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田妻秀色

田妻秀色

田妻秀色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11 23:26

评语:《田妻秀色》的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很不错,值得推荐

《田妻秀色》主角萧亦明,罗蔓蔓,是笔名周小姐最新完结的穿越小说,萧亦明,罗蔓蔓小说讲述了“哎呦,这下要出人命了,摊上大事了。”穿越了,建筑系花罗蔓蔓穿越成农村小土妞,这么不接地气!睁眼就见一群人对她拳打脚踢。妈妈呀,谁能告诉她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浑身补丁却帅气的腼腆男人居然要买她?卖身?什么,不卖就是不卖?喂!你干嘛?是谁说的这男人是出了名的老实,不近女色的,那对她毛手毛脚又是谁?媳妇,我宣你……媳妇……

精彩章节

萧亦明道:“蔓蔓不过是瘦了点,黑了点,养养也不难看的。”那小巧的轮廓,和那双灿若星子的眼睛,他看着看着就有些莫名的动心。“好了,你自个不嫌弃就好,娘随你。好了,别站在门口,进来吧。”

萧亦明将罗蔓蔓放在屋里的坑上,帮她盖好被子:“你先睡会,我等下叫大夫给你看看,看身上伤哪了。”

罗蔓蔓点点头,这带有异味的被褥,让她邹眉了一下,看着黑漆漆的房檐和黄泥粉的墙,还有床头那陈旧的衣柜。

整个屋子空荡残破的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这个家可真穷,穷的响叮当。

没过多久,屋里就有了动静,是两阵前后不一的脚步声。

萧亦明指了指坑上闭目养神的罗蔓蔓说:“常大夫,你给我媳妇看看吧,她浑身都是伤。”

萧大娘这时也做好了饭,跟着进来:“有劳常大夫了,大老远的还让您跑一趟。”

常大夫放下药箱子,笑呵呵道:“亦明你到是对媳妇不错。”

萧亦明刚买媳妇的事情他刚听说了。

常大夫给罗蔓蔓诊断了一下,又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缕着胡子道:

“就是脚骨有些错位了,矫正回来就没什么大事,还有身上的伤都是皮外伤,擦点药就好了。”

“那常大夫赶紧给矫正一下,开点药吧。”萧亦明心疼媳妇的劲,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呦。

只听见罗蔓蔓杀猪一般的嚎叫,就听见常大夫笑道:“矫正好了。”

接着他就开了点药,“亦明,这是三天喝的药,她身子很虚,需要调理下,还有擦的药,等下我叫人送来。”

“行,大夫一共几钱?”

“哎,看你家也不容易,就收你五十文吧。”

“我……常大夫,我现在手头有些紧,容我宽限几天。“萧亦明面露难色,口袋里是还有几十文,但要是支付了药钱,就没菜下锅了……

常大夫也知道这是萧家新买的媳妇,估计也用完了积蓄,“好吧,就宽你几天。”

“哎,常大夫真是好人,要不留下来吃个晚饭吧。”萧大娘也是客套的喊了声,这粗茶淡饭的,还真不好意思招待客人。

“不用了,家里婆娘做好了饭,还等着我回去呢?”常大夫摆了摆手就拿起药箱子回去了。

送来了外伤药。

萧亦明拿起了母亲平时用的药罐子去了院子就在煎药。

他手法很是熟练,母亲平时身体也不太好,这些事情他早就熟络。萧大娘来到院子看着他忙碌,道:“亦明,先吃饭吧。”

“娘,马上就煎好了,您先吃吧。”

萧大娘眼里闪过不满,这就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吗,她可有些不乐意了。

“让你去吃就赶紧去,都累了一天了,这里我来弄。”萧大娘抢过他手中的扇子,将他往屋里推。

“咳咳……那个……娘,您吃过了没。”

“吃过了,你快去吧。”

萧亦明来到厨房,拿起桌上的糙米和一碗咸菜和豆腐乳,就狼吞虎咽的下肚,说实话,他早就饿了。

“蔓蔓啊,你醒了啊,怎么起来了。”萧大娘端起桌子上的粗瓷碗,满脸关怀:“来,趁热把这碗药喝了。”

黑乎乎的药碗倒影着那妇人苍老蜡黄的面容,聂于她慈爱的眼光,罗蔓蔓皱眉一口灌下去。

好苦,舌尖传来的苦涩让她发麻。

“蔓蔓,喝了药就会好的。”

萧大娘慈爱的说完,将形容枯槁的手覆盖在她的小手上。

罗蔓蔓这一看不要紧,当她发觉又黑又瘦的小手居然是出自她身上时,整个人气的差点没背气。

她可是出了名的建筑系系花,她该不会是穿到丑八怪的身上吧。

都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看这手这么丑,估计脸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罗蔓蔓这一整天都是呆愣状态,这会猛的清醒。

挣扎着从破旧的棉被里爬起,站立不稳的在屋里四处找镜子,这个时代的镜子应该是铜镜。

萧大娘看她摇晃着四处张望,像是找什么东西:“蔓蔓,你找什么东西?”

“那个,家里的铜镜放哪里了?”婆婆那两个字她暂时说不出口。

“铜镜啊,哎,家里穷哪里买的起,你是想看脸上的气色是吗?外面的大水缸有水,你去照照吧。”

罗蔓蔓心里一阵酸楚,这家里也忒穷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走出泥泞的小屋,跨过门槛,果然屋外有一个大水缸,盛满一缸水,赶紧凑过去照照,这一照想死的心都有了。

天哪,这是她吗?因病态原本黝黑的脸蛋苍白,消瘦的脸,一头干巴巴的头发,还有那豆芽菜的身体。

罗蔓蔓被自己丑哭,死劲捏了捏脸,很痛,这不是做梦。

不死心的又再次瞅了瞅,发现就这眼睛水汪汪的顺眼点,其他一无是处。

由众多男生追捧的系花沦落到一个乡村丑姑,心里落差巨大。

看看这具身体也不过十四五岁的年龄,就这么早早的嫁人。

哎,车祸还能捡回一条命,那就咬牙知足吧。

她发誓她是黑了点,瘦了点,丑了点,但她坚信三分容貌七分打扮,她一定让自己活出个人样。

“蔓蔓,你怎么出来了。”吃完饭的萧亦明刚出院子就看到一脸痛苦纠结的罗蔓蔓。

以为她身上哪里痛,忙疾步过来虚寒问暖。

“我没事……”罗蔓蔓避开他的接触,虽然这男人长得不赖,但和陌生人亲密接触,还望蔓蔓做不到啊。

抬眼,就看萧亦明对她抿唇一笑。

他眉毛英挺,一双眼珠乌黑发亮,眸光里飘荡着关怀,皮肤有些小麦色,薄唇上扬,一看就是个腼腆的男子,他一身粗布衣,洗的发白,还有几个布丁。

罗蔓蔓有些酸楚,都穷成这样了,还肯花钱救她这个无关的人。

如果没有遇到他,罗蔓蔓不敢想象自己未知的命运,但这不代表她能接受他,她会报恩的,但不会以身相许。

“你,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来快回屋里躺着。”萧亦明二话不说的扶起罗蔓蔓去了里屋。

屋里有一股怪味,像是很久没有见阳光的汗味夹带着汗臭味,里屋有一张长长的土坑。

罗蔓蔓皱眉,“我,我以后就睡这个房间吗?还有其他房间吗?”

她的意思,不想和他共处一室。

萧亦明抓了抓头发,领悟到了她的意思,估计这媳妇暂时还接受不了她。

也好,她现在身子不好,他也不敢要她,先培养培养感情先吧。

反正光棍那么多年了,不在乎眼下这些时日。

“有,不过那间屋子好久没收拾了。”

“我,那我去那房间睡。”罗蔓蔓说着走出了房间,四处望了望,入眼的都是破旧的家具,缺了角的桌子,和少跟腿的椅子。

这家是真的穷,她暗自咬牙要好好的报答救命恩人,凭着她的智慧,致富不敢说,但脱贫绝对没问题。

吱呀一声罗蔓蔓推开不远处一间紧闭的木门,门一打开,有一股灰尘味道扑面而来,让她轻咳了声。

低头还能看到墙角布满蜘蛛网,不过这间房间的家具稍微新了点。

“媳妇,你确定晚上睡这里,要不明天我帮你收拾收拾你再……””不用,暂时收拾下,将就一宿先吧。”

罗蔓蔓当自己是客人,可不好意思去睡主人的主卧室。

“媳妇你真倔,我来帮你打扫。”萧亦明忙拿起扫把仔细打扫。

两人忙了一个时辰终于将屋子简单的整理了一番,萧亦明抱了一床干净点的被子过来,帮她铺好了床。

忙会了这么久,罗蔓蔓觉得自己又累又饿。

“差点忘了,媳妇还没吃晚饭呢?”萧亦明一拍脑袋,也顾不得满头大汗,就拉着她去了厨房。

厨房不大,长方形灶台旁挨着一张长方形的木桌。

桌上一碗糙米饭和一叠咸菜,还有一碗乳豆腐。

要是往日,罗蔓蔓可看不上这菜,不过眼下饿了,自然吃什么都是香的。

罗蔓蔓吃饭的动作斯条慢理的,一举一动都很优雅,给人感觉像是大户人家的千金。

“媳妇,你吃饭的动作真好看。”萧亦明咧嘴笑道,见罗蔓蔓吃好了,又赶紧舀水到锅里,盖好盖子,就要往灶里扔柴火。

“我给你烧点热水,你洗洗就睡吧。”

“谢谢你……亦明……”

“客气啥啊,媳妇。”萧亦明腼腆的脸上又是勾唇傻笑。

罗蔓蔓脸色一囧,他老是媳妇媳妇的叫,听着可真尴尬,可她又说不出不让他叫媳妇的话。

在厨房走了几步,觉得无聊的罗蔓蔓拿起碗准备清洗的时候,就见一双大手抢去了碗:“媳妇,等你好了,再干活也不迟,好了,热水好了,可以去洗了。”

说完,体贴的将锅里煮好的沸水舀到木桶里,然后提着木桶到了屋内。

“媳妇,是不是还洗头发,我帮你多打些水。”说完,放了皂荚液放在凳子上,笑着将门关好,轻脚离去。

看的出来,这个“丈夫”虽然腼腆了些,对她还是相当不错。