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西弗勒斯·斯内普

西弗勒斯·斯内普

西弗勒斯·斯内普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10 09:10

评语:《西弗勒斯·斯内普》本故事情节紧凑,内容扣人心弦。是一部文笔俱佳的故事 ,非常难得的好文,值得阅读,大力推荐。

标签: 玄幻小说
《西弗勒斯·斯内普》作者是佚名,男女主角是斯内普,莉莉的小说,西弗勒斯·斯内普讲述了:斯内普的一生,幼时,他是一个瘦骨嶙峋的男孩,黑头发太长,而且还脏兮兮的,衣服很不合体,牛仔裤太短,衬衫是样式奇怪的罩衫,破烂的外衣显然是成年人的,面带菜色,矮小而瘦弱。从外表上看就不是一个讨喜的孩子,再加上怯懦,胆小又古怪,就更没人喜欢了。毕业之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魔药课教授,斯莱特林学院院长(很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在莉莉死后就成为凤凰社正式成员,并在伏地魔复活的同时重新成为一名食死徒(当然是作为间谍)。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在阿不思·邓布利多去世后,伏地魔掌控了魔法界的大权,他在这时当上了霍格沃茨魔

精彩章节

斯内普最近一直在说服自己不再想莉莉的事,不再想那可恶的詹姆在大礼堂餐厅用餐时候装着与莉莉亲密的样子,还有那次告白。虽然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只有几桌之隔但尽量的,在进餐的时候他会选择回避莉莉,即使他做梦也会梦到那束长长赤褐色的头发以及绿色的眼睛。

就在斯内普想得出神时刻,卢修斯从旁边掠过并拍抚着他的肩膀。他说:”怎么样?今天还过得好吗?”

“是的。”斯内普淡然一笑,他并不觉得刚才那句肯定式回答能真正表达自己的心情,但至少在卢修斯面前没有必要打破现在的气氛。

“我已经用完餐了,待会约了埃弗里和穆尔塞伯举行集会呢。”卢修斯笑着与斯内普打完招呼,就径直往大礼堂外走去。

斯内普赶紧吃完餐碟中剩余的食物,啪地一声放下了刀具和勺子,不过此时眼睛里已经没有卢修斯的背影。他背对着大礼堂教员休息室的方向,因为刚才最后一眼看到他铂金色长发的地方正是这里,那个地方的最里面好像是通往魔药室的通道。

斯内普在思考集会的地点,因为之前禁林的事件已经让霍格沃兹全体师生加强了戒备。”现在并不是什么逞威风的时候。”斯内普将卢修斯的话在脑子里重新过了一遍,由于对黑魔法的兴趣而投身的”秘密小团体”首领竟然是伏地魔,这件事让斯内普既高兴又害怕,想到可以见到那个很极有名气黑巫师,斯内普冷酷的脸上甚至有时可以突然冒出笑容。但是一想到霍格沃兹正在全力缉查食死徒又不禁让他不由得担惊受怕。

所以,就如同卢修斯对自己说的话那样,只要还没有被抓进阿兹卡班然后被摄魂怪逮住千万不能向任何一名霍格沃兹教员坦露自己的身份!

“长好你的眼睛,鼻涕精。”

一个令人厌恶的声音传入耳朵,被一个较高身材的男孩子撞退了两步后斯内普才与他灰黑色的眼睛相视。其实不用多猜,斯内普已经从那个低沉的让人不自在的声音就可以判断他的名字……小天狼星布莱克。

比起詹姆,小天狼星的捉弄更像是想看到别人出丑。是的,詹姆波特虽然喜欢搞恶作剧,但是他对象广泛几乎在他眼睛内出现过的所有物体都会在不久后被视作捉弄的对象。而小天狼星!他更侧重于看到自己出丑,就好比一个母亲溺爱自己的孩子,只不过是那种情绪恶心的倒影。

斯内普想避开小天狼星的大个子,本来刚才这条走廊足以通过7个小天狼星为什么他一定要与自己相撞?可以想象得出,这又是一场老套的整蛊情节。

“我今天不想说话。”

斯内普快速地从小天狼星肋下穿过,一点也不想在他附近多逗留一会,他知道小天狼星会用一切理由作为借口欺负自己。

“该死!鼻涕精,你那脏油头发弄脏我的衣服了,还有你那像蝙蝠一样的巫师袍,碍到我的眼睛了。”小天狼星一把抓住斯内普的上领结,把他按在走廊墙面隆起的那根雕刻着花纹的柱子上。斯内普嚎啕地叫喊着,但是周围大都是格兰芬多的学生,他们更热衷于看一场好戏。小天狼星盯着斯内普的眼睛,用压迫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沉语,“向我道歉!”

斯内普心里憋着气,但是他的心情显然不适合进行一场没有替补的魔法决斗。“对不起!小天狼星布莱克先生。如果你今天是来找我打架的话,恕我不能奉陪。”斯内普冷冷地把话从嘴巴里吐出来,而小天狼星意想不到他的冷淡,手不觉松了许多。

“那么我可以走了吧。”

斯内普使劲扒开小天狼星握在他领口上的手,朝走廊的末端走去。

“等等,如果我这次来找你是为了莉莉和詹姆的事呢?”

一个远远的换了声调的声音再次传入斯内普的耳朵,这次西弗勒斯有好一会都是定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在怀疑着自己的耳朵或者是小天狼星的嘴巴被谁下了魔咒。不过没过多久,斯内普已经与小天狼星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了。

“说吧,莉莉与詹姆到底发生了什么?”斯内普用极小的声音把刚才那句话钻出来,深怕莉莉会出现在背后听到,因为那种状况会让他不知所措。

“哦。”小天狼星似笑非笑,他更凑近斯内普的耳朵,然后神秘兮兮地说:“其实这件事情连我自己也觉得好奇,但是我觉得把他告诉你,或者是交给你办比较好。”

“哦?”

斯内普皮笑肉不笑地回敬了小天狼星,他甚至已经怀疑刚才是否鬼迷心窍认为最喜欢捉弄自己的人在向自己坦诚。

“咳咳。”小天狼星清了清嗓子,打断了斯内普的联想,“似乎你还不肯相信这次我带来的诚意,不过接下来的消息会让你明白。”

他也跟着斯内普用那种压低了的,从嗓子眼里发出的声音。“我怀疑卢平和詹姆他们在秘密地与那些食死徒相会。”

这的确不是小天狼星能说出的话,斯内普忍不住“啊”了一声并用疑惑、吃惊的眼神看着他。只听见他在继续谈论这件事,“作为詹姆的朋友,我似乎不能不信任他;但作为一名格兰芬多的学生,特别是经历了上次在禁林里看到的那些事后,我不能眼见他们与那些危险人物扯上关系。”

“所以你就把那种事交给我们斯莱特林?”斯内普稍稍抬高了声调,“你知道学校禁止学生参与食死徒的事情的,你这是在给我们学院抹黑。”

斯内普爽快地回绝了小天狼星的提议……甚至在他还没有请求自己就已经用冰冷的话拒绝。

“如果莉莉伊万斯也在追查这件事呢?”小天狼星甚至猜穿了斯内普的内心,他用莉莉的全名引起他的注意,这足以让斯内普在原地呆个几秒。

“对不起,我的‘朋友’,如果是违反校规的事情,就算是斯莱特林最富智商的我也很难为你办到。”

“呸。”小天狼星啐了一口唾沫,然后很快又恢复了本来的神态,他走到已经转过身子的斯内普的身后,用手轻拍在他松垮垮的巫师袍上。“刚才我把你按在墙上的事,对不起,那只是为我们现在的谈话做一个铺垫。”

说着,小天狼星手一掰,斯内普就像一只伤了翅膀的海燕一样差点偏摔在边上。

卢修斯似乎很有眼光,他把集会的地点选在了魔药课教室,这与斯内普的预想不谋而合。不过甚至斯内普没想到卢修斯会弄到一张教员执勤表,这样每次集会的地点都可以选在不同的教学场所,食死徒最近的作为太显眼了,这样会暴露学校内的参与者,虽然作为伏地魔的狂热支持者卢修斯无时无刻想把自己的身份公诸于世,不过这显然不是最理智的做法。

斯内普踏进魔药室,那里的寒气侵入骨髓。但斯内普喜欢闻这里的气味,特别是时有时无倾注在神奇动物的标本外的福尔摩林液,从玻璃罐内散发出来让人精神振奋。斯内普身上穿的那件宽大巫师衣衫让他在这里显得更像一只黑夜的蝙蝠,他并不冷,因为除了那件层叠在一起厚重了许多的巫师袍外,由母亲孕妇服改做的里衫也特别保暖,这是他唯一感谢母亲的事。

“西弗勒斯,快点过来!”

穆尔塞伯先发现了斯内普,他热情地向斯内普打招呼,但斯内普并不想多搭理他,因为他总是会在别人理会他之后喋喋不休地讲他的”夺魂咒”理论,好像除了这个话题外他就一无所知了。最近他在研究的课题是如何向一只蟾蜍施用夺魂咒,因为他喜欢听蟾蜍唱歌,还天真地声称会让一只中了夺魂咒的蟾蜍唱霍格沃兹的校歌。这已经足以让人恶心一阵子不敢搭理他。接着,埃弗里也好像发现了斯内普但没有打招呼,他对西弗的到来并没有太大的关心,因为他更像是为卢修斯慕名而来。

最后,那个站在人群当中闪亮着铂金头发的男人,在他高傲的眼睛出现了黑夜里的蝙蝠,于是向斯内普大喊一声。

“嘿,西弗,大家正在讨论杀戮咒的使用技巧,我知道你是这方面的行家。”

对,这就是斯内普在这个神秘组织的生活,每天和一群狂热执着的家伙讨论黑魔法,有时会被问到一些魔药学的问题,但更多时候大家都在听卢修斯的演讲。因为大家都认为,卢修斯是非常受那位黑魔王大人青睐的人,他最能领会那个人的旨意。每次演讲的时候,马尔福总会用显形咒褪去印在他手背上的肤色,然后那个黑色恐怖的骷髅蛇会显象出来,这是他最引以为豪的时刻。

“西弗勒斯。”卢修斯亲切地让斯内普站到他的身边,他很乐意与一个曾说出阿瓦达索命并杀死过一只鼬鼠的人齐头而立,这会让他的光环再添加一层。当然,这是因为在现阶段,能使用杀戮咒杀死一只生命的人在整个集会里只有斯内普。

斯内普慢慢走上那座由凳子堆成的演讲台,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偶线人一样摇摆着滑稽不堪,只是台下的掌声让他勉强支持着身体。

“首先……你们必须集中意识。”

于是斯内普把在黑魔法典籍里看到一幕幕楔形文念出来,告诉台下的观众那些教义的含义,举起魔杖对着上空,一道绿色的晶光从魔杖里射出在天花板上钻了个窟窿,台下马上想起热烈的掌声和呼喊声。

“对,就是那样。我要用它去教训一下波特。”

台下一个高亢的声音打断了斯内普的演讲,本来那个声音在嘈杂的人声中并不占上峰,但是”波特”这个词对于斯内普来说过于显眼,甚至应该说听上去会有咬牙切齿的冲动。

“你说的是那个波特,詹姆波特?”

斯内普用魔杖在空中划了几道,一束亮光从里面跳了出来,接着就飘到刚才说“波特”那个词的人的跟前。

“对。”看见斯内普激动的表情,那家伙有些讶异,但不忿情绪似乎占了主要,他叫嚣起来。”波特那家伙竟然在女盥洗室那用了转移咒,因此我看到那边是mensroom才进去,结果你知道碰到了谁吗?桃金娘!!哦!那个爱哭鬼。这件事让我关了一天禁闭,至今都不敢去公共盥洗室。”

呼!一阵哄笑淹没了会场。那家伙一脸羞愧和不服气,嘴里喊道:“不准笑!我知道了波特的一个秘密,那个秘密足以让他关禁闭或者是退学,只是我不敢太跟得紧他怕他会发现然后揍我一顿。”

呼呼!又是一阵哄笑,看来在食死徒中这样的家伙的作用紧紧是为了增添一些笑料。斯内普并没有笑,他只是跨下讲台并面向那个人。

的确,他长又矮小又猥琐让人看上去忍不住要踹几脚,相信波特“四人帮”用那种方式捉弄他已经是对他的仁慈,斯内普对他扯了一个礼貌而违心的笑。

“你说你有让波特滚出霍格沃兹的秘密,你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家伙露出肮脏而黑色的牙齿,看来的确有好一阵子没有清洁了,闻上去气味令人作呕。”波特晚上违反校规,他去了禁林!”

“那不是人尽皆知的事吗?”人群中继续嘈杂着评论,只是那家伙似乎不肯罢休,“他们是在满月的时候去的。”

“哦?是吗?”斯内普高声打断他的话,“我想他们应该有看满月的习俗吧。”随着再一次的哄笑,斯内普回到临时搭建的演讲台上继续他的学术传授。不过他说话的声调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圆润,经过了禁林狼人袭击事件他已经猜到了几分,那一次听到的狼嚎叫的声音只能证明莱波特一伙很可能与它们扯上密切的关系。他在反问自己还有什么事会比学校藏着一个狼人来得更有爆炸力?不过谁是狼人,波特还是卢平?

嘿嘿。莉莉一定不知道与她整天群聚在一起朋友会有一个是狼人。斯内普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觉得只要莉莉知道詹姆和卢平有一个或者都是狼人就会完全不理他们。霍格沃兹学校会因为格兰芬多有这样的耻辱而开除他们,斯内普握紧魔杖,对刚才那个家伙施了一个禁言咒,无声无息。……这般历史性的时刻必须由自己见证。

离满月的日子还有一天,斯内普的内心甚至在欢庆为什么上天会赐这么好的机会给自己去拆穿波特那伙人的真面目,他们滚出霍格沃兹的情景仿佛就展现在面前。那个时刻应该是美妙的:在霍格沃兹的大理石楼梯处莉莉拉着斯内普的手,满眼是“信错了”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再和莉莉携手瞧也不瞧地回大礼堂去共进晚餐。

终于,到了满月的日子,斯内普蹑手蹑脚地离开寝室直到看见远处那幅胖夫人的画像的时候才停下并藏了起来。

那里是波特一伙集合的地方,不管莉莉是否有参与其中,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总会在晚上的某个特定时候有鬼祟的嘈音。虽然作为斯莱特林的学生,斯内普不愿意混迹在格兰芬多学院的属地,不过今天例外。

愈来愈近的叮咚声引起斯内普的高度警觉,他把宽大的衣袍埋进雕盆柱后面,竟然与黑色的影子融为一体。斯内普屏住呼吸,把眼睛露在外面,看见了两个熟悉的影子。

是詹姆波特还有卢平莱姆斯!

他们果然像约好似的在胖夫人的画像前集合,但并没有往公众休息室那里进去,而是往楼下走去。还好斯内普孱瘦的身体不易在黑夜里发现,他远远地跟在詹姆和卢平的身后没有露出一点痕迹。

与预料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出入,詹姆他们果然还是去了禁林,不过斯内普奇怪为什么詹姆会那么热衷于去禁林,难道他喜欢找死?似乎上次在禁林遭遇伏地魔手下狼人那件事没有让他长教训。

绕过错综复杂的藤蔓,越来越接近禁林的中心。以前只在天文塔里看到过禁林中央的景貌,那里是一座废旧残破的棚屋,不过那种描述只是传说,因为没人敢到那里只是听说那栋恐怖的屋子里住着各种害人的鬼怪。在塔顶只能看见森林中间一个灰褐色的点,天晓得那间屋子里会住着怎样的妖怪。

斯内普感觉夜晚的寒气已经冻至彻骨,就在不远处雾气索绕的密林处,不断传来嚎叫打破了他内心的镇定。眼前已经看不见詹姆和卢平的身影,因为要提防被他们发现所以不能跟得太紧,此时的斯内普已经开始后悔刚才的决定,因为眼前的禁林已经完全不是天文台上俯视下去的情景:它更阴森、可怖。

他朝着声音的方向慢慢走去,身体尽量伏在地面上,既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隐藏。

已经可以看到那个破烂棚屋的外廓,斯内普还是觉得害怕,虽然拆穿詹姆的激动是最好的镇静剂,但是从棚屋里传来的尖利的鬼哭狼嚎声还是让他从耳膜到心脏都哆嗦。忽然眼界之内出现了一个人影,他用魔杖在眼睛前划了一道白色的光圈,远处的人影在圈里被放大了几倍。斯内普暗笑了一下,这个新学的视觉放大咒可比望远镜要好用得多。

棚屋窗的光似乎还能把那个人的脸廓照出。斯内普差点叫出声来:他是卢平。本来还以为跟丢的卢平却在破烂棚屋的墙边显现了出影子,就在那棵飘动着柳条的树下。

不过好像只有卢平一个人。

斯内普奇怪地绕视着周围,他紧跟着用小碎步接近那座屋子,很好奇卢平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闯进那所鬼屋。詹姆也许就在附近,这让斯内普不敢大肆声张,他紧贴着棚屋旁的那棵柳树尽量让自己的黑袍融入黑色的背景里。

斯内普看得清清楚楚,卢平是从柳树的根部那里走近棚屋的,他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在那棵茎杆粗壮的柳树下看到了一个大窟窿。

“这应该是一条隧道。”斯内普自言自语地说,然后拽起拖曳在地上的袍角,从隧道中扶着边缘走了进去。脚下似乎总伴着奇怪的滋味,斯内普慢慢透过感觉来到了隧道的最深处。

这里的光显然比棚屋窗子里偷出来的光要透亮得多,斯内普慢慢接近那边想得知那里的情况。

突然,斯内普觉得腿好像无法动弹,接着就是手还有脖子。他甚至有股窒息的感觉,迅速地往上看,原来那棵柳树的藤蔓沿着隧道竟然伸了进来并且还缠在他的身上,其中有一条藤蔓蜿蜒地挂悬在隧道空中最后扭动起来敲打斯内普的身体。

斯内普想把魔杖抽出来,但是手已经被缠得连伸动根指头也困难,就在此时棚屋的尖叫突然停止了,这不是什么好的预感。只听见屋子的里一声狼的嚎叫冲上天,有一个人。不!一个狼人破门从火光处冲出。

是谁?斯内普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刚才进入棚屋隧道里的人是卢平,没有理由里面本身就住着一只狼而他只是为了去当别人的美餐。斯内普心里一丝欢喜,这个时候应该飞快地跑回学校,去找阿不思校长,让他公诸于众。他会很高兴地看到卢平滚蛋,詹姆那家伙至少也会关禁闭。不过现在他无法动弹,更重要的是那只变了身的狼人正对着他虎视眈眈。

没错。卢平的体型变成了常人的一点五倍,当然对于斯内普来说这个比例还得加成。在这只睁着血红的圆眼和张着血盆大口并舞着锋利爪牙的狼人面前,斯内普像极了一只瘦弱的兔子。

斯内普吓得手脚哆嗦,虽然这个狼人的身份应该就是卢平,但毕竟他的獠牙正在自己的脸前张合。

斯内普勉强而口齿不清地叫着狼人的名字,试图叫醒他的一点意识。

“卢平……晚上好。还记得我吗?我是斯内普西弗勒斯。”

显然自报家门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卢平一点也没有回应斯内普的意思,他的口水沿着嘴巴的裂缝流了出来在灯光下晶莹剔透,似乎眼前的只是一块鲜红的猪排。

原来这个地方是卢平的变形场所,斯内普下意识地联想到这点。多想无益,下一秒的卢平已经“嗷”地一声,朝自己冲过来。

斯内普不觉竟然抽出了魔杖,他用亮光把自己扭曲在自己身上的藤蔓打退了回去,一直退出了隧道。就在他以为可以脱身的时刻,柳树的结疤后面突然伸出一条巨大的茎藤死死地将斯内普捆住,他全身上下顿时使不上一点力气。

卢平从刚才开始一直没有放弃对自己的追赶,此时那只狼也顺着人的气味走出了隧道,斯内普的注意力很快被他吸引住,因为闪着绿光的眸子晃动了几下后突然停了下来。斯内普知道,那是狼作最后扑击时的准备动作。

斯内普一头转向了后面柳树干,他不希望自己第一口被咬的地方是自己的脸。不过,也就在重新看到柳树枝干的时刻,眼界的前面出现了詹姆波特的身影。

“速速退后。”

随着一声咒语,詹姆波特的魔杖发出一道闪光并投向卢平,卢平哀叫了一声往后面退了好几步。趁着这个间隙,詹姆来到斯内普的面前,用手在他身后按了一下。

那里是一处结疤,斯内普看得很清楚,在詹姆手离开结疤的时候那棵柳树停止了活动。

“你还不快走?!”

詹姆拉了斯内普一把,柳条藤蔓比刚才松了很多,斯内普很快就从柳树脱身,他们一口气跑出了禁林,在不远处的隆起的木头房子的灯光显得格外扎眼,那儿应该是海格的小木屋。

“把手放开。”斯内普甩把詹姆的手腕甩到一边,感觉像是踩到了一只蟑螂。

詹姆看了一眼斯内普不屑地回敬道,“我是想这么做的,但请你要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礼貌一点好吗?”

斯内普感觉要恶心地吐出来。

“你?我可以告诉你,你再晚来我就可以拔出魔杖把你的野狼朋友弹上天。”

这句话显然很惹人憎恶,詹姆已经用抓在手心的魔杖前端对准斯内普的鹰钩鼻。“你如果再侮辱我的朋友,那么弹上天的人会是你,鼻涕精。”

“呵呵。”斯内普冷笑了一下,“那么我们就来较量一下吧。”言毕,他从自己抖大的巫师袍中迅速抽出那根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长的桦木魔杖对着詹姆的脸。

“住手。”

正当斯内普想用那一招阿瓦达索命来威吓一下讨厌的詹姆时,一声洪亮沉稳的声音阻拦了他们之间的决斗。

一个提着灯笼的巨大个子从那边的小屋走出来,手里掖着一把大伞:这个人在斯内普一年级入学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他就是霍格沃兹的猎场看守人……鲁伯海格。看上去今天海格的气色还不错,乱蓬蓬的曲卷长头发仍然是他的标志,他的步伐很阔以至于没几步就从小屋走到斯内普与詹姆的跟前。

海格打着灯,好一会才看清了对面的斯内普和詹姆。

“哟,运气真好似乎碰到了两个名人。”他发出哈哈的笑着,就像一只狗熊的鼾鼻声。“你是詹姆波特,而你是西弗勒斯斯内普吧。”他一边摇晃着那把大伞,一边就好遇到什么熟稔的朋友一样攀谈着。

詹姆放下了魔杖,头已经转向海格。“海格先生,您怎么认识我们?”

听见詹姆礼貌的询问海格又大笑起来,“我一向欣赏品学兼优的学生,你们分别是格兰芬多的魁地奇天才和斯莱特林的学问天才,我又怎么可能不认识呢?如果有机会碰到阿不思校长,我一定会向他夸耀一下你们来过我这间破小屋子呢。”

斯内普听了海格的话,也忙把魔杖收回衣服。“我们只是在这附近不见了东西,因为放心不下才趁着夜里没人的时间找,白天会很嘈杂的。”

斯内普向后退了几步,微笑着和海格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已经找到了那样掉的东西。”他咧开嘴笑了几下,作出告辞的样子。

“哦?是吗?”海格露出失望的表情又犹豫了一下说,“还以为你们还会赏脸去我的小屋那里坐会。不过前几天禁林那边貌似来了一群食死徒,我的天呐,他们竟然杀死了一头半人马!”说着,海格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他流露出担心的表情又说:“你们还是快点回到霍格沃兹去,这里晚上的确挺危险的。”

斯内普赶紧道谢了一声,就从海格的小屋离开,完全没有顾一旁的詹姆,沿着回来的道路一直来到霍格沃兹大门口。

“喂,胆小鬼,不敢决斗了是吗?”

背后詹姆的叫声让斯内普回转身体,他一直跟在斯内普的背后就像是在企图什么。斯内普看着他和自己一样瘦削的身体,只不过眉宇间气质要娇惯得多。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会是魁地奇天才,而莉莉又喜欢魁地奇英雄?

斯内普深吸一口气,对着詹姆说:“难道你想让海格,那个阿不思老朋友在他面前告知有两个孩子深夜违反校规拜访他的小屋吗?”

见詹姆还没有应声,斯内普又继续他的话题。

“你觉得你那个狼人朋友的事被伟大的阿不思校长知道会怎样处置,关禁闭还是滚出霍格沃兹。”

“如您所知,两样都不是。”

詹姆似乎在笑着和他说话,“关于卢平是狼人这件事,知道情况的不止只有我,当然现在包括了你。”

“你说什么?”

斯内普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詹姆波特,他情愿现在的情势是詹姆假装镇定掩盖自己的心虚。

詹姆继续用不紧不慢的口吻说,“是的,卢平是狼人,阿不思校长也知道。或者是说,我与他一起目睹了他被狼人芬里尔格雷伯克咬伤后痛苦地变形时候的样子。因为那样,我们尊敬的校长才会给他安排一间尖叫棚屋变形,而且在那边上栽种了一棵打人柳。很不碰巧,解除那棵打人柳机关的办法我知道。”

斯内普听出詹姆口气的意思,那是一种变相的讥讽。在他看见自己处心积虑地跟踪在身后想要一举拆穿某个秘密公诸于世之后,发现那个秘密本身却被阿不思校长保护着,这无疑是最大的讽刺了吧。

斯内普无言以对,他希望能赶紧简洁地结束对话以便尴尬的局面能远离他。可是詹姆并不遂他的意,他继续说:“你是因为莉莉而想要拆穿我和卢平的吧。”

“这……”斯内普的手噎住巫师袍袖口上的皱痕,用撕树叶的方法把衣料的边角都挤出了花纹,他几乎不敢再看詹姆的眼睛,即便一直很想把他给揍肿。

“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

詹姆抬高了声音,但斯内普始终以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他,“……交易?”

说完这句话,詹姆走到斯内普跟前在他的瘦削肩膀旁边停下。“你不能把这件事告诉给莉莉听,因为这还属于我和卢平之间的秘密。”他停顿了一秒,“当然,还包括阿不思校长。”

斯内普不明白詹姆的意思,但很快詹姆波特把交易的内容告诉了斯内普。

“如果莉莉知道这件事的话,那么不容多说,这会让你和卢修斯他们的勾当自然显现出来。”詹姆深吸了一口气,“我们的秘密同盟,在莉莉这点上,是一致的。”

斯内普怀着不安的心情走在寝室的途中,一想到和詹姆进行了一场交易就感到恶心不堪,但似乎自己的情敌也对这个对手十分明朗,有时候为了一个人甚至会和敌人合作。

斯内普走在霍格沃兹城堡五楼的阶梯上,突然听到了后面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他警觉地把眼神瞟向后面,但步调并没有丝毫紊乱。这个时候又有谁会跟踪自己?埃弗里那个爱睡鬼还是穆尔塞伯?

不知道!斯内普就着寝室门口的短花盂蹲了下来靠在背后,不一会后面的人就现出了样子。那个人的跟踪技巧确实不高明,阶梯上的火把光照在脸上都不避开。也许他并不是想暗地跟踪,从一开始就想与斯内普搭话。

“哟,我的老朋友。”

斯内普看到光影之下,出现的面孔竟然是昨天在魔药课室演讲台下出丑的那个丑陋家伙,他好像在和自己打招呼。

斯内普不自觉把手抬到肩膀三分之二处,这个姿势是他拔出魔杖前的惯有动作。

那家伙从火光中走了出来,嘿嘿地笑,“真是非常感谢,让我看到一场好戏,也让我知道月亮脸的秘密。”小天狼星之前不知道卢平是狼人吗?

斯内普并不明白眼前这名短小的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咄咄逼人的靠近中他变得高大起来,最后变成了小天狼星的样子。

“咳咳!复方汤剂的味道一直让我作呕。”抱怨了一声后,小天狼星整理着身上涨破的衣服,大脚丫露了出来。

就在小天狼星由远及近变形而走近的过程中,斯内普似乎把所有的问题想明白了:在卢修斯集会上的那个丑陋家伙是小天狼星用复方汤剂变化出来的。从一开始他就打算通过自己知道卢平和詹姆的秘密,当然,学院走廊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斯内普看着小天狼星说,“你太卑鄙了。”

“这只是个玩笑,让你我都互惠互利的玩笑。”小天狼星似乎早就猜到斯内普要说的话,他用低沉的声音对着斯内普继续说,“我是来感谢你的,鼻涕精!虽然卢平的秘密我大致能猜到,但最好还是从詹姆的话中得到结论。”

斯内普攥紧拳头,感觉蒙受了奇耻大辱,至少在被波特恶作剧的时候仅仅是遭受了一些无关紧要的羞辱。可是小天狼星……

从一开始就在利用自己对莉莉的感情。至少对于斯内普说,能让他主动去碰波特一伙的动机只有这个了。而这场恶作剧的结果却是让自己与波特那家伙合作?让他在最后的关头知道阿不思是如何偏袒一个狼人的;让他在拆穿自己企图后洋洋洒洒地提出条件让自己屈服。

喜欢莉莉的心情已经被放在最猛烈太阳下赤裸裸地毒烤,或者被可能被那些人当做点心后的谈资。

小天狼星皱了一下眉头。“似乎很抱歉,你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他又用手做了一个令斯内普恶心的动作,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想,让卢平是狼人这件事维持在我们几个之间最好,毕竟越少人知道我们顺利完成学业的机会越大。”

“好吧。”斯内普沉默了很久才叹了一口气,“请你以后不要再以莉莉的名义作弄我了。”

“如果可以的话。”小天狼星爽快地回答“卢修斯手掌上的纹痕,我们不会轻易透漏出去的。”

该死。斯内普觉得自己就像是绑在细绳上的蚂蚁,除了同归于尽外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余地。卢修斯,那个狂傲的家伙竟然还敢在这段紧张的事情把手臂上印记显露出去,他自以为马尔福家族的名声会把他庇护得很好,可这终究是不是作茧自缚还不知道呢。

斯内普知道现在已经失去了谈判的筹码,从进入霍格沃兹学院的第一天起,在那辆深红的特快列车上,就受到波特一行人的欺辱。好在那时莉莉还站在自己的身边,她会和自己说不必理会那些人。可是不知道何时开始,莉莉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他变得开始袒护波特那伙人,应该说她已经加入了他们。

但即使是那样,我们也是朋友。

斯内普不相信与莉莉从小建立的感情会被一伙爱恶作剧,欺负自己的家伙弄翻,他更相信莉莉只是因为一时蒙蔽而疏远了自己。

对,是新鲜感。斯内普这样劝说自己,他们只是一群爱出风头的淘气鬼,随着年级的增加一定会遭来人们反感。

想到这里,斯内普的放松了身体,他甚至还可以冷静地答应小天狼星在恶作剧后的挖苦和波特那家伙安排的“交易”。

“好,我答应你。”

斯内普给了小天狼星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微笑。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玄幻小说
玄幻小说
玄幻小说

江湖小说网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玄幻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玄幻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江湖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4024877号-1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