子上,这一次的事情她就当是过了,不会再计较了。

正想着间,就听见了一场古古场,她一抬头,看见了一只黑鹰飞了过来,飞鹰停在了刀她的肩膀上,林欣很是开心,摸着她的乌嘴道:“鹰儿,这些天辛苦你了,现在你可以想吃多少肉都可以了,你要是愿意我还可以给你找个母鹰来。”

听得刘月哧的一场笑了起来,“主子,你这样的跟它说话,它怎么听得懂。”而且什么公的母的,主了的胆子也大太了些,这些东西都敢说。看她一脸害臊的样子,林欣笑了起来,眼珠子转了转,说着道:“天魂大哥倒是个不错的人,你要不果试一式?”

那个人除了长相凶恶了一些,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看着他一直的单身着,她就想一到了刘月。刘月瞪了她一眼,转过头去,不悦的道:“我才不要什么男人,我只要呆在你的身边就好了,主子你要是再说这样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看她害羞了,她也就不说了只是心里面有些好笑,这古人就是害羞的很,要是自己喜欢的,怎么也是要抢到手进而的。

“好好好,我不说了。”她起了身,让人将花园里面的珠宝都送了进去,想着以后出宫去,一定要带着刘月出去,这个小丫头太让人心疼了。皇帝晚上想着她,又来了,看他们正在吃东西,也要凑了进来,林欣笑道,“皇上这里面的东西可还是你吃的东西,你可吃的惯么。”皇帝一向吃多了山珍海味的,哪里面吃得来这样的素菜的东西。

皇帝哼了一声,看着她道,“你也太小看朕了,朕吃得了山珍也吃得下小菜。”林欣看着他这样子,也不好拒绝,让刘月去准备着一些饭,又给他碗里面夹了一些青菜,皇帝一向是个肉食主义者,很不吃素的东西,但是现在他心情好,吃什么都香,看着她眼睛都是火热的,刘月暧昧的笑了一声,退了下去,把空间留给了这两个人。看着她的眼神,林欣的脸都红了了。这小丫头怎么笑得这样的坏的。

皇帝看她走了,这才一把抱着她往床上倒下,看得她瞪大了眼,一手抵在他的胸上:“皇上,你怎么像个急色鬼一样的?”皇帝看着她,眼神里面满满的欲望,深沉的道,“我想你,想要你,已经想了几个月了,不要拒绝我好不好。”看着他这样深情的表情,林欣如何能拒绝,只是脸一红没有说话的低下了头,皇帝心里面一喜吻着她的脸就欺了上去。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古装小说 豪门世家小说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

江湖小说网古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古装小说大全,打造古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古装小说免费阅读。看古装小说,就上江湖小说网。

查看更多>
豪门世家小说
豪门世家小说

江湖小说网豪门世家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豪门世家小说大全,打造豪门世家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豪门世家小说免费阅读。看豪门世家小说,就上江湖小说网。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江湖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4024877号-1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