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盛世长歌

盛世长歌

盛世长歌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11 22:13

评语:盛世长歌是一本超级好看的言情小说,文笔情节俱佳的一本言情小说文,讲述了女主角和男主角之间相爱相虐、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大力值得推荐

标签:
主角萧衍,顾长歌盛世长歌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穿越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她是一身荣宠笑倾天下的公主,错爱一人,亡家亡国,唯独一颗复仇的心不死。他是十岁登基睥睨天下的君主,铁血手腕,野心勃勃,唯独没有一颗恻隐之心。她被作为一件礼物,送到他的手上。自此命运纠缠,后宫天下,权谋纷争,江湖纵马,战场嘶鸣。两个人彼此融入骨血,水与火的交融,靠近会痛,离开也会痛。这乱世纷繁,到底该何去何从。

精彩章节

  “咳……”

  

  顾夜琛浑身都是一个激灵,虽然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但是最起码是醒过来了。

  

  艰难的瘫坐在地上,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茶水,擦掉了茶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不知道陛下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顾长歌真的是身体很虚,用一只手撑着榻上的矮几才能让自己勉勉强强的站住,可是她站的很直,毫无血色的脸上甚至还挂着一丝得体的微笑。

  

  倔强的有点可笑了,但是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顾长歌凌奕寒的心底不知为何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原本,面对这样已经走入绝境的人,凌奕寒会毫不犹豫的践踏,让他再也没有站起来的一天,但是对于顾长歌,他竟然想要看到她重新站起来的那一天。

  

  “坐下,我有话问你。”

  

  凌奕寒一撩袍子就坐下了,黑色的衣角翻飞,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他真的很喜欢黑色,也真的很适合黑色,那样阴沉低暗的颜色,在他身上只诠释了两个字,霸气。

  

  顾长歌也不犹豫,皇帝陛下都直接开口让她坐了,那她不坐白不坐。

  

  “看看这个。”

  

  凌奕寒掏出一方白色的绢布扔到顾长歌的面前。

  

  “嘉禾关的边防布局图?”

  

  抖开那块绢布,只一眼顾长歌就知道了这是什么。

  

  可是他怎么会有这个?凌奕寒难道早就密谋要夺取秦国的土地?

  

  “你果然知道。”

  

  凌奕寒的眸色深沉,翻滚着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带着杀戮和血腥,天色已经很黑了,烛火爆出了灯花,猛然间一炸,他的脸清晰的展现在顾夜琛面前,让她心惊。

  

  这是一个可怕的男人。

  

  凌奕寒的每一次出现都让顾长歌坚定着这个想法。

  

  “我大秦的边防布局我如何会不得知。”

  

  虽然秦国已经没了,但是将父皇的毕生心血就这样透露给一个虎视眈眈的敌人,顾长歌心里还是有些过不去,但是这是她唯一翻身的筹码了。

  

  “虽说萧衍现在建立了全新的政权,但是嘉禾关的布防是当年同我父亲一起打天下的兵法大师孙齐前辈用尽毕生心血所部,可以说是固若金汤,能叫人有来无回。”

  

  顾长歌这可是一点都没有说谎,秦国在嘉禾关的布防之精巧那是天下皆知的。借助地势,承天时地利之和,外加奇门遁甲的机关,以及巧妙的军阵,擅入嘉禾关的人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萧衍知道你熟知嘉禾关的布防图吗?”

  

  凌奕寒微眯着眼睛看着顾长歌,这个丫头说话满是底气,胸有成竹的样子应该是对嘉禾关很是熟悉,看来以万担重金像萧衍要来这个丫头,不亏。

  

  “他怎么可能知道,嘉禾关是我大秦重地,就连我母后都不曾知晓。”

  

  这或许就是顾长歌应该庆幸的地方,除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她最爱的就是骑射兵法,所以有一次去父皇书房里偷书的时候不小心翻到了那个被父皇摆在桌子上的布防图。

  

  父皇对她极尽宠爱,发现她偷看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不仅仅没有责怪她,反而拉着她,给她讲了起来,大约是觉得她听不懂吧,毕竟那个时候她才十二岁。

  

  虽然那个时候她的确是听得懵懂,但是凭借过人的记忆力强行把它记了下来,后来也是一点一点的拆分,最后烂熟于心。

  

  当然这所有的一切萧衍都是不知道的,因为她喜欢温婉贤淑的女子,说话做事都是慢声细气的最好,所以为了讨他欢心,这些事情他都是毫不知情的,包括顾子音也是一点都不知道。

  

  “只是我不得不问一句,陛下你是如何得来这一份布防图的?还是说你早在我大秦打入了细作,只等待时机便可以一击即中?”

  

  “你,就是时机。”

  

  凌奕寒的眼神就像是黑暗中蓄势待发的豹子,眼睛里充满着对猎物势在必得的嗜血光芒,惊的顾长歌心跳都漏了一拍,猛地避开了他的目光。

  

  她,真的害怕。

  

  “所以陛下特意来这一趟,是想问我这个布防图是否准备吗?”

  

  凌奕寒是一个可靠的伙伴,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所以顾长歌必须赌上自己所有的聪明才智来揣测他,否则她很有可能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凌奕寒只是给了顾长歌一个眼神。

  

  “这布防图看起来也是十分精巧,不像是造假而来,可是仔细看看就能看出破绽。”

  

  顾长歌把那个绢布摊开在凌奕寒的面前。

  

  “你应该提醒你那个细作,他还有可能已经暴露了。或者你也可以就此将计就计,化明为暗。”

  

  顾长歌的手指再绢布上轻轻的滑动,她的手很白皙手指修长,指甲上点着丹蔻可是已经脱落的差不多了,斑驳的有点可怕。

  

  “这图大致画的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在这几个最重要的地方却动了手脚。”

  

  顾长歌很认真的在跟凌奕寒讲解,虽然有种出卖自己的感觉,但是却无可奈何。

  

  凌奕寒的目光落在她纤细的手指上,白嫩的皮肤上大大小小全是伤痕,谁能想到她曾经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主。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很坚定,竟然有一种挥斥方遒的感觉。

  

  “秦国在祁山的北边,如果有人想要入侵秦国,唯一的来路就是嘉禾关,而嘉禾关却有三道通门,如果是楚国的话,要攻打秦国,只能从左边和中间的通门来。

  

  所以这两个地方呗动了手脚,这图上的布兵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实际上……”

  

  顾长歌讲的很认真,而凌奕寒也难得的听得这么认真,生怕漏掉了一个字似的。

  

  崔安来来回回的换了好几拨的茶,可是茶换了又凉,两个人却都一点反应都没有,围着一块绢布讨论的不可开交。

  

  崔安知道这是大事,所以即便是月上中梢了也不敢出言打扰。

  

  “所以说,如果你们按照这张布防图,贸然进军的话,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全军覆没。”

  

  顾长歌可没有危言耸听,现在驻守的将领是章君皓,官拜右骑大将军,他可是出了名的疯,现在的爵位都是他一刀一枪从战场上拼回来的。

  

  打仗不怕死是他最大的特点,但是可怕的是他不仅不怕死,而且还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凌奕寒派过去的细作恐怕就是被他给摆了一道。

  

  如果不是因为恰好碰到萧衍闹事,凌奕寒真的照着这份布防图去攻打嘉禾关,那恐怕就真要损失惨重了。

  

  “嘉禾关现在的将领已经不是章君皓了。”

  

  “萧衍竟然换掉了嘉禾关的守将,他疯了吗?”

  

  那么重要的关卡,除了章君皓,顾长歌还真是想不到秦国境内还有什么人可以胜任的。

  

  “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啊。”

  

  凌奕寒听说萧衍换掉了嘉禾关守将的时候只是一声冷笑,萧衍的心计却是够深,要不然也不会把盛世公主和秦皇都骗的团团转,但是要是论到帝王之才,他还真是一块朽木。

  

  紧紧是因为章君皓是先秦皇一手栽培出来的,对他不是很信服,他就直接一道诏书撤了他的军权。

  

  可是将再外,军令有所不受。章君皓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交出兵权,所以现在守着嘉禾关拥兵自重,和萧衍对着干来的。

  

  “不对啊,我当初出嘉禾关的时候嘉禾关的守将还是他呢。”

  

  “那都是半个月前的事了。”

  

  现在的章君皓可是在嘉禾关当上了土霸王,手上握着将近三十万的重兵,对于萧衍下发的多道诏书都是一概不理的。

  

  萧衍现在皇权不稳,所以是绝对不能内忧外患一起来的,这也算是为何他会那么轻易的把顾长歌给送过来的原因。

  “我倒是有个问题来问你,章君皓对你父皇如此忠诚,为何当初你过嘉禾关的时候他没有将你救下来?”

  这真是凌奕寒今晚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但是也像是一把刀直接插进了顾长歌的心里。

  “他是忠于我的父皇,可是我父皇已经不在了。”

  顾长歌死死的扣着身下的软垫,声音难得的发抖。

  以前的她或许真的太高高在上了,所以才会落水的凤凰不如鸡,所以才会越发的凄惨。

  空气突然变得诡异的安静,很显然对于顾长歌的答案,凌奕寒是很不满意的,但是看样子顾长歌并不打算正面的回答这个问题。

  崔安察言观色了这么久,此刻自然是知道出来打圆场的。

  “皇上,现在已经过了三更了,明日您还要早朝,有什么事情没有解决不如明日再说,今晚就先回龙阙殿歇息吧?”

  已经三更了?

  凌奕寒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竟然发觉有些淅淅沥沥的声音。

  “外头可是下雨了?”

  “是,一个时辰之前就下起来了。”只是您和盛世公主谈的太投入了,竟然都没人发觉。

  “那既然如此,今夜就不回去了,歇在这儿吧。”

  歇在这儿?

  顾长歌不可思议的看着凌奕寒,这个意思是要睡在这?开玩笑的吧?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江湖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40248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